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第一位点燃奥运圣火的女性是谁?

编辑: spider 来自: 腾讯网历史频道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6-7-29 08:55

历史上第一位点燃奥运圣火的女性是谁?

第19届奥运会1968年于墨西哥城举行。2001年,曾任墨西哥组委会主席的佩德罗巴斯克斯(Pedro Ram rez Va zquez)接受采访时称,墨西哥城奥运会树立了许多先例,包括首次有超过20个非洲国家参与、首次通过彩色电视向全世界转播、首次对参赛者进行性别检测和药物检测等。

1968年也是世界局势风云变幻的一年,美国深陷越南战争的泥淖,总统罗伯特肯尼迪和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苏联的坦克开进了布拉格,世界各地的学生纷纷走出校园,游行街头,现代女权运动也蓬勃兴起……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在当年奥运会上留下烙印。

残忍的屠杀:特拉特洛尔科事件

1968年10月2日,在墨西哥城奥运会开幕的10天前,墨西哥政府对学生、平民抗议者展开屠杀,杀戮持续了整夜,即特拉特洛尔科事件。那么事件缘何发生?究竟真相如何?真相又是否该被保留在公众记忆中?

2015年1月《伊比利亚与拉丁美洲研究》(Journal of Iberian and Latin American Research)第21卷第1期发表了《“你想知道真相?你无法触摸的真相”:1968年特拉特洛尔科大屠杀的诗意叙述》(‘You Want the Truth?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Poetic Representations of the 1968 Tlatelolco Massacre),作者从事件的基础叙述入手提出问题,并分析了有关特拉特洛尔科事件的文学作品,以探寻将屠杀真相保留在公众记忆中是否必要。

文章作者维多利亚卡朋特(Victoria Carpenter),约克圣约翰大学(York St John University)研发中心负责人,监督整个大学的成长和发展,研究方向为20世纪拉丁美洲的文化和历史。

为筹办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墨西哥政府投入巨款,对此人民内部的异议不断上升。1968年夏季和初秋,一系列由医生、铁路工作者领导的罢工事件爆发。与此同时,全国罢工委员会(Consejo Nacional de Huelga,简称CNH)成立,学生运动也风起云涌。

7月23日,警察进入了墨西哥城第五职业学校,双方在校园内发生冲突,此后,政府与学生间的对峙变得更加剧烈。10月2日,约5000名学生在墨西哥城特拉特洛尔科(Tlatelolco)的三种文化广场(La Plaza de las Tres Culturas)的和平示威活动遭到政府的屠杀镇压,双方冲突达到顶峰,此即特拉特洛尔科事件。

卡朋特也对事件的伤亡人数提出了质疑,虽然目前公认比较准确的死亡人数是267人,但也有出版物认为死亡人数要高于1000人。墨西哥官方在10月3日公布的数据是20人死亡、75人受伤,10月4日墨西哥政府又修订为30人死亡、53人受伤。在卡朋特看来,屠杀伤亡数据存在多个版本表明,墨西哥政府试图否认对人权的暴力侵犯,政府甚至责备学生的父母没有正确引导子女。

事件发生过后,许多墨西哥知识分子都公开表达了对政府的愤怒,而特拉特洛尔科事件也成为众多旨在探讨屠杀真相的社会学、文学作品的主题,但这些作品大多数是在讨论伤亡的具体数据,以及谁该为这次屠杀负责。卡朋特认为,这就使得事件真相的披露变得不可能,作者在文中通过分析有关事件内容的文学作品后发现,鉴于目前关于事件的讨论比较零散,其结论也是不可靠的,这一点已经体现在伤亡数据的报告差异上,这些矛盾恰恰说明现有作品隐藏了事件的真相。

另一方面,许多分析又都被期待着能够体现真相,虽然不论国家还是公众的话语权都试图控制对于本次屠杀的认知和情感,但特拉特洛尔科事件作为民权运动的一次高潮,将真相保留在公众记忆中是很有必要的,因此,精确地叙述屠杀真相是未来需要完成的事情。

巴西里欧:首位点燃奥运圣火的女性

墨西哥城奥运会开幕的日子(10月12日)由组委会精心挑选。1492年,哥伦布率领的三艘帆船在这一天抵达了中美洲巴勒比海域的圣萨尔瓦多岛。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墨西哥奥委会组织奥运圣火沿着哥伦布的探索足迹进行传递。奥运圣火到达开幕式会场后,一名身穿白色运动衫的女运动员接过最后一棒火炬,绕场一圈,最后登上石阶,她就是奥运历史上首位点燃圣火的女性恩里克塔巴西里欧(Norma Enriqueta Basilio)。

2004年10月,《新大陆》(The Americas)杂志第61卷第2期刊载了《展现明日的世界:墨西哥和1968年奥运会》(Showcasing the 'Land of Tomorrow: Mexico and the 1968 Olympics),讲述了历史上首位女火炬手的故事,并认为她是“现代女性”的写照。

文章作者艾瑞克佐洛夫(Eric Zolov),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Stony Brook University)历史系副教授,《新大陆:拉丁美洲史季评》(The Americas :A Quarterly Review of Latin American History)前任编辑。

当时,许多外国人仍旧将墨西哥视为男权主义国家,中产阶级的女性被拒绝进入社会流动,只能留在家里,远离充满竞争的社会,这种男权主义思想直接源于西班牙文化背景中的传统价值观。

1968年,“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浪潮在世界范围内掀起,女权运动也在同一时期爆发,与学生运动一起向旧的制度发起了冲击。不过,那个年代的社会仍旧是非常歧视女性的,因此,由巴西里欧这样的女运动员来点燃火炬显得极不寻常。

巴西里欧是一位浅肤色的混血儿,1968年时刚好20岁,曾获得墨西哥女子80米跨栏的冠军,其祖先是一名来自西班牙的航海家。另外,事实上在佩德罗巴斯克斯出任墨西哥奥委会主席时,由谁来点燃奥运圣火就已经是关键问题。随后巴斯克斯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发现,日本一位“生于广岛爆炸当日”的运动员当选为火炬手,他便产生了相似的想法。

有了这些优势条件,巴西里欧后来成功当选为奥运会史上首位点燃圣火的女性。此后有学者认为,“作为第一位点燃奥运火炬的女性,这位农民的女儿代表了美丽、非贸易的形象,很好地彰显了那个政治时代、奥运会举办城市的文化遗产以及它对现代化的渴望。”

除此之外,由于传统的女性地位与一个现代化国家的要求格格不入,树立墨西哥社会中全新的、现代化的女性形象便成为奥运会广泛宣传活动的重要部分。由此,墨西哥政府还招募并训练了近1170位年轻女性担任礼仪。不得不说,这也是女权运动兴起的结果之一。

挥向种族主义的拳头:黑手套抗议

1968年10月16日,在墨西哥奥运会田径项目男子200米的颁奖仪式上,分获金、铜牌的非裔美国运动员托米史密斯(Tommie Smith)和约翰卡洛斯(John Carlos)只着黑色袜子未穿鞋,并且每人手戴一只黑色手套登上领奖台。当美国国歌奏响时,二人高举戴着黑手套的拳头,并低下头,以此表达他们对人权的信仰和对种族歧视的抗议。

《国际体育史》(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Sport)曾于2009年5月第26卷第6期刊登了一篇与此事件相关的文章《墨西哥城举办1968年奥运会》(Mexico City’s Hosting of the 1968 Olympic Games),作者为基斯布鲁斯特(Keith Brewster)和克莱尔布鲁斯特(Claire Brewster),二者均为纽卡斯尔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拉丁美洲史方向的高级讲师,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历史学博士。文章并没有重复关于这一事件的激烈争论,而是比较了相关国家对于此事的国际回应。

美国奥委会针对二人的“失礼”行为向国际奥委会、墨西哥组委会及墨西哥人民表示遗憾,并责令两人离开奥运村。在美国国内,国民对此事的观点是,史密斯和卡洛斯的行为是国家的耻辱,希望政府能够坚持将二人禁赛的决定,也有部分国民表示,就算是白人运动员做出这样的行动,国家议员们又岂会纵容?

本文作者认为,这明显反映了美国社会中存在的关于种族主义的悖论。国际奥委会则称,这是把本国的政治主张带入奥林匹克,违背了奥林匹克非政治性的国际精神,因此提出将这两位运动员禁赛。至于墨西哥国内,很少有证据表明墨西哥政府、组委会及人民特别关注此次抗议,墨西哥只是报道了此次事件和运动员们的评论以及对二人的处理结果。

抗议的运动员之一托米史密斯曾说:“如果我赢了,会被认为是美国人,而不是美国黑人。但如果我做了什么坏事,他们就会说我是黑鬼。我们是黑人,同时也为我们自己是黑人而骄傲。”

这次事件是美国民权运动史上的里程碑。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美国奥委会邀请托米史密斯担任火炬手,人们高喊着“好样的,托米,加油!”而他本人则表示,“我只是做了千百万人应该做的事情。”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