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退休 故宫新当家从敦煌来

编辑: 徐怡 来自: 北京青年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9-4-9 09:35

单霁翔

2005年王旭东在新疆楼兰壁画墓做现场抢救性支顶

单霁翔的使命 观众有尊严

称自己为“故宫看门人”的单霁翔,自2012年1月10日来故宫博物院“看门”以来到昨天为止,单霁翔院长终于完成自己的使命,退休了。

单霁翔接受鲁豫采访时曾被问及,当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是不是战战兢兢?单霁翔立即承认,还主动加了一句,“如履薄冰”。

坚持

为故宫“看门”七年

让观众有尊严地参观

故宫博物院建院94年,前后6任院长,“每一任都做出了巨大牺牲,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单霁翔说,这工作是“有今天,没明天”。

他接受记者采访曾经透露了自己对“院长”头衔的看法:“或是因为安全问题,或是因为文物损毁,一件事没有做好,文物损坏了,你对不起民族、对不起国家,就要下台”。单霁翔的前任郑欣淼在任10年做了大量实事,清点了全部文物,清退了盘踞在故宫内的其他单位。然而2011年故宫失窃案后,他黯然离开院长职位,离任的会议上,一度哽咽。

据说,单霁翔强调的是“只有不出事,才能做好事”。为此,他敏感到事无巨细的程度,让秘书每天传送两次速报,内容涉及过去的12小时内各界对故宫的评价。“国内的国外的都有,好的坏的都有,影视的文字的都有。”只要上了热搜的故宫话题,他都会站出来亲自回应。

故宫的“单霁翔时代”戛然而止。单霁翔作为故宫“看门人”的七年多时间中,究竟给这座世界文化遗产留下了什么?

回想几年来单霁翔在故宫推出的种种举措,无时无刻都是把“让观众有尊严地参观故宫”放在第一位。比如在各个区域不断增加各类座椅这般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在单院长在任期间有很多。单霁翔用他的方式,在真诚地为每一位观众服务,这打破了博物馆以往高高在上的形象,开创了故宫博物院新的历史。

和单院长接触过的人,无不为他身上的活力所感染,而他也把这种活力注入到了故宫运行的血脉之中。

感谢单院长,让我们重新认识故宫,有尊严地行走于此。

观展

边限流边拓展开放面积

让观众更有收获和尊严

午门是紫禁城的正门,关系到故宫的整体形象。长期以来,到访故宫博物院的外国贵宾,可以乘车驶入午门,直驱到太和门广场金水桥前。单霁翔到任后,故宫博物院宣布紫禁城的开放区不准任何机动车辆通行,之后包括外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在内的贵宾,均要步行进入故宫博物院,使观众安全得到保障,也使世界文化遗产重新拥有尊严。

自2012年故宫博物院年度接待观众人次首次突破1500万起截至2018年6月22日,故宫博物院六年来累计接待观众达到1亿人次。故宫博物院于2015年6月13日起,正式实施每天8万人次限流措施。至此,每天超过10万人次,甚至达到18万人次的观众参观极端高峰不复存在,观众得以有质量地参观故宫。

2011年至2014年,故宫博物院网络预售门票比例仅为2%左右。2015年、2016年,网络预售门票比例分别达到17%和41%。在此基础上,2017年“十一”长假期间,故宫博物院首次实现全网售票,正式迈入“博物馆全网售票”时代。

过去,80%来故宫参观的观众都是只看中轴线。2015年,故宫西路正式向游人开放,为观众游览带来新体验。包括断虹桥、冰窖、数字所(观看故宫VR)、新开放的西部断虹桥至慈宁宫区域,将两处之间的南北向通道打开。至此,故宫的开放面积在2016年底前达到76%。

在故宫博物院建院93周年、“平安故宫”工程实施五年之际,“故宫博物院北院区项目”破土动工。旨在解决故宫博物院大量大型珍贵文物,例如家具、地毯、巨幅绘画等因场地局限而长期无法得到有效展示等问题。

创新

打造活力“数字故宫”

成立“故宫文物医院”

作为“数字故宫”的建设成果展示基地,故宫博物院用现代技术记录、保护、研究古建筑和文物藏品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在端门向社会公众进行展示和汇报。

故宫不断推出的App应用,也是“数字故宫”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内容。目前,故宫博物院已自主研发并上线了《胤禛美人图》《紫禁城祥瑞》等八款App,每一个都成为大家喜爱的“精品”,获得了很高的下载量和好评度,树立了“故宫出品”必属精品的良好形象。

此外,故宫还成立了文物医院将作为文物修复的常规展览场馆向公众开放,观众通过提前预约可近距离参观文物修复的全过程。

王旭东的曾经 守护敦煌26年

执掌故宫博物院7年的院长单霁翔退休了,继任者为原敦煌研究院院长、兰大1986级地质系毕业生王旭东。

曾承担20多项文保项目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旭东,男,1967年生于甘肃山丹。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86年9月—1990年7月考入兰州大学地质系,就读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获学士学位;1995年考入兰州大学地质系,获硕士学位;1999年考入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攻读地质工程博士学位;2003年获得工学博士学位。2014年12月任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

王旭东从1991年在敦煌研究院从事壁画及土遗址保护以来,在各级刊物上发表论文60余篇,合作出版专著3部,获国家及省部级奖10项,并获文化部优秀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甘肃省优秀专家等荣誉称号。获技术专利4项,申请技术专利5项,完成国家及行业技术标准5项。

作为项目负责人,王旭东主持30余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壁画及土遗址保护加固的勘察设计和现场施工,承担国家文物局和科技部下达的文物保护重点研究项目20多项。主持或参加与美国、日本、英国的国际合作4项 。

莫高窟与故宫价值不同

“我在这里26年,26年跟一千年相比,算什么?优秀的传统文化,会给我们一种精神的力量和慰藉。”在接受兰州大学大校友会专访时,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如是说。

26年前,“理工男”王旭东来到莫高窟时,对敦煌一窍不通,那些惊世壁画在他眼里只是石头和泥巴,当时的王旭东,百分之百地确定自己的未来会是一名水利工程师,因为这是他从小唯一的梦想,也是他为之努力的目标。来到敦煌的这一天晚上,王旭东独自一人绕着寂静荒凉的莫高窟走了一圈。空无一人的三危山前,那些千年石窟安静极了。他对这里心生好感。从此,世上少了一位水利工程师,而敦煌莫高窟则多了一位守护者。

26年后,王旭东成为敦煌研究院第四代“掌门人”,对文物保护、研究和传承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此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王旭东曾表示,莫高窟的价值和故宫的价值不一样,故宫的成功不能复制到敦煌来,但经验可以借鉴。莫高窟背后更多是佛教文化,是不同文明交融荟萃的多元文化。理解敦煌文化艺术,需要时间、耐心和文化积淀,不能太急躁。

如今他从大漠来到故宫,让我们期待惊喜的同时,也给这位西北汉子一点时间。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