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姐”绳子缠腰救人 称腰很痛但也觉得我真牛

编辑: 徐怡 来自: 温州晚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8-11-30 09:25

11月28日,一名3岁男孩在市区新国光大厦楼下坠入十多米深的大楼发动机通风井,正在一旁打扫的清洁工戴小蕊立即打电话叫丈夫李西明带绳子过来救人。她把绳子在腰上绕了5圈,当作“肉柱子”,让丈夫坐在绳子另一端挂着的吊板上,下井救人。

这对夫妻的机智勇敢,昨天传遍了温州城,人们亲切地称戴小蕊为“柱子姐”。是什么让这对夫妻如此不顾自身危险下井救人,夫妻俩自身又有怎样的故事?昨天,戴小蕊与本报记者面对面讲述她的故事,她金句不断:我要是真撑不住会喊的,肯定有人出手帮忙;温州人越来越美;我也觉得我真牛……

我一直拿着手机看

十分钟老公终于来了

记者:能说说当时是怎样的情景吗?

戴小蕊:当时我正在这个“深井”旁边扫地,突闻有小孩掉到井里了。那个井上面只用了几根木条和布料盖住,小孩不知道,“踩空”坠入井中。孩子在井里哭,孩子的奶奶则趴在井边上哭。我跟她说,你不要哭,你要稳住小孩子。

说完,我第一个电话打给我老公,因为我老公当时就在府前街的金来大厦做楼顶补漏,他有绳子可以下去救人。我第二个电话打给119,我怕光靠我老公还救不了人。

记者:您的丈夫多长时间赶到现场?

戴小蕊:我心里着急,一直拿着手机看,人怎么还不来。10分钟左右,我老公来了。

又粗又硬绳子缠腰

相信肯定有人帮忙

记者:怎么会想到将绳子绑在自己身上?

戴小蕊:我老公带了平时清洗墙面用的绳子赶到,大概50多米,又粗又硬。但老公看了现场,找不到绑绳子的地方。我看时间紧迫,孩子独自在底下或许会有危险,我就说绑我身上吧。我把绳子在腰上绕了5圈,然后把绳子斜背在右肩上,又在左手臂上绕了一圈,然后背对着通风井立下马步,右脚往前,左脚顶住通风井口。我老公坐在绳子另一端挂着的吊板上。禅街上有3名协管员也来帮忙,他们顶住我的右脚。

记者:你把绳子绑在身上,万一撑不住怎么办?

戴小蕊:当场哪有想那么多哦。事后也有人问我“不怕你老公出事吗”,我当时确实没有考虑这些,只想到这个孩子的安全,先把孩子救上来要紧。

我老公当时也问我“受得了吗”,我要是真撑不住会喊的,周边还有这么多人呢,肯定会出手帮忙的。后来我老公顺利下去了,过了5分钟左右,消防队就到了。

当时手红肿现在腰好痛

咳嗽会痛笑起来也痛

记者:当时被绳子绑着是不是很痛,现在感觉怎样?

戴小蕊:小孩救上来,我很高兴,当时没有感觉到这个痛。回家发现腰上和手臂上都红肿了,抹了一些药膏,手臂上的红肿已经消失了,腰上还有。现在摸过去都好痛,咳嗽会痛,笑起来也痛。

儿子夸“妈妈,你真牛”

我也觉得“我真牛”

记者:你们夫妻回家有没有聊起这件事?

戴小蕊:有,我回到家已经中午了。我小儿子前天晚上上夜班,早上在家里睡觉。我把他叫醒,跟他说“你妈妈和爸爸救了一个3岁小孩子”。我儿子立马从床上起来了,打开手机看到了新闻,还有很多朋友、同事把新闻转发给他。他竖起大拇指对我说,“妈妈,你真牛”。他还把新闻链接转发到我们的家庭群里,在云南做生意的大儿子看到了,也打电话给我,说“妈妈,你真牛”。

我还跟我儿子说,万一你爸摔下去,那真的只能自己怨自己了。(笑)我老公在旁边都不说话。

记者:刚过来时,看到很多人找你说话,是在问你救人的事吗?

戴小蕊:我以前从来没有上过报纸和电视,现在连微信上也有很多新闻,也有很多朋友给我发消息问我。我早上在新国光大厦附近打扫,很多人路过就指着我说“就是她”,每个人都会过来问一句。

昨天晚上,我公司里的领导看到新闻,还给我打电话,说“戴小蕊,你真棒”。今天很多人给我打电话,媒体也给我打电话,电话都来不及接。永嘉县委宣传部领导也打电话给我了,说我是女英雄。

住在附近的居民碰到我后,也说“你很牛、很美。”我也觉得我真牛。

曾因救人一度被误会

虽感委屈但还想当好人

记者:你从事清洁工这份工作多长时间了?

戴小蕊:我娘家是安徽,嫁到永嘉岩坦,今年我53岁,老公56岁。上世纪90年代,我们来到温州市区。我之前有腰椎间盘突出,在家休息了好几年。今年住院花了不少钱,还欠着债,所以我出来找工作了。我年纪大,又不认识字,这个月14日,我去做清洁工。

记者:听说您之前也有救人的经历吗?

戴小蕊:十几年前,在温州大南门,有一个老人摔倒,我把她送到医院,结果老人误会了,说是我把她弄摔倒了,要我赔8000元。我实在没办法,只有1000元,向婆婆拿了5000元,向邻居借了2000元。那时候几天几夜睡不着觉,觉得很委屈,蹲在地上。我的大儿子问我干吗,我说不出话,一抬头眼泪就流下来了,那时候真不想做好人了。

过了20来天,那位老人的女儿把钱还给我了,并说了对不起。我用真心对待别人,别人也会用真心对待我。

这事过后,我大儿子当时问我,如果遇到事情还会救人吗?我说,我还会救人的。并且,温州人也越来越美。如今大儿子受我影响,他在云南,每个月都会去帮残疾人洗脸、洗头,做好事。

记者:周蓓蓓/文 见习记者 陈骥/摄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