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中,白崇禧坚持不肯让部队东调支援

编辑: spider 来自: 腾讯网历史频道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6-8-6 08:45

淮海战役中,白崇禧坚持不肯让部队东调支援

当时蒋介石想在蚌埠设立一个国防部指挥所,由白崇禧充主任,统一指挥对华野、中野的联合作战。因为蒋介石也感到徐州的刘峙资格虽老,但过于循情犹豫,不能当机立断,怕他贻误战机。徐州兵力只能勉强对付华东野战军,如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合力攻徐州,则兵力明显不足,那时非调武汉“剿总”部队不可,要调武汉“剿总”部队又非白崇禧指挥不可,白崇禧和刘峙都是总司令,以总司令指挥总司令不便,所以使用国防部指挥所主任的名义,以便统一指挥两个“剿总”,来和解放军决战。

由白崇禧出任国民党军淮海决战的主帅问题,蒋介石这边好不容易通过了,可白崇禧这边又发生了变故。

白崇禧本来是很想当两个“剿总”总指挥的,而且以前他曾毛遂自荐,但时间拖到决战前夕才得到这一委任,白崇禧就显得十分犹豫了。一方面,白崇禧认为蒋介石把大军交给他指挥,他就能乘机扩张新桂系势力,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当时的形势对国民党军很不利,蒋介石不是给他什么便宜,而是叫他去“啃硬骨头”的。白崇禧在国民党军队中素有“小诸葛”之誉,自不是等闲之辈,更不会贸然行事。因此,他决定先到南京摸摸情况再说。

白崇禧到了南京,何应钦特地为他召开一次作战汇报。作战汇报极力缩小徐州国民党军所处的劣势,诱导白崇禧前往。同时何应钦、顾祝同等也催促他赶快到蚌埠去指挥。他们这一言那一语地说:“非你去指挥不行了”,“总统方寸已乱,再也不能指挥了”。白崇禧对徐州的情况提出了一些问题,如主阵地的位置、工事的强度、飞机场能否守得住等等,但在座者没人能说得清。白崇禧没有表示是否去徐州,但由于他没有表示拒绝,何应钦、顾祝同便认为白崇禧是按照他们所想的“默然接受”了。

  白崇禧阻止武汉“剿总”主力东调,主要是想保存实力,以便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白崇禧的如意算盘正如他所说的:“我们如保有武汉,必要时可同共军进行和谈,即万一武汉保不住,亦可退据湖南、广西、云贵及四川一带,保有西南半壁,以和共军抗衡。只要能拖延一个时期,国际局势一定会起变化,我们将来可以得到大量的援助,主要是美国的援助,则事情还大有可为。”

宋希濂是蒋介石的嫡系,又受到蒋介石的器重,自然不会听白崇禧的。所以,当宋希濂的部队准备东调时,白崇禧为了达到保全这部分部队之目的,便重重阻挠。

第二十八军首先从鄂西开抵汉口,白崇禧就表示不让调走,顾祝同亲自打电话疏通,白崇禧知道这个军的人事和顾祝同有着历史渊源,才勉强同意调走。紧跟着二十军也开到了汉口,白崇禧利用这个军多系四川人,官兵不愿东调的情绪,唆使军长杨干才向国防部请求免调,同时白崇禧亦向国防部发牢骚,说“你们把部队都调走了,武汉还要不要”等类的话,并命令运输司令部非他的命令,不准装运。国防部一再以电话电报催促,白崇禧都拒绝执行,形成僵局,经顾祝同派人从中斡旋,白才答应让第二十军调走。

12月初,蒋介石又要调他的嫡系第二军投入蚌埠地区作战,但当第二军的第九师开抵汉口准备乘船东运之时,白崇禧忽派他的警卫团将轮船看管起来,不许轮船启程。国防部的电报、顾祝同的电话都被白崇禧硬邦邦地顶了回去,好话说尽也无效果。不得已,蒋介石亲自与白崇禧通话,说明东线战况的需要,希望让第二军即日东下,白则以武汉重要,说华中地区部队太少,不能再调。说来说去,双方态度越来越坏,蒋介石大骂白崇禧不服从命令,白崇禧反唇相讥:“合理的命令我服从,不合理的命令我不能接受。”双方交锋几十个回合,一个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白崇禧就是不放第二军。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