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金楼丨在“塔式经济体”时代迈向塔尖 浙江民企怎么办?

编辑: 徐怡 来自: 浙江新闻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9-5-16 15:19

“塔式经济体”,这个词汇这几天有点火。

有媒体发文,浙江民企形态,正从“块状经济”嬗变为“塔式经济体”。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在讨论,浙江“块状经济”是不是已经走到十字路口了?“块状经济”过时了吗?

其实,无论是“小狗经济”“块状经济”还是“塔式经济体”,只是对浙江经济不同发展阶段特点的概括,未必就全面,但它们反映的是特定阶段浙江经济发展的时代脉动。

浙江企业,是时候思考一个新的时代命题了:如何踩准时代步伐,在“塔式经济体”时代迈向塔尖。

“小狗经济”依然生猛

对于企业来说,能成为行业的金字塔尖代表着自身的地位;对于行业来说,能成为经济发展的金字塔尖同样代表着行业的地位。但是,我们观察经济发展,无论是短周期还是长周期,经济发展既要看塔尖又要看塔基。

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浙江经济发展无论是塔尖还是塔基,起点都不算高。在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学家钟朋荣在考察浙江经济发展后概括出——“小狗经济”。

三条小狗是怎样打败大斑马的呢?按照“小狗经济”的理论,大致过程是:三条小狗一起扑上去,第一条小狗一上去就咬住斑马的鼻子,无论斑马怎么撞它,它都死死地不放;第二条小狗一上去就咬住斑马的尾巴,无论斑马怎么踢它,它照样死死地不放;斑马前后都无比疼痛,已经丧失了自卫能力,第三条小狗则咬斑马的腿,咬了很久,斑马已经站立不住了,猛地倒下,三条小狗开始置斑马于死地。

三条小狗能吃掉一匹大斑马,其秘诀在于八个字:分工明确,合作紧密。正因为大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决不动摇,才产生了分工的优势,产生了合作的能量。

“小狗经济”对其时浙江经济的概括可谓生动形象。“小狗”们凭借“分工明确,合作紧密”这本“武功秘籍”,最终迎来了块状经济的蓬勃发展。

以“轻、小”起步,浙江工业经济快速增长,由一个“资源小省”成为“经济大省”,“浙江现象”最引人注目者之一当属“块状经济”,。

与此同事,我们也注意到,支撑这些“块状经济”的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传统产业,长期发展过程中累积的产业层次低、创新能力不强、规划引导缺失、转型升级缓慢等问题,也逐渐显现。

如何破除低端锁定的困局?成为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之一。

块状经济未必“过时”

海宁的皮革、桐乡的羊毛衫、黄岩的模具、温岭的泵业……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词背后,是一个地方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积累沉淀的结果。

块状经济,是浙江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的特色之一。而且还“无中生有”,最典型的莫过于海宁不产一张皮,却把“皮”生意做成龙头。

引领浙江发展的总纲领——“八八战略”其中一条就是,“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不妨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待“块状经济”——浙江很多地方把产业链上的某个环节做大,形成块状经济格局的同时,也诞生了一批隐形冠军企业,把简单的螺丝螺帽、四通阀等基础零配件做成了全球市场份额最大。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很多经济学家都开始讨论浙江块状经济向何处去的问题。当时提到最多的是从块状经济迈向产业集群。

2009年,浙江省政府决定推动传统块状经济向现代产业集群提升,选择一批块状经济比较发达的县(市、区)作为全省培育现代产业集群示范点。首批选择了杭州装备制造业、宁波服装、绍兴纺织、嵊州领带等20个。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速演进,浙江近年来很多块状经济企业不满足于区域性的产业集群,而是用全球视野,通过并购重组等方式实现全球产业链整合。

新昌当地政府结合万丰奥特、三花股份、美力科技、京新药业等上市企业在全球开展跨国并购的机遇,引导其将高端制造环节回归新昌;去年全球轴承领导企业SKF集团也将项目落户新昌,投资1.2亿美元布局球轴承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今年,浙江省批复了首批三个境外并购产业合作园,新昌便是其中之一。

园区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境外并购产业合作园的建设,可以使新昌更加主动地融入国家和省级开放大战略,有利于全方位融入国际产业链,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

纵观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历程,我们也许可以做一个判断:块状经济未必就“过时”了,不妨从产业链视角观察:围绕产业链,打造创新链,实现价值链,传统块状经济一样能够迎来春天。

“塔式经济”未来已来

什么是塔式经济体?

媒体引述专家观点,认为以产业纵横交叉、数字化传导赋能为特征,浙江民企形态正在发生从“块状经济”到“塔式经济体”的历史性变化:顶部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大企业集团及其孕育的创业企业群与线下庞大的传统产业交融,为实体根基注入发展新活力。

“塔式经济体”并非新词汇,也常被用来评价一些经济体。不过,“塔形”有所不同,塔尖和塔基可能也不完全一样。比如,我们来讨论下,阿里巴巴是塔尖还是塔基呢?

我们看到,立足杭州发展壮大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已悄然从互联网线上全面覆盖至线下实体。围绕着阿里巴巴也成长起来一批年轻的创业者,阿里系成为浙江创业“新四军”之一。

数字经济已成为当前浙江经济最鲜明的特色之一。去年,浙江数字经济表现抢眼:该省启动实施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制定数字经济五年倍增计划,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增长13.1%。

评价数字经济的贡献,不能只看有关部门对数字经济本身的统计数据,还要看到由它带来的关联效应或者说带动效应。

如果说,淘宝、天猫等阿里系企业以及很多互联网创业企业处于塔尖的话;那么处于塔基的应该是数字化的底层技术平台,而恰恰阿里也在做这样的基础技术平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阿里既有塔尖的部分,也有塔基的部分。

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背景下,产业竞争的主阵地,已经从区域转向全球化、从价格转向品牌、从相对单一产品转向技术与服务,本质上是由“市场规模优势”转向“创新能力优势”,而数字经济则是这一转变的基础性工程。

对浙江民企来说,用好数字底层技术平台,迈向行业的塔尖就大有可为!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