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杭州护士哄笑了94岁的武汉李奶奶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新闻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2-24 16:57

94岁的武汉籍李念娥(化名)奶奶已经大半个月不曾见到家人了。这场新冠肺炎疫情,让本该含饴弄孙的她,与子女分隔多处。

此刻,思念甚至比新冠疾病本身,更容易压垮着她的身体与意志。

可幸运的是,在浙大邵逸夫医院整建制接管的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八楼重症病房内,她遇上了一群可爱暖心的“孩子们”,让她感受到了别样的温情。

2月20日,邵逸夫医院医护人员用工作手机,专门为李念娥奶奶接通了她日思夜念的小儿子的视频连线。

念儿心切

他们为她专设亲情连线

“儿子啊,我的儿子啊,我想回家啊……”

“妈,把病治好我就接您回家!”

画面这头,当李念娥奶奶看到儿子的头像时,心底里积聚的想念让她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一旁邵逸夫医院的护士,一边帮她拿着手机,一边用手轻拍着奶奶的肩膀安慰着她。

这是2月20日一早,在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八楼重症病房内,一幕温馨的画面。

八点钟的交接班刚刚结束。接班的张燕组接到上一班李贞组还未完成的任务:为91床的李念娥奶奶拨通与儿子的视频电话。

张燕组的护士陈骆瑶原本跟李奶奶儿子说好,八点前进行视频连线的,可七点多当她推门进入病房时,发现李念娥奶奶睡得特别安稳,陈骆瑶不忍打扰,便悄悄退出了门外。

交接班时,除了叮嘱每位患者的情况外,陈骆瑶还特地嘱咐了与李念娥奶奶儿子的约定。

八点半左右,查房时,接班护士拿着值班手机,先给奶奶看了她儿子提前发来的图片。随后,拨通李奶奶儿子的视频电话。

就这样,一场简短的视频连线,开启了。跨越许久的相见,通过窄窄的手机屏,传递着母子间彼此的关切。

刚看到儿子的刹那,原本躺在病床上的李念娥奶奶瞬间眼神放光,激动地跟儿子寒暄。看着奶奶情绪激动,在场的护士无不安慰、给她加油打气。

“等病治好了我们就能回家了啊!”

“想儿子了我们可以随时跟他进行视频的。”护士们。

“那样会耽误你们工作的。”奶奶心疼地说。

“不耽误的不耽误的。”

就这样,邵逸夫医院的这群可爱的医护人员,用值班手机,为李念娥奶奶的思念接续着力量。只要奶奶想儿子,她们便会尽可能满足奶奶的需求。

经过几天的相处,邵逸夫医院的医护人员细心地照顾着这位94岁的老奶奶,而李念娥奶奶也把她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们”,“心疼着”,朝他们竖起大拇指。

吃不下饭

他们用热水把米饭泡软

李念娥奶奶是武汉当地人,有三个儿子,最亲的是小儿子。小儿子隔段时间会打来电话来关心下母亲。

对于家人的情况,儿子总是怕老母亲担心,也总说一切都好。其实,李念娥的儿媳妇就住在她所在病区的楼上,儿子在方舱医院隔离。

李念娥奶奶身体还算硬朗,能自己照顾自己。每次血气结果、氧饱和度、血压心率都还好。

但与家人的分离的焦虑,让老人情绪很不稳定。

浙江省第四批援鄂队员、邵逸夫医院急诊科护士焦海涛在一天晚上接班查房时,看到李念娥奶奶坐在床边低声啜泣。而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中午的饭,晾着也不曾吃。

这时,奶奶的儿子打来电话,李念娥奶奶就忍不住哭着说道,“我一切都好,没有不舒服,但我想要回家,在这里吃不好也睡不好。”

儿子在电话中跟一旁的焦海涛说,能不能给老人弄点软的饭。因为老人牙口不好,吃不进硬的米饭。

已经到了晚饭点儿,焦海涛给老人发了晚饭,老人还是说,吃不下。焦海涛就用了个碗,把饭用热水泡起来,等软糯后端给李念娥奶奶吃。这才吃进去了一些。

从这以后,焦海涛反复交代其他同事,大家都帮着泡泡饭。于是,每到饭点,李念娥身边,总是会有穿着隔离服的邵医人。

因为穿着隔离服说话不便,她们有时就把医嘱写在隔离衣上。胳膊伸过去,“请多喝水”几个字总是惹得李念娥奶奶会心的笑一笑。

每次吃了医护人员为她泡的菜泡饭后,老奶奶都会反复说谢谢,并且执意要塞给她们一些钱。“你们真的非常辛苦,拿着!”

虽然每次都被拒绝,可李念娥奶奶还是会坚持对照顾她的“小朋友”反复说这句话。

“不要碰我”

“我还有3万元存款,缺钱了管我要!”

浙江省第四批援鄂队员、邵逸夫医院护士韩雅婷有次在值班时,看到李念娥奶奶躺在床上挣扎着,想要起来上厕所。

很显然,她需要帮助,韩雅婷就和另一位同事走上前,想要搀扶她。没想到,李念娥奶奶用力挥手,将两人推开,紧接着奶奶开始头晕。

她的嘴里一直念叨着“你们是浙江来的,我知道你俩都是好孩子,但是我不想祸害你们,我年纪大了死了也不足惜,但是你们年纪还小千万不能传染给你们。”

听了奶奶的这番话,两位小姑娘的眼眶湿润了,护目镜里的雾气越来越重。

“那种直达心底的善良和慈祥早已穿透我那厚厚的隔离衣,心底的害怕也消失无踪。” 韩雅婷说,当时她一直在跟奶奶解释,穿着隔离衣,没有关系的,但奶奶始终不肯让她们碰。

最后,两位小姑娘只能宣教她“三个半分钟”。奶奶表示理解后扶着墙,她们直盯着她进入厕所,不锁门,再盯着她回床上,这才将门带上,去照护其他病人。

那天,韩雅婷看到老奶奶拄着拐杖走到门口,她怕奶奶脚下滑立马跑过来,不成想,李念娥奶奶说了句:

“孩子,我还有3万多元的存款,你们缺钱了管我要啊。”

看着李念娥老人慈祥眼神,想到她思念儿子时的眼泪,她想念家的无助,韩雅婷说,虽然我们无法减少她对孩子的思念,但我们尽所能去倾听、安慰与陪伴。

那晚下班回家,韩雅婷照例给家人电话,听着家里的叮咛她一个劲点头说嗯,而电话这头的她早已泣不成声。

她在日记中写道,我很想回去拥抱家人,拥抱我的猫咪和狗狗,但是我明白,武汉千万个家庭都在等着我们,等我们吹散笼罩空中的阴霾,让阳光重新洒满整个武汉。

“我希望,等到武汉樱花怒放,能够与所爱之人携手同行,赏樱嬉笑。

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