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反美领导人”执掌墨西哥说明了什么

编辑: 海声 来自: 人民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8-7-3 08:17

墨西哥国家复兴运动党领导人洛佩斯在1日举行的大选中获得显著胜利,这是墨西哥左翼政党90年来首次掌权。世界舆论几乎异口同声地认为,是特朗普总统的激进政策为洛佩斯做了完美助选。

尽管洛佩斯也有过多次要发展墨美关系的表态,但是舆论仍将他定义为“反美人士”。更准确说,他的头衔应该是“反特朗普人士”。对于特朗普威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和修建美墨边界隔离墙且让墨西哥埋单的主张,他都针锋相对地予以抨击。

墨西哥现政府已经宣布并执行了对美国钢铝关税的报复措施,态度并不软。洛佩斯率左翼政府会干些什么,给了人们很大想象空间。

由于紧挨美国,墨西哥与其他拉美国家不一样。那些国家的左翼政治力量相对比较强,但墨西哥长期是中间或右翼政府。加上各国主流媒体都不喜欢特朗普政府,墨西哥现在出现一个左翼政权让很多人开心,纷纷强调墨西哥“变天”的不同寻常。

无论这当中有多少夸大的成分,也无论洛佩斯上台后改变对美政策将受到多大制约,墨西哥政坛的最新变化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该国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不满,这是真实的。

加拿大和墨西哥肯定属于世界上与美国关系最铁的国家之列,但这两个国家都在反抗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都对美国最近两年的单边主义表现怨声载道。如果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肯定会产生相当有意义的国际政治后果。

就在这两天,特朗普总统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或许欧盟的贸易危害和中国一样严重”。日本首相安倍则敦促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谈判。这些动向在过去都是让人难以置信的。

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家利益的认识大大脱离了传统,而且他这种认识对美国社会的引导力看来远强于美国建制派对他的制约力。他执政一年半以来,国内支持率在上升,同时美国与国际社会的冲突在加剧,这有可能是世界一系列深刻变化的序幕。

过去美国致力于维护由它主导的世界秩序,并以这种方式获得长远的牟利。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围绕规则设计本国路线,开发竞争力,但是美国似乎在很严肃地改变这一切。今天的美国像是要用力量直接迫使各国对它做利益让步,而且倾向于压制反抗者,这让很多国家一时间不知所措。

洛佩斯被西方媒体描述成“民族主义者”,但它们在使用这个词汇时少有地淡化了它的贬义,把墨西哥的民族主义当成了白宫民族主义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众所周知,当各式民族主义纷纷崛起取代国际主义和理性主义的时候,这个世界就要“乱了”。

特朗普政府在美国开启的进程很可能不像一些人之前估计的那样很快就将终结或逆转,它通过各种方式延续下去改造美国,进而把世界推向长期的不确定性,这样的全球性拐弯未必就是杞人忧天,低估这种可能性说不定是要吃亏的。

美国的自私政策会带来愤怒,华盛顿的恫吓会造成一些恐惧,这两种情况相互作用后,各国对美国的抵制大概会增多,墨西哥大选结果给了人们这样的启示。21世纪了,国际民主深入人心,愿意接受超级大国霸权肆意膨胀的国家只会越来越少。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