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接啊,你哪里去了……”拨着电话,张思远的父母希望“他不听话多好” ...

编辑: 赵静静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7-8-12 12:09
摘要: 他们明白,儿子从不喊累,这是他喜欢的工作,看着他的笑脸就知道,那是面对工作时洋溢的热情。

张思远,男,汉族,浙江乐清人,1992年6月生,201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4年参加工作,在国网浙江乐清市供电公司检修(建设)工区任输电线路工。2017年8月9日,在完成巡视任务的返回途中,发生意外,因公殉职,年仅25周岁。

张邦波52岁,妻子周彩飞50岁,他们俩的独生儿子,今年25岁的张思远日前因公殉职。

昨天,乐清殡仪馆,张邦波夫妇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两位瘫坐在张思远的遗体旁,眼睛红肿,垂头啜泣,不时有亲友来到一旁,轻拍他们的后背,低声说一句,“节哀”。

悲痛难忍的张邦波夫妇,一聊起张思远,便泣不成声。昨天下午,记者在旁记录下他们30分钟内的四次悲泣。

第一次悲泣:

自言自语“爸爸,我这工作说不准会有生命危险”

张思远2014年毕业后如愿考进国家电网工作,入职半年,便要求从运行班组调整至最苦最累的线路岗位,负责35千伏高压输电线路巡视。三年来,张思远徒步巡线2000多公里,发现线路隐患,整理巡线记录,确保电网安全平稳运行。

张邦波曾听到儿子说过一次,这工作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当时,张邦波只当儿子夸大其词,还嘱咐他单位交待的任务要完成,事情要多做点。

现在一想起这句话,张邦波便悲从中来。昨天,他自言自语了2次“爸爸,我这工作有危险性,说不准会有生命危险”,随后,泣不成声,哭成泪人。

作为巡线工,张思远和他的兄弟们要负责维护乐清地区主干电路,电线塔多在山上,山上灌木丛很高,没路,人经常要在灌木丛中钻进钻出,一些时候,还会与蛇近距离相逢……

巡线工基本都是年轻人,老年人吃不消。“思远那地方的草有一米多高,环境比较恶劣,太阳很晒,比我们在公路上晒多了。”检修建设工区输电线路班班长林鹏说。

赵旭昇是张思远的搭档和师弟,在他的心目中,张思远就像一个大哥。赵旭昇上班第一天就跟着张思远,在柳市巡山抢修时遇到雷阵雨,张思远带着大家避雨的场景,让赵旭昇觉得恍如昨日。“他总是背着最重的工具,一直走在前面,高大的背影让我永远都忘不了。”赵旭昇说,短短的十几分钟避雨时间,成为他工作后的第一堂电力课。

张思远生前用相机记录下的最后一张线路照

第二次悲泣:

还能打通儿子手机,但那头再也传不回他的声音

“儿子,接啊,你哪里去了……”

张思远的遗体被救援队员发现时,还身着电力部门熟悉的工作服和安全帽,以及被紧抱入怀的工具包,里面有巡线用的相机、测距仪、纸和笔也一样没少。 不过,他还有三样东西至今下落不明:眼镜、一只登山鞋,以及手机。

“救援队员把人找到了,但手机还没找到。”昨天下午,张邦波又不自觉拿起了手机,拨打儿子的手机,当手机里发出“嘟”的一声时,张邦波夫妇像小孩一样“哇”地哭了出来。周彩飞边哭边喊“儿子接啊,回来吧。儿子,你哪里去了?”拨通了一分钟,那头没有传来“爸、妈”的响声,再也不会有这声呼唤了。

将时间拨回到8月9日清晨。5点10分,张思远起床洗漱,5点半从家里出发到工区。6点,和兄弟们从工区出发,7点左右,准备爬山,巡线。当天,张思远那组负责11号塔和12塔。

早上约9点,张思远打通检修建设工区输电线路班班长林鹏电话,汇报自己已经到了11号塔。

11点30分,工区主任打电话给张思远,称“如果工作完成,下来吃饭,如果没好,叫人把饭送到山上。”张思远回复说:“等会下来吃饭。”

12点13分,林鹏打电话给张思远,电话打通,没人接听。

12点16分,林鹏打电话给何合彬,得知两人已经走散。

随后,林鹏发微信给张思远:请回电话。依旧没有回应……

当晚7时多,最终在12号塔下方20米处的一处岩石旁发现了张思远,已无生命体征。

救援现场

第三次悲泣:

三十余奖状铺开

仿佛令父母自豪的儿子就在眼前

斯人已逝,不免想起过往。张邦波夫妇看着儿子从小到大的三十余张奖状,又一次放声痛哭。

这些奖状里有因为学习成绩优异拿到的奖学金,有因体育这个强项而得到的众多嘉奖,也有工作以后,因出色的成绩拿到的个人先进。

“这是他的工作证,这是他初中的奖学金,这是他工作后的奖状……我们都保存着”。张邦波夫妇每看到一张奖状,便想起儿子过去的一段往事。

张邦波说,张思远从小学到高中毕业,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初中升高中的时候,更是提前被招到了乐清中学。而且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担任班长或副班长。

周彩飞说,儿子从小到大没上过补习班,还经常有奖学金。“大学的奖学金,他让给了经济条件不好的同学,挺有爱心的。”

由于母亲是体育老师,或许是遗传了妈妈的基因,张思远的体育成绩一直很好。从小喜欢打篮球,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就敢和初中生打篮球比赛,初中参加校篮球队,在温州市打比赛,也获得过很好的名次,还有短跑和铅球也有不俗的能力。到了大学,张思远也是系篮球队的队长。

眼前的这些奖状是张思远二十多年,一路走来的见证。或许睹物思人,张邦波一边哀叹“这些还有什么用,他走了,才二十五周岁多一个月”,一边把这些奖状小心捧在手心。

这是张思远所获得的荣誉

第四次悲泣:

这孩子,太听话了

“如果这次不听话,该有多好”

张邦波说,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很懂事,也很听话。张思远的第一笔工资是给他外公外公,还有读书的表妹。他说,自己终于有能力照顾别人了。工作后,他每个月除了很少一点零花钱外,其余的工资都交给母亲打理。

今年5月份,周彩飞的脚做了手术,需要三个月康复。张思远晚上会给妈妈洗脚,陪她康复锻炼。

张思远的邻居章坚勇说,作为张思远的邻居,他每天陪着母亲在小区内康复的画面让他印象深刻。尽管张思远工作繁忙,但每天回家后他第一件事就是陪着母亲到小区的院子里散步。一米九三的张思远带着母亲锻炼的画面,成为小区里大家都津津乐道的画面,大家都夸这小孩懂事。

单位同事李朝峰说,考虑到过几年儿子要结婚,他家里人准备将新房子让给儿子,老两口搬到没有电梯的老房子生活。张思远知道后和父母说:你们腿脚不方便,住在新房子里生活方便很多,我一个青年人有没有电梯都没有关系。

父母亲平时种的蔬菜经常会送给亲朋好友和邻居,每次张思远都会把菜洗的干干净净后再送给大家。他说“虽然菜不值钱,但是洗干净了也是一种心意。

张邦波曾劝勉儿子在单位要勤勤恳恳地工作。他对张思远说:“要在单位立足,得到别人的尊重,你就必须努力工作。如果留下不好的印象,在单位怎么抬得起头。”

“我们叫他工作多做一点,他就多做一点,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听话?他这次别听我的话多好……”话音未落,张邦波夫妇再一次放声痛哭。

话虽如此,但他们明白,儿子从不喊累,这是他喜欢的工作,看着他的笑脸就知道,那是面对工作时洋溢的热情。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