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海警方起底“酒托大佬” 几十元一瓶的红酒卖2388元

编辑: 海声 来自: 温州晚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8-11-14 09:13

气氛暧昧的咖啡馆包厢里,瓯海的小王告诉身旁的漂亮女孩,这次的单必须他买。

“酒托女”落网

一盘水果、两瓶红酒,从微信里“附近的人”到相见恨晚,两人只用了一个晚上。

“这么温柔可爱的小护士,会是我命中注定的人吗?”昏暗的灯光下,一身酒气的小王接过账单,4800多元的消费总额,瞬间令他醉意全无。

“怎么这么贵!”小王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帘被两名壮汉拉开,原本点头哈腰的服务员挺直腰板摆出一副冷漠面孔。

小王认怂付钱。

昨天,瓯海警方披露了这群“爱喝酒的美女们”的底细,她们有个共同的老板,两个月内从温州各地骗走80多万元,到底害了多少“寂寞男人”至今是个未知数。

这群美女咋老换对象?

最开始戳破骗局的,是瓯海的潘先生。

2017年6月24日,他约了名美女网友到咖啡馆见面,一盘水果外加一瓶红酒,竟要1400元。

拍案而起的潘先生要找经理给说法,“难怪菜单里不标价格,这不是宰人嘛!”

经理没来,壮汉来了。

潘先生掏完钱后,美女网友头也不回地拎包走人。

“人财两失”的他愤而报警。

瓯海公安分局梧田派出所民警接警后展开调查。

办案民警说,这种事往往不好立案,因为这看起来很像消费纠纷,女孩们跟店家没有劳务关系,东西卖得贵不贵,不属于公安部门的工作范围。

但是,办案民警发现,从2017年4月份以来,温州经常出现类似的警情,这群漂亮女孩,有当“酒托”的嫌疑。

于是,一场长达一年半的跨省调查行动开始了。

这家神秘的咖啡馆进入警方视线,通过对附近监控的梳理,民警发现,有几名身材苗条长相甜美的女孩,经常带不同男性到咖啡馆聚会。通过一番暗访,民警还发现,这几名女孩通常说要跟约来的男性谈对象,明明来的咖啡馆,每次还偏要点法国红酒,她们比男的还能喝。

越“绅士”的男人越被宰

这些沉迷于“颜值”的受害者,见到账单才如梦初醒,但碍于面子或壮汉,大多只能认栽。民警暗中收集人证物证,便装踩点、视频追踪,陪酒的女孩、咖啡馆的服务员,都成为侦查笔记中的一个个代号,他们的身份与经历,被整理成一册册报告。

观察得越多,这些女孩的“酒托属性”越明显。

她们非常年轻,甚至有几个未成年,但训练有素,擅长察言观色。约到男人后,她们不会立刻去咖啡馆,通常会先和男人去逛逛街、散散步,走得久了,顺理成章地找个安静的地方歇歇脚,“正好附近有家不错的咖啡馆”。

进咖啡馆后,这些女孩显得很“懂事”,只点个套餐和一杯饮料。

对面男人的反应,成为她们的判断依据:

“你再多点点儿。”“单我买,别跟我客气!”“怎么能让女孩付钱呢?”

喜欢说上述语言以及举止特别绅士大方的男人,会被她们判定成“肥羊”。接下来,双方会越聊越投机,越喝越高兴,红酒一瓶接着一瓶,到结账时,男方才知道,自己刚喝的竟是法国波尔多的名贵红酒。

反倒一上桌就问价格、一上酒就面露难色的男人,顶多付几百元套餐费。她们知道,“这么抠门的男人,没多少油水。”

总归一句话,越绅士的男人,越要狠狠宰一刀。

当碰到没多少钱但喜欢装绅士的男人,在结账的时候,她们会主动提出帮忙付一部分钱,刺激羞愧的男人竭尽全力付账,她们付的那部分钱最后还会由服务员返还,毕竟双方是合作伙伴。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由于这些姑娘颜值太高、演技太好,一些受害者还以为遇到了好女孩,还会再次相约,结果再次挨宰。

贴标语自称“行业顶尖”

经过长时间观察取证,等证据充分后,民警发动“突然袭击”,冲进咖啡馆抓获老板、酒托女及服务员10余人。在当天夜里,民警轮流审讯,一举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原来,这群人背后,有一个更大的跨省酒托团伙。

民警查到咖啡馆的“隐藏股东”朱某,他也是整个酒托团伙的幕后老板。

朱某到底是谁?

警方档案显示,这个朱某出生于1983年,来自四川省一个偏远的农村。2013年,他因为在老家开设赌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朱某没有改过自新,只有初中文化且没什么专业技能的他,还是习惯靠坑蒙拐骗发财。这一次,他吸取教训,跨省作案,在温州入股一些咖啡馆、KTV,再在云贵川一带招募年轻貌美的女孩来当酒托。朱某自己则留在四川,摇身一变成“朱总”,组建“键盘手”团队,这些“键盘手”都是读书不多但渴望发财的年轻男性,跟着朱某走上歧途,他们假扮女性,通过各类聊天软件,“勾引”其他男人,等有人上钩赴约,朱某再调配酒托女“宰羊”。

事成之后,“键盘手”可以分到20%的收益,酒托女可以分到23%,剩下的由朱某和其他股东分配。

2017年6月28日,瓯海民警抓住朱某时,他还在遥控指挥“键盘手”们拉客。讽刺的是,“键盘手”们聚集的机房的墙上还贴着励志标语:行业顶尖,业界典范。

在朱某的洗脑和“鞭策”下,这群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敲着键盘步入深渊。

卖劣质酒利润超过17倍

朱某交代,他和同伙在温州有四家“酒托店”,三家是咖啡店一家是KTV,分别位于平阳万达广场、平阳鳌江、瑞安城区、瓯海梧田。

从2017年4月到2017年6月,光是民警查证的诈骗金额,就已超过80万元,这些钱都是靠那些酒托女孩骗着一个个男人高消费得来的。

民警找到了朱某的几份账本,他的四家“酒托店”,“业绩最好”的是平阳鳌江的咖啡店,两个月诈骗金额超过70万元,瓯海梧田的咖啡店位居其二,诈骗金额为18万余元,他们到底诈骗了多少人,至今还统计不出来。

按照朱某的计算,他的利润超过了17倍。就拿瓯海梧田的咖啡店来说,查实的案例有55起,骗来18万余元,付出成本不到1万元。这里的成本,主要是红酒钱和店租。店员交代,他们卖的那些388元一瓶的国产红酒和2388元一瓶的法国波尔多,其实都是几十元一瓶批发来的劣质红酒,为节省成本,他们还常掺入半瓶放了气的雪碧,而靠抽成生存的酒托女,常常一人就喝掉一瓶。

因为朱某奉行“狡兔三窟”,那些“键盘手”们分成互不联系的四部分,所以他落网后,部分收到风声的“键盘手”躲起来继续作案,按照朱某教授的方式继续诈骗。

这一年多来,瓯海警方多次前往重庆、四川成都、遂宁、自贡等地,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发现嫌疑人的出现,民警们总是第一时间赶赴抓捕,“我们知道,放走一个人,他都有可能变成另一个‘朱某’,成立自己的诈骗集团,坑害更多人。”

目前,该团伙的58名嫌疑人全部到案,朱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其他案犯还在陆续服刑、接受审判、接受调查,案件还在进一步深挖中。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