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情结束 我最想吃一碗热干面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3-2 16:41

人物名片

刘胜

浙大二院龙泉分院呼吸内科副主任

浙江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2月14日驰援武汉

目前在武汉协和肿瘤中心ICU工作

2月21日 武汉  晴

想起几天前我第一次上班的场景:穿戴上防护装备后,先是感觉到闭气、呼吸困难,双层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隔离衣等会限制你的活动,让你浑身不自在,而且还不能用手去调整;大约过了两小时,我的额头开始感觉到很勒,因为帽子边缘有一条松紧带,再加上防护服及护目镜的外压,让人很不舒服,口罩随着嘴巴给鼻子解围而逐渐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总之各种不适逐渐显现,那时的我不停看时间,才两个小时啊……告诉自己要分散注意力,不要去关注这些,慢慢的就没感觉了,也许是麻木了,反正是撑下来了!

今天,我又熬过了一个通宵!真棒!记得一个战友曾说过:“在脱掉防护装备、摘掉口罩时,我感觉重新拥有了整个世界。”是的,扛过了瘙痒、饥饿、乏困等之后,卸下装备就像是一次重生!好在大部分病人都能逐渐康复,他们的健康是我们再次冲锋的勇气和动力!

前天打电话回老家了,听听父母的唠叨,问候问候卧床的奶奶,老爸说这次国家花了大力气去救援了,牺牲的医务人员可以评为烈士,我说那也应该的。没敢告诉他们我在武汉,怕他们担心,他们身体都不好,不能再为我担心了!

part.2

她说:我饿了,想吃米饭!

与出院病人合影(左一为赵伟)

人物名片

赵伟

浙大二院心脏大血管外科重症监护病房护士

1月25日驰援武汉

目前在武汉市普爱医院战“疫”

2月25日  武汉  阴

给患者做诊疗操作时,穿着防护服的我们,身体变得笨重,护目镜下的视觉,总是被雾气所干扰,尽管如此,我仍然让自己显得从容,我想用自己的这份从容让患者放心。记得第一位阿姨在我穿刺时告诉我:“没事儿,慢慢来,我知道你们现在戴着这么多手套肯定不方便,我的血管也细,一针不行再来一针就是。”我笑着回应:“交给我们,您放心!”

支援期间,我的班里收治了这么一位奶奶,在高流量高浓度鼻塞吸氧的情况下,她的氧饱和度仍然不乐观。此时,我们的医护人员用尽所学,想方设法地去改善她的氧饱和度。治疗疾病的过程需要患者要有好的体质,而此时的奶奶却米粒不进。为了增强她的体质,我们在给予静脉营养的同时,一日三餐都有人在旁一口一口地哄着奶奶进食。此时的她就像个孩子。在我们医护人员不断的努力下,奶奶的病情有所好转,虽说仍需从旁辅助进食,但是现在的她已经开始主动说:“我饿了,想吃点米饭。”

疫情不断地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被治愈患者陆续出院。他们临别前的一句句感谢,让我觉得,我们这段时间的付出是多么的值得。

part.3

等我好了,亲手给你们做热干面

人物名片

钦鞠

浙大二院长兴院区儿科护士长

浙江省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2月14日驰援武汉

目前在武汉协和肿瘤中心ICU工作

2月28日  武汉  小雨

来武汉的第15天,外面寒风夹杂着小雨,很阴冷。

Y阿姨病情好转,撤呼吸机改鼻导管吸氧了,全身浮肿消退,这真个好消息。今天我正好负责她这组,接班以后就想着去看看她。还没走进病房,她的呼叫铃响了,此时的她面露难色,原来她吃了通便的药,我猜她肯定是解大便了,于是叫来茜儿,想着赶紧清理。她却说:“你们先歇会儿吧。我可以再坚持一下。”我说:“阿姨,我们一定要先把这个处理掉,不然你很难受的。你不用管,我们肯定让你干干净净的。”她一遍遍地叮嘱我们:“那你们小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为了防止动作幅度太大把隔离衣扯破,我们俩小心翼翼处理每个环节,整个过程下来,都有点气喘吁吁了。把Y阿姨安顿好,我看她精神不错,就跟她聊了起来。“阿姨,你真棒,气色好多了。”她指了指鼻子里的吸氧管说:“过两天,把这个拿掉,我就快要出院了。我一定要好起来,不然都对不起你们。你们真的是太棒了。我以后要是生病了,就去杭州找你们。”说完,我们三个人都笑了。她又说:“你们这个时候到武汉,肯定吃不着热干面,我快点好起来,亲手给你们做。”我说:“那太好了,我们都等着这一天。”其实她这么说的时候,我特别想哭,看着她一天天的好起来,我觉得所有人都付出都是值得的。这15天来,听到最多的就是:谢谢。虽不是华丽的词藻,却最是动听。只要能帮到武汉。工作苦点,累点都不怕,武汉,千万不要辜负我们。加油!

(原标题《等疫情结束,我最想吃上一碗地道的热干面,回家抱抱年迈的父母》。编辑 吴盈秋)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