清华大学西墙外社区断水 城中村居民半月内打井数十口

编辑: spider 来自: 人民网民生报道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4-8-14 08:04
原标题:断水居民半月打数十口井救急

为解决断水危机,居民集中打私井

水井四周砌上水泥高台,用橡皮管子把水引入居民家中

紧邻清华大学西墙的水磨社区是个“城中村”,本地居民大约1000人,但外来人口却超过1万人。7月25日至今,用水一向紧张的水磨社区突然断水,为了救急,不少居民私打水井。初步统计,半个月内,整个社区的水井数有数十口,而打井的人还在增多。

断水19天百米街道现13口井

从清华大学西门往北约200米,路东便出现一片杂乱的民房,这里就是水磨社区。近半个月以来,打井成为社区里的一道景观,私自打井的电话随处可见。

水磨社区分东街、中街、西街和新区四部分。在长约百米的中街,竟有13口水井,平均每隔十几米便能看到一口。

已经完工的水井,四周砌上水泥高台,盖着井盖儿,一根橡皮管子从井里引入打井居民的家中。发出“咕嘟咕嘟”声音的地方则正在打井,几米高的钻井机有节奏地砸向地下,虽然下着中雨,但打井队并没有休息,打井形成的水坑周边灌满泥水,泥浆不断流向路面。

在水磨社区的南头,一口水井即将在当天完工,出钱打井的几家居民都很兴奋,冒雨监工。居民李先生介绍,7月25日晚上,家里的自来水开始变细,没想到第二天水就断了。“我以为坚持一两天就来水了,谁知道这一断就是19天。”他说,没水不能洗澡、洗衣服,甚至洗菜做饭都受到影响。实在忍不下去,3天前,李先生和其他4户居民合伙凑了3万元,找来一个打井队打井。

对于居民私自打井的行为,北京市水务局曾明确表态属于违法,没有手续的水井将采取封井处理。但李先生却显得很无奈:“我们知道私打水井是违法行为,但有什么办法,天这么热,人总不能被渴死。”

居民担心打井抽水致地面下沉

此次断水,最大的受益者当属打井队。打一口井3万元到5万元不等,等着打井的居民络绎不绝。“我们要赶进度,打井的太多了,耽误不起。”一名穿着雨衣的打井工,边说边往井边运送钻头等工具。

打井的居民是否就能摆脱无水的困扰?李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井刚打好还不能马上就用,要沉淀几天,否则水里都是泥沙。

水磨社区的地下水一般在地下30米处,属于浅层水。虽然打井后居民有井水替代,但水质是否达标仍是居民心里最没底的事情。“这水也就洗衣服、洗洗菜,没人敢喝。”李先生说,有人打出来的井水泛着臭味。

在水磨社区的几家小超市,成箱的矿泉水摆在门口。一位店主表示,矿泉水销量非常好,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外来租户,都整箱买水喝。

买不起矿泉水的居民会去清华大学校内的工厂和厕所接水。居民陈先生家里所有的塑料桶装满了接回来的清水,他为此每天骑车去四趟,来回要一个小时。

然而,水磨社区还有一些居民对打井这件事情感到担忧,这些居民的家离自来水管线较近,家里的水龙头半夜会有微弱的水流。

周女士就是其中一位,连续多日半夜起床接水,她的黑眼圈非常明显。“这次断水直接引起了居民的恐慌,家里没水的都在打井。”据周女士初步计算,整个水磨社区现在的水井有40余口,如果水还不来,打井的人还会增多。

“谁见过一个地方有40多口水井,而且这些井的水位都集中在地下30米处。”周女士说,地下水一旦抽采过度,地面就会出现下沉,直接威胁到居民的生命安全。“昨天,中街上的一棵大泡桐树就突然倒了,砸坏了旁边的一户房屋。”周女士推断,倒树的原因可能与打井有关。

打井的另一问题就是下水堵塞。昨日上午,水井密布的中街突然被淹,从下水道涌上来的臭水令人猝不及防,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忙活了一上午才把水排干净。在一处打井的水坑旁,掺杂着泥沙的浑水流进下水道,下水道里已经沉淀了厚厚的泥沙。

一千人变一万人管线不堪重负

水磨社区在清代叫水磨村,据说为旁边的圆明园推水磨,这个过去并不缺水的地方如今为何退化到要依靠打井为生了?

“都是人多闹的。”周女士非常肯定地说。曾在水磨社区居委会工作的她,对这个社区的历史十分熟悉。据她介绍,水磨社区在2007年以前还是清华边一个安静的地方,500多户居民家里都是平房,也没有什么外来人员。

“因为邻近中关村,外来租户开始过来找房住。2007年,第一户居民在家里盖起二层的违建

小楼用于出租。”周女士说,按规定,居民家不能盖二层以上的楼房,有居民向城管部门反映,城管来了也没有及时制止。

违建风潮如同“蝴蝶效应”般扩散,三层、四层,甚至五层的楼房也拔地而起,这些违建占据道路,窄的连一辆汽车都无法通过,颇像当年的“唐家岭”。在水磨社区最南端,是居民口中的“一线天”,只有半米宽的路两侧,楼房之间近的几乎可以跨越过去。

水磨社区外来人口有多少?居委会和青龙桥街道没有正面回应。但周女士了解情况,她说社区的本地居民大约1000人,外来人口超过1万人。

“很多居民家都靠出租房屋生活,租房的人多了,水当然不够吃。”据介绍,水磨社区在上世纪70年代靠吃井水,80年代井水被检测为不合格,一墙之隔的清华大学负责为社区接管线供水,每月供水2500吨。但近些年,水磨社区用水量逐年成倍增长,当年只有手腕粗细的管线已满足不了居民的需求。

周女士还告诉北青报记者,1996年,清华大学每月来收水费,4000元的水费居民能交一半就不错,剩下的都由居委会垫付。后来居委会没钱了,清华收水费的事也不了了之。据周女士反映,不交水费后,居民用水量更大了,每年用水都非常紧张。

此次出现极端的断水之后,周女士和居民代表曾找过清华校方。“他们说现在学校放假,水量减压。”周女士说,了解水磨社区没水,清华答应增加水压,但离自来水管线较远的居民家里还是没水。

目前,水磨社区断水还在继续。关于解决危机的办法,清华大学和海淀区政府均没有给出答案。

回应

清华大学供水已经供不应求

清华大学相关负责人昨天告诉北青报记者,上世纪80年代,清华开始按北京市的要求,给一墙之隔的水磨小区供水,当时的要求是每月供水2500吨。但随着水磨小区人口的增加,供水量越来越多,时至今日,供水管道还是当年铺设的细管道,清华给他们的供水量已经是当年要求的数倍,但还是远远跟不上小区需求的猛增。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眼下清华大学虽然在放暑假,但学生公寓、教学楼、图书馆、办公楼、体育场馆等建筑都有保卫值守,不允许校外人员出入,校外人员能够打水的地方除了校内几处小型工厂,只有校内仅有的两座公共卫生间。

文/本报记者 雷嘉

内存

去年入夏,通州区部分居民家中断水成为常态,许多住户不得不借助水泵抽水。

据了解,通州区人口数量从2005年开始直线上升,每年人口增长量都在7万人左右。如今,通州常住人口已达130余万。

本版文/本报记者李天际(除署名外)本版摄影/本报记者袁艺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