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百年古村又经受住了考验

编辑: 海声 来自: 温州都市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9-8-12 12:51

车行至永嘉县岩坦镇,一路上“利奇马”肆虐留下的痕迹愈发触目。塌落的公路、倒伏的大树、滚落的山石无不让人揪心。水美且长的永嘉,见证楠溪江人文历史的古村落,能否在天灾面前绝处逢生?

古村落的韧性

洪水退去后,路上的黄泥还没来得及清理,踩着泥泞的石板路,村民汪浙津带着记者一脚深一脚浅地走进了永嘉县岩坦镇屿北村。“你看,昨天水满到了这里。”说着汪浙津把手举过了头顶,指向了离地两米高的墙上。这里是村子地势最低的地方,旁边就是一条汇入楠溪江的支流。10日凌晨起,在暴雨的冲刷下支流溪水一直猛涨,整个村子都浸泡在了水中,就连地势最高的房子,水也漫进了一楼。

屿北村村民向记者展示当时的水位

记者发现,古村落的房子虽然年久,但大多有石结构的地基,并且有些农户用砖石加固改建了房体。村民们说,这次洪水暴涨,50年不遇,但万幸昨日支流水流不急,因此古村落中心区域建筑几乎完好,仅有一处房屋的围墙塌了一个角,一间木结构危房倾斜。

在还未进入永嘉县岩坦镇林坑村前,村子里的情况更令人担忧。对外通讯中断,从屿北村到林坑村仅十几分钟的路程,因为山体滑坡、道路塌方,记者一行绕道开了一个小时。入村的道路坍塌仅剩一车道,右侧便是还未平息的滚滚溪水。

林坑村被冲毁的步道和依然坚挺的老屋

走进村子,眼前的这一幕却完全出离了想象。如果不是碎落的石阶、断折的管道和轰响的溪水,记者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宁静古村刚刚经历了天灾。一根根木柱坚毅地站立着,黑青色的瓦片依旧井然,老人们坐在屋前聊天乘凉,袅袅炊烟向天空飘散。

古村人的从容

“先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把发电机带去村里给大家通上电。”当记者终于联系上了林坑村书记毛苍河时,他正从邻村修好发电机赶回去给村民供电,没讲几分钟便挂断了电话。虽然古村保住了,但是林坑村的基础设施破坏严重,自来水管排污管电线网线在洪水中全部冲毁。

抢修部门还没来得及进入,林坑村村民已经开展自救。除了村支书,村长去购买自来水管道了。村民陈翠平家因为后山滑坡,进了不少泥水,几位邻居正帮忙一桶一桶将泥水挑出来。

“我们提前转移了群众,特别是地质灾害点和危房的群众,对危房也做了加固。”屿北村村长汪志义说。9日晚上,223省道屿北段发生小面积坍塌,而这里离屿北新村居民楼仅数十米之遥。村干部警觉起来,他们立即联系了县里的水利专家和路政专家前来测评地质危害,专家建议撤离沿路一侧的居民后,村干部就挨家挨户动员,将人员全部撤离到村办公楼避灾点。次日凌晨,楠溪江水位暴涨,223省道屿北段大面积冲毁坍塌,距离最近的一户人家,楼房一侧地基已经被掏空。

洪水过后的林坑村老屋

洪水退去,今天是个艳阳天。屿北古村村民纷纷搬出被洪水浸泡的家什。在屿北村大大小小的院子里,晒满了衣服被单家具。“明天村子里会来家电维修工,大家家里泡坏的冰箱电器,可以找他们修。”村干部挨家挨户通知过来。

屿北村村民晾晒被洪水浸泡的家具

“我们正在建100亩屿北新村安置房,到时候整个古村的人都会搬迁到这来,而这里的老村,会打包给专业的团队运营。” 汪志义说,这样既能保留和维护好古村原有的味道,村民又有现代化的住所,更好地抵挡自然灾害带来的损失。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