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微笑的使者:“微笑联盟”毕节站的医疗团队

编辑: 海声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4-8-20 10:12

编者按: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微笑使者”。当唇腭裂患儿第一次露出完整的笑容,当爸妈抱着孩子落下幸福的泪水,当一家人欢喜地出院回家时,背后总有他们默默付出的身影。

发起人、捐赠者、主刀医生、麻醉师、护士……不管这个团队去往哪里,共同的信念只有一个:还孩子一个微笑,给予他们更多的爱。

何纪豪

世界温州人微笑联盟会长、发起人

微笑感言:带给唇腭裂患儿充满欢笑和阳光的未来

与何先生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他没有架子,每一次微笑联盟活动现场总能看到他的身影。“在这里我才能感受到患儿家庭的真正所求,以及我们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在筛查现场,何先生东走走、西问问,时不时与患儿家属聊天。一对唇腭裂双胞胎引起了他的注意:孩子的爸妈均为智障,家里十分贫困,连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是借来的。遗憾的是,双胞胎才满一个月,不到手术年龄。何先生安慰孩子的婶婶:“放心吧,半年后把孩子带到温州,手术还是免费,而且有路费补贴。”临走时,何先生把温州微笑联盟的联系电话给了婶婶,再三叮嘱半年之后联系。

胡荣党

温医大附属口腔医院副院长,医疗队长

微笑感言:创造平台,让内心的善意传达

本次毕节之行,是第一次全部由温州医护人员组队到外地开展“微笑联盟”活动。作为医疗队长的胡荣党倍感压力,前期做足了准备。早在一个月前,医疗队已派人来毕节“探路”,做初期筛查工作,还特意开了一个手术间熟悉情况,查看医疗设备等。

组织召开晨会、协调当地医院、安排手术排班、查看手术进度、解决突发情况……胡荣党一刻也不得闲,来回巡视着3个手术室,如遇特殊情况则由他出面协调。胡荣党说:“行善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愿望,但是很多时候找不到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和途径。而微笑联盟给我们这些医生创造了很好的平台。因此,尽管我们这几天都很累,但没有一个人抱怨,内心都很满足。”

朱形好

温医大附一医口腔外科主任,主刀医生

微笑感言:给折翼的天使一个美丽未来

作为本次活动主刀医生之一,朱形好医生在毕节医院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手术室里的。6天时间每天6台手术,还要筛查病人、日间查房,每天工作的时间都在12小时以上。

在朱形好医生的微信朋友圈里有这样一段感言:一个女孩11岁读4年级了,未能做手术,她的内心该有多么痛苦、自卑,而她对于美丽的渴望也是可想而知的。能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为这些山区的孩子带来欢笑,再苦再累也值得。

毛信吉

温州联豪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捐款20万元

微笑感言:常怀感恩之心,常念相助之人

“微笑联盟”毕节站活动,毛信吉捐助了20万元。启动仪式那天,他也从温州赶来,在筛查现场,摸摸这个小孩的头,拉拉那个小孩的手,笑得十分淳朴。

说起捐助微笑联盟的初衷,毛信吉说得最多的是“感恩”和“回报”。1978年,他就离开了平阳水头山门的老家,来到江西赣州创业。如今事业有成,他把企业和家都迁回了温州。他说,自己也是苦出身,现在要通过“微笑联盟”这个平台,来回报社会、感恩社会。

李松莲

温医大附属口腔医院手术室护士长

微笑感言:生命太短,没有时间留给遗憾,若不是终点,请一直向前

她是这次“微笑联盟”手术室的护士长,每一个细节都逃不过她的慧眼。“盐水瓶不能用剪刀开口,要拿刀片划开。”“给主刀医生递刀子的时候,要注意刀口的位置。”她在手术间里穿梭,随时提醒,查看所需。

自“微笑联盟”成立以来,李松莲前后已参与过十余次活动,每次都会留下照片记录在手机上。她翻到一张照片,孩子的嘴巴已经修补完整,鼻子也有了形状。李松莲记得很清楚,当他们把孩子抱出手术室时,孩子爸爸“扑通”一声跪下。后来,孩子爸爸买了很多“福”字送给医护人员。

“其实,孩子除了修补生理上的缺陷,更重要的是弥补心里的缺憾,他们多年来受到的待遇非一般人所能承受。因此,我在和孩子的相处中,不想把自己当成施予者,而是与他们平等相待,让他们感觉自己和其他人无异。”

狄美琴

温医大附二院麻醉医师

微笑感言:用我们的努力给予孩子生活的勇气

如果你在手术室里听到有人哼唱儿歌,那八成是狄美琴开始给孩子做全身麻醉了,“经常去外地做手术,和一些孩子语言不通,不过音乐是相通的。”这个办法很有效,孩子渐渐在歌声中睡去。

狄美琴跟随“微笑联盟”到过台州、漳州等地,她最痛心的,就是看到大老远赶来的患儿最后却不能进行手术。“我不敢说把患儿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但还是会尽最大的努力换取他们的幸福。”

张海音

温州大学心理健康中心心理咨询师

微笑感言:以平常心对待,多点微笑多点爱

筛查现场,院方特意开辟了一个心理咨询室供张海音上课,8-16岁唇腭裂患儿可以跟着家人一起听课、互动。“让患儿走出阴霾,首先要从家人入手。”

作为微笑联盟成员中的心理咨询师,张海音从筛查、术前到术后的心理辅导夏令营,都尽心尽力。术前她走到病房,为患儿家庭消除焦虑;术后则邀请他们到温州参加心理辅导夏令营。“记得在一次夏令营中,我拥抱一个12岁的唇腭裂患儿,结果他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他说,别人都叫他‘破嘴巴’,没人肯接近他,就连妈妈也没给过这样的拥抱。”

杨显淼

毕节学院大学生志愿者

微笑感言:泪水含带微笑,希望铸就未来

红帽子、红马甲,在筛查现场,你会看到这样一群忙碌身影,全程陪同患者及其家属签到、进行检查等。很多孩子离开时,都舍不得这些大哥哥、大姐姐。

作为这批志愿者中的一员,杨显淼说,在与患儿家庭的聊天中,他收获了幸福、感激的泪水,“因家庭贫困、信息匮乏,一些家庭甚至不知道唇腭裂可以医治,现在突然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有了被关爱的感觉,终于不是那个总被忽视的群体。”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