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先锋|隔离酒店里的特殊兼职“服务员”

编辑: 徐怡 来自: 温州新闻客户端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2-9 10:24

“这几天,我打扫过大厅、半污染区,做过消杀,半夜帮隔离人员出去买东西……”说这话的是鹿城区滨江街道城管办工作人员朱栋。到2月8日为止,他和同事们已经在定点隔离酒店两班倒“当酒店服务员”6天了,拿他的话说,“酒店服务员要做的事儿他都做过”。

徐洋介绍唯乐创意酒店集中隔离点情况 魏炜摄

位于鹿城区车站大道的唯乐创意酒店,是鹿城区最早的隔离点,目前共有63位集中隔离人员。

随着我市新冠肺炎防疫进入硬管控时期,自2月1日起,所有居家隔离对象均被转移到定点机构、酒店集中隔离,唯乐创意酒店的防疫压力更大。偏偏此时,酒店4名服务人员于2月3日提出要离开。“这4名服务员承担着给隔离人员送餐、代采购、半污染区的打扫任务。她们突然要走,我们一下子措手不及。”街道办事处城管办主任徐健回忆说。

春节期间招不到人,但活儿还得接着干。13名街道干部商议,干脆他们以排班的方式把服务员的工作“兼”起来,每天抽调七八名干部到该酒店“两班倒”服务。听闻街道干部的决定,非常明事理的唯乐创意酒店老板娘也感动了,从那天起,主动承包几块区域的打扫。

因为要“兼”酒店服务的工作,大家的时间明显不够用。徐健说,从大年三十以来,她就与同事们直接住在酒店。原本跟父母说好要抽空看下他们,现在也只能一拖再拖。丈夫一开始不太理解,抱怨她非要冲在一线,时间久了也理解了,还给她送过一次菜,嘱咐她“吃好睡好,要提高抵抗力。”聊起这些,徐健眼泛泪光:“我还瞒着父母,说只是在街道做日常工作。要是知道我在隔离点,他们会很担心的。”

与此同时,她与隔离人员反倒像亲人一般熟络起来。有一位隔离人员带着两个女儿住在酒店,小女儿才两岁,吃不惯饭菜,哭闹着每天只喝牛奶。徐健担心小朋友营养不足,从家里拿来一堆土鸡蛋、鸽子蛋,每天煮好给她们送过去。隔离人员对此非常感动,前几日解除隔离,一再向她表示感谢,还在微信朋友圈里特别为她点赞。

80后朱栋这段时间,跟同事们都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雨衣忙碌着。这雨衣是他们的“自制防护服”。朱栋说,因为防护服有限,他们都是重复穿着一件,为以防万一,大家买来一堆一次性雨衣,套在防护服外面穿着换。2月8日,正好是他值班,他跑了好几个地方给隔离人员买洗漱脸盆,又跟同事一起把一日三餐送到每位隔离人员的门口。

采访时,七尺男儿朱栋甚至哽咽了,因为他特别想念小儿子:“都满月了,我还没见过他的面。”1月2日,爱人在苏州娘家生了二孩,他原本打算过了年去苏州看孩子,没想到一直耽搁到现在。“我妻子非常不理解,好几次打电话跟我说,你这么积极?儿子是不是不要了?直到昨天从媒体报道中看到我的照片,才跟我说,原来你在一线……”

滨江街道灰桥社区主任李真昨日刚刚从唯乐创意酒店解除隔离。2月5日那天,她负责转移一批密切接触者到酒店集中隔离,其中两位在发低烧。当时已是凌晨两点,她连忙打120,并陪同着两位隔离人员去定点医院检查,最终其中一名被确定“疑似”,她也因此住进酒店接受隔离。当天,徐健还在微信上跟李真说:“唉,你忙了这么久,干脆休息一下也好。”昨日,那名疑似对象被诊断为只是普通感冒,她因此也解除隔离,再次忙碌在岗位上。

“你害怕自己被感染吗?”记者问她。

李真回答道:“我当然害怕,所以参与抗‘疫’工作以来,我就没有回家住过。但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就算害怕也要顶上。”

记者:欧阳潇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