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夏琳十年后子君 独立才是最大的女主光环

编辑: 徐怡 来自: 腾讯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7-7-19 15:28

《我的前半生》这部剧正播到精彩处,人人羡慕的幸福全职太太罗子君在经历丈夫出轨、离婚、为儿子的抚养权闹上法庭、被丈夫诱骗搬出原来的大房子后,一步一步走上独立。

罗子君剪了短发后,精神气都有了极大的改变

她找到了一份品牌专卖店的销售工作,在法庭上用自己的真实经历和情感打动法官赢得了儿子的抚养权,并冷静应对了与破坏她家庭的“第三者”凌玲的对谈,淡定的撕逼现场实在让人拍手称快。

看着从众人艳羡到一无所有,再触底反弹重新获取生活意义的罗子君,我想起了十年前的《奋斗》(电视剧 电影)。谁还记得,曾几何时马伊琍在《奋斗》里饰演的夏琳,才是抢了别人男朋友的那个人呢?

《奋斗》中的夏琳,是很多观众对马伊琍念念不忘的角色之一

《奋斗》里,夏琳是一个极具个性、极有才华、极度疯狂的女孩。她与男主陆涛的爱情毫无来由却又自然而然。刚开始相爱时,他们风风火火不顾一切,连对白都那么的情绪化。

夏琳出国前忍不住去找陆涛,她抱住陆涛说:“我想给你打电话,可是我怕我听到你的声音就会心碎,你真的会到法国来看我吗?”“可是有两个月,我等不及了,六十天!”

如此动情又小心翼翼,让人几乎忘了她是那个在出国与爱情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出国,把自己的人生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的独立女孩夏琳。

如果说在《奋斗》里,夏琳对陆涛是爱情大过天的琼瑶式爱恋,那么在《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就是从婚姻失败看透现实的亦舒式人设。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夏琳最终用自己的奋斗获得了闺蜜的认同与原谅,而罗子君也在离婚看清前半生的失败后重新出发,女主似乎永远都有光环。但其实,女性独立的魅力才是她们最大的光环。

独立如《奋斗》里的夏琳,在爱上陆涛后,却慢慢开始一切以陆涛为中心,慢慢失去自我。在失衡来临之际,她醒悟,并决定离开陆涛。她对陆涛说“我只能自己去创造机会,我的机会不在你身上,而在我自己手上。你叫我明白了,别人再大的事儿也是别人的,自己再小的事儿也是自己的。”“我现在对自己不满意,我必须像你一样去努力去奋斗之后,我才会对自己满意。”

当陆涛成功时,夏琳选择离开,因为追求自我更重要

夏琳是个从一开始就认清自己所求的女孩。她爱上陆涛,迷失过一段时间,却也最终决定出走,寻找自我,重新找回价值,去爱自己和爱身边的人,她是幸运的。

相较之下,早早就将自己的人生交托给丈夫、交托给家庭的罗子君看似幸福却十分不幸。她早早的就被磨去了独立的爪牙,太过自信的将自己整个人生交托给了别人,交托给了家庭。多么讽刺,那个曾经承诺养她一辈子、让她不要工作的丈夫陈俊生,却对情人抱怨道“她什么都不想干,也干不好”。

而同一时间,在面对闺蜜唐晶提出丈夫出轨的假设问题时,子君却选择了不假设、不考虑。

也许事实上,在看似严防死守的背后,子君心里怀着的依然是对俊生万分信任的天真。她的 “捉奸”“调查”更像是茶余饭后的游戏,不仔细观察,也没认真考虑。才会在初遇“第三者”凌玲时错失了太多细节,甚至自顾自的与凌玲“自来熟”“拉家常”,让作为旁观者的闺蜜唐晶和观众看得内心焦躁。

终于,离婚还是被俊生提了出来,子君的天塌了。作为全职太太的她,一厢情愿的哭喊着“他说他要养我的,这个家就是我的工作”“你根本不懂得不求付出的回报是什么”,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守着当初的那个誓言,俊生就没有理由离他而去。

她跑去想找凌玲理论,跑去与俊生推心置腹的交谈,哀求着挽回婚姻,却只得到了俊生面对她冷酷得仿佛路人的一句回应“我爱她,无可救药的爱她”。

这句爱情宣言,曾是当年俊生对子君无比忠诚的情话,现在,却仿佛是对于他们婚姻的一句无比嘲弄的笑话。

而子君也终于理解并认同了闺蜜对于婚姻的见解:“结婚生子好像是男人骗女人吃下的毒苹果,从初尝甜蜜到几近毒发身亡,我用了八年”。

吃下毒苹果的子君失去了独立能力,也失去了女性那份自尊自信的魅力,她变得只为家庭而活,她变得格局狭窄。如同闺蜜唐晶所说的,“两个人在一起,进步快的那个人,总会甩掉那个原地踏步的人”,子君成为了被甩下的那一个。

从大哭大闹到认清事实,子君走过了艰难的一段,只是更艰难的还在后面。确定离婚之后,儿子抚养权、财产归属就成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八年不曾独立过的子君如何独立抚养儿子,连她自己都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不得不说,马伊琍对罗子君从痛苦迷茫到坚忍独立的精神状态转变,演绎得实在是太过入木三分,真实得让人唏嘘。

在承受了前夫请来的离婚律师的精神压迫后,罗子君回到住处,思绪万千。她平静的表情下是几近崩溃的情绪和对自己的全盘否定。然而,即便是如此绝望的情绪,作为深爱自己儿子的母亲,她最终想到的依然是要接儿子放学。

在找工作面试接连失败来到超市,再一次被拒绝后,罗子君转身离去的瞬间想到了儿子的抚养权问题。为了争取赢面,她放下了自己作为陈太太时的“骄傲”,哭着请求店长让她试几天。

罗子君哀求争取工作机会

在工作的品牌专卖店遇上了老同学,她尴尬得想躲避。避无可避被当众拆穿离婚的事情、被其他店员讨论,她气得“想把手里的鞋盒往这些人身上砸过去”,却一眨眼一咬牙又微笑着继续推销鞋子。

每一次崩溃和向前,让人感受到的都是那个曾经安逸幸福的全职太太一点点重塑自我,摸黑前行的过程。有人感叹子君崩溃时的想法和自己的经历似曾相识,更多人则是觉得,独立的子君,越来越招人喜欢,越来越美了。

“能够做成一件事情,证明自己还有价值,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就像重新年轻了十岁,觉得身心轻快,觉得想要接受更多的挑战。”

亦舒曾写道:“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他可以为她做一切事情”“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他的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将人生全部寄托在男人身上并祈求他负责到底,最终的结果,几乎等同于将自己的价值和对错全部建立在这个男人身上。子君这样做了,于是曾经的她“美好天真需要保护”,现在的她“什么都不想干,也干不好”。

以爱情为大,以誓言为重的女人,难免会弄混了爱情和义务。爱永不是义务,婚姻也永不是女人不再独立的借口。因为独立,所以能保有自己的思想,不被家庭填满而变得格局狭窄;因为独立,所以能在风暴来临时与爱人携手并进,更好的爱自己和爱身边的人。

现实生活中,马伊琍、袁泉、吴越都是讲究独立精神,生活自得其乐的女性

说到底,独立的魅力始终是女性最大的光环,十年前的夏琳如此,十年后的罗子君也是如此。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