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全国城市综合信用指数排名出炉 温州位列全国地市级第三

编辑: 徐怡 来自: 温州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7-7-19 09:08

 

城市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载体和关键支撑。城市信用建设,有利于改善城市治理和营商环境,提升城市发展活力、人文魅力和综合竞争力。

  今天上午,首届“中国城市信用建设高峰论坛”在浙江启幕。开幕大会上举行了“城市信用建设创新奖”颁奖仪式,全国共20个城市获奖,温州在全国295个地市级综合信用指数中,以83.76位列第三位。另外,瑞安在全国361个县级市中排名第四位,乐清第16位。

  近年来,温州着力建设“12348”信用体系,重铸“信用温州”,“诚信老爹吴乃宜”、“诚信温商谢岩斌”等诚信故事不断涌现,温州首创的“网络诚信馆”等诚信元素也让全国点赞。【点击查看专题】

  此外,温州以金融领域信用建设为突破口,创建监管模式,其中有三项举措经过实践检验,非常有效。

  在全国率先建成民间金融组织非现场监管系统,逐步实现对民间金融市场交易行为的非现场监测,为扩大监管覆盖面、提升监管针对性和有效性奠定了基础。

  在全国率先推出“农民资产受托代管方式融资”业务,激活农民闲置的、处于“沉睡”状态的资产,受惠农户达3584户,累计激活农村资产10亿余元,打通了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在浙江率先推出企业授信总额联合管理机制,测算、核定各大银行对企业的授信总额及企业的对外担保总额,有效遏制了过度授信、多头授信导致的贷款超发、滥发等现象。2015年以来,温州新增企业债核准180.8亿元,核准数量、核准规模均居全省首位;同时作为唯一的地级市被列为全国首批城市停车场专项债券试点创新城市。

  开幕大会上,还发布了《中国城市信用状况监测评价报告2017》。报告公布了2016年全国36个省会及副省级以上城市综合信用指数排名前20的城市名单、全国259个地级市综合信用指数排名前50的城市名单以及全国361个县级市综合信用指数排名前50的城市名单。

 新闻+:

  新华社记者专访张耕:

  “信用温州”是市场搏击中淬炼的“金名片”

  如何以诚信建设的维度看待温州?是什么力量让温州走出了信用的低谷?未来信用温州如何再上台阶?新华社记者专访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张耕。

  记者:为什么温州人对诚信二字如此重视,诚信对温州意味着什么?

  张耕:温州是中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起步比较早的地方,也是全国第一个提出把信用作为城市战略的城市。把“信用”与城市名称相连,全力打造“信用温州”,这是多年来温州人在市场经济风浪搏击中得来的教训、经验和感悟。

  信用是一种能够产生商业价值、经济效益的特殊资源。它不仅针对产品和企业,更是展现区域形象、体现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品牌。信用环境的打造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随着时代的发展,它的内涵、价值和运用也在不断地丰富和发展。我们必须积极顺应时代变化,站在新的起点,瞄准更高目标,努力开创温州信用建设新的局面。

  记者:2008年以来,温州“两链”风险一度走高,“温州信用”在当时饱受质疑。今天回看,是什么力量让温州逐步走出信用危机?

  张耕:凭借长期对信用的坚守,温州一度成为了全国金融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两链”风险打破了这种生态平衡。为了尽快修复地方金融生态,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发展,在我们的积极争取和上级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国务院于2012年3月批准温州设立全国首个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其中很重要的任务就是要修复社会信用、重塑温州信用形象。

  回过头来我们总结,温州今天之所以能够走出信用危机,跟两方面同时发力是分不开的:一方面,得益于金改的推力。我们将加强温州信用体系建设作为金融改革极为基础、极为重要的一环。通过全方位构建信用奖惩机制,真正做到了“让守信者处处受益、让失信者寸步难行”。比如,温州经信、市场监管、金融、公安、法院等多部门集体发力,开展“百佳诚信企业”评选活动,将纳税信用与信贷融资挂钩,在招标投标、政府采购等领域对诚信企业实行简化程序等支持激励政策。相反,对失信企业,我们也毫不手软,通过建立“黑名单”制度,由各部门联合对其实施惩戒和信用约束。比如将食品安全不良信息作为金融机构授信的重要参考、在工程项目招投标活动中运用信用评价机制等措施。特别是加大了对逃废债对象的惩戒力度,累计公开曝光逃废债失信对象近3000例,打击逃废债类犯罪行为583起,给企图实施逃废债的单位和个人带来了有效的震慑,推动温州不良贷款率从最高的时候的4.68%下降到今年6月末的2.26%。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各方的合力。我们始终把信用作为城市发展的生命线来看待,特别是2015年获批成为全国首批信用建设示范城市后,我们着力推动大诚信体系建设,以诚信政府建设为龙头,带动和引导社会各界、各行各业、各类企业、各条战线和广大干部群众,全面主动参与信用城市创建工作,共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温州唱响了“诚信,一座城市的生命”的主旋律。

  记者:浙江力推“最多跑一次”,信息高速公路是支撑这项改革的重要基础。实践中,部门信息壁垒坚固、社会信息庞杂少序,对类似难题,温州有没有找到破解的良策?

  张耕:2013年开始,温州紧紧抓住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有利契机,开始谋划通过数据化、电子化的手段推广运用信用信息。2015年,我们启动建设统一的政务云平台,全面推动全市342个信息系统向“一朵云”整合。在此基础上,2016年又着力推进部门间、环节间、系统间的信息无缝对接,把“信息孤岛”连起来。目前,公安、市场监管等36个省市部门的信息系统已全部打通,长期困扰信息互联互通的“信息孤岛”问题基本解决。

  特别是今年以来,结合“最多跑一次”改革,温州在全省率先探索实施具有温州特色的“一站、一网、一库、一端”“四个一”创新工程,深度推进信息数据的打通、汇集、共享、开发和利用,以数据聚变效应加速“最多跑一次”改革“化学变化”进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重点加强了信用信息综合服务平台建设,目前已初步建成政府机关、事业单位、企业法人、自然人、社会组织“五位一体”的信用大平台,汇集了全市70多万家法人和800多万自然人的信用信息档案,为全市提供“一站式”的信用信息查询服务。到目前为止,累计查询量已经有100万多人次,每天大约有5000次的查询。

  当然,海量的信用信息归集到一起,给信息的安全保护提出了挑战。为保护信息安全,我们制定了严密的信用信息分类办法,将纳入查询平台的信用信息分为非受限共享查询、受限共享查询和非共享查询三类,严格控制信用信息查询权限。

  记者:在诚信体系建设方面政府如何定位,下一步温州又将如何打算?

  张耕:政府是市场经济的守夜人,诚信体系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也有一个政府、企业、个人三大主体各自侧重,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问题。

  从长远看,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必须明确三者的角色定位:首先,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的先导和表率,必须把提高政府公信力作为第一位的要求。从全面建立政务信用和公务员诚信记录制度入手,加强各领域政府信用建设,广泛开展信用示范县(市、区)、示范镇(街道)、示范村创建工程,树立“信用政府”良好形象。

  其次,企业信用是社会信用的重要一环,企业信用建设是“信用温州”建设的主阵地。我们要通过进一步完善企业信用征信系统,推动企业文化和企业商德建设,促进行业自律和企业内部信用管理,全面提升企业的信用等级。

  第三,个人信用是社会信用的基础,必须要大力引导培育重诺守信的市民。温州是中国重商经济学派的发源地,有着“义利并举”传统文化基因,这为推进信用体系建设提供了良好的群众基础。我们要把信用建设作为一项群众性工作、作为公民道德建设的重要内容,广泛开展诚信文化建设,加强诚信教育,普及信用知识,弘扬契约精神,让讲诚信、重信用真正融入市民日常生活。

  信用温州

  淬炼之路

  1987年

  8月8日,5000多双温州产劣质皮鞋在杭州武林门付之一炬。

  这场大火,不仅烧掉了劣质皮鞋,也把温州产品的质量、温州企业的信誉、温州人的诚信“烧”得一干二净。正是经历过这些挫折和风波,让温州对质量和信用的理解比其他城市更加深刻、更加自觉,也让温州人痛定思痛,决心要重建区域信用。

  1991年开始,温州的城市发展战略就始终离不开“诚信”二字。

  2002年

  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决议将每年的8月8日设立为温州的“诚信日”。从此以后,“8·8诚信日”活动和诚信体系建设从未间断,持续传递着温州珍视诚信、维护诚信、构筑诚信的决心。

  2004年

  温州市被列为“中国50家投资环境诚信安全区”。

  2005年

  11月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公布《中国城市金融生态环境评价》,温州和上海、宁波、杭州、深圳一起被评为城市金融生态等级最高的Ⅰ级城市。

  2007年

  8月8日,“信用温州品牌强市”大型诚信主题活动在杭州武林门广场举办,温州企业家共同点燃了“诚信之火”。

  2012年

  3月,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列入温州金融改革试验12项任务之一。

  2013年

  11月,获批成立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温州分中心,标志着温州成为全国首个拥有征信分中心的地级市。

  2015年

  7月22日,经国家发改委和人民银行批复同意,温州跻身全国首批11个创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

  启动建设统一的政务云平台,全面推动全市342个信息系统向“一朵云”整合。

  2016年

  1月16日,获评“十二五”商业信用环境优秀城市,全国地级市排名第三。

  8月1日,《温州市失信黑名单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在“一朵云”基础上,又着力推进部门间、环节间、系统间的信息无缝对接,把“信息孤岛”连起来。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