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抗疫前线的妈妈偷偷准备了惊喜……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3-2 16:22

今天是4年一度的2月29日,也是浙江第四批医疗队队员、浙大二院金琪护士12岁儿子李俊翰的生日。 

出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小伙子难得过一次生日。算一算,这是他出生后的第3个生日。 

但这次的“大生日”,妈妈却不在他身边。2月14日,浙大二院国际医学部护士长金琪跟随浙江第四批医疗队奔赴武汉抗疫,一直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肿瘤中心ICU护理重症病人。 

出发时,娇小的她抱着同事告别,泪眼盈盈;但在前线ICU,她就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女战士,毫不畏惧。

出发时(左)和一线抗疫(右)的金琪

今天,金琪的防护服有点特别,她在背面写上“李李,生日快乐!妈妈♡你”,然后拍了一张双手比心的背影,还录了一小段视频送给儿子。 

“宝宝,我是妈妈,首先祝你生日快乐。四年一次的大生日,妈妈不能陪在你身边,非常抱歉。不过妈妈在武汉很好,大家都把我们照顾得好好的。所以你要乖乖的,听大人的话,好好学习。我们身边有很多照顾我们的人,老师、同学、朋友、亲戚,你都要感谢他们,要感恩。” 

但这只是生日的小彩蛋,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金琪和丈夫“密谋”一番,瞒着儿子为他挑选了生日蛋糕,网购了一把他长草已久的玩具手枪,还把一只超萌的小猫领回了家。

丈夫李欣阳完成任务后,嘚瑟地发了个朋友圈,“妈妈在线选的蛋糕,妈妈偷偷买的抢,妈妈要和他一起养的猫。臭小子四年一次的大生日,应该准备得还行了吧?唯一遗憾妈妈不在。”

虽然妈妈不在身边,但收到了她精心准备的礼物,老师还组织了同班同学连线为他唱生日快乐歌,李俊翰小朋友这个本命年生日,足够特别。 

“亲爱的妈妈,谢谢你的蛋糕和礼物,让我的生日变得更加多姿多彩。我十分爱你,希望你早日归来。”他隔空表达了对妈妈的思念。

作为护士家属,家人早已习惯了金琪忙碌、快速的工作节奏。丈夫李欣阳曾写过一篇挺火的文章《有个护士妻子是怎样的体验?》,字里行间可以窥探出一个浙大二院护士的日常。 

2007年,我们结婚了。我们的第一套房子,买在南班巷,跟浙二就隔了条解放路。“房子买近些,让我早上能多睡五分钟。” 

刚刚过去的3月8日20:46,在抢救完一个病人后,她发了个朋友圈感慨——“女神节,以病人大出血救治告终,饥肠辘辘地走在回家路上,回想起一开始还对治疗各种疑虑不满的家属对我说的一句话:护士长,我觉得你真的很专业,谢谢你了。顿时觉得,这么多年坚持的理由原来就在这里。” 

周末的时光,愈加珍贵。我会在周五晚,选好一部好电影,一家三口窝着共渡。周六是儿子的培训日,我们一起,做好接送工作。如果儿子作业完成的够快,周日我们会在城市周边找个地儿,享受难得的闲暇。儿子有时候不理解,“妈妈的工作为什么这么忙?”“宝宝,妈妈和她的同事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竭尽全力抢救生命,很了不起,我们要支持她,做她最坚强的后盾!”

金琪护士一家

这一次驰援武汉是李欣阳让妻子主动报名的,但真正分别后,这个“普通家庭”还是饱受相思之苦,于是有了下面这篇催人泪下的文章——

一个星期前,我把我们家领导送上了前往武汉的专机。

领导叫金琪,是浙二医院国际医学部的护士长,2月14日,她和400多名来自浙一、浙二、邵逸夫的医护人员一起,组成了浙江援鄂医疗队,直飞新冠病毒肆虐的武汉。

Grace找到我,说想让我写点东西,我向领导汇报,领导说,“你帮忙写吧,别太过了,普通人,不要弄得跟英雄一样。”

是的,我们就是一个普通家庭里的三个普通人,普通到爱美的领导死活不肯理个平头再出发,爱玩的臭小子因为大人都要理行李没人陪他玩大富翁发脾气,而小气的我一度很认真的思索要不把年前就有的咳嗽确诊成新冠吧,领导就得跟我一起隔离——那就不用去武汉了。 

2015年3-5月,金琪被选派去美国APU进修护理管理与领导力

但其实一开始让她主动报名援助武汉的也是我,当时也没多想,就是觉得武汉人太惨了,那里发生的一切引发强烈的同理心,让你完全坐不住。所以除了医务人员的职责所在外,我们唯一值得点个赞的,用领导的话说,可能只有善良吧。 

我还记得,2月13日的凌晨,熟睡中的我们被电话铃声吵醒,接完电话,领导跟我说,医院接到紧急任务,要整体接管武汉一个医院的ICU,半夜摸底,早上七点公布名单,第二天就走。沉默了一会后,说自己睡不着了。我暗暗的笑了一下,想着也还是普通人呀也还会怕,嘴巴上说着别多想了,赶紧睡。早上醒来取笑她,昨天晚上吓得睡不着了吧,结果人说哪里呀,是接到电话脑子就开始自动高速运转:这边的这么多工作要怎么安排?要带哪些物资?过去后怎么开展工作?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羞愧后,我摸过床头的手机一刷资讯,武汉一天确诊一万四千人。

金琪在一线抗疫 

2月14日,情人节,一早,我送她去集合。想着她这一去,以身涉险;但心里又明白这个事情是正确的,忍不住为她自豪。被这些彼此冲突的复杂情绪折磨的,不止我一个人。清晨的浙二急诊中心门口,有171个送别的家庭,人们挥手,相拥,动不动就红了眼眶,潸然泪下。那个现场真的太好哭了,我一点都不想再经历一遍,绷不住的。 

这之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牵挂。这真不是肉麻话,是确确实实每天在微信上追着问,“睡得好吗?饭吃了吗?工作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们寄过来?”因为你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又去不了,去了也帮不上忙。 

也从领导偶尔回过来的只言片语,知道她们一切都好,一开始的物资短缺,也随着这几天后方医院和各界的给力支援得到了缓解,心里的大石头才算放下了。

这几天,亲朋好友,双方单位,都给我们很多关爱,我其实挺惶恐的,套用一句电影中的台词,除了把家里最硬的一块麟借给了武汉外,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家里一切也都好。我一直很喜欢一句话 “生活因温暖而美好”,感谢大家给我们家的美好,真的暖到了。 

现在就希望领导能早点回家。她一直想养的猫,我已经找到了。想买的包,回来就去买。据说在病房里呆了几天,已经轻了好几斤了,减肥大计也提早实现了,只要能一根毫毛不少的回来,就是人生赢家了。 

惟愿人平安,世间无疾苦。武汉加油!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