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正在“热”起来!社会运行“复苏”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新闻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3-6 09:27

浙江正在“热”起来!

社会运行“复苏”,工业生产恢复,遥感卫星观测数据上,标识“热度”的红点迅速扩大。太湖航线湖州段,经过检疫的运输货物船只,络绎往来;在嘉善县,来自四川等地的员工,乘坐政府安排的包机、包列、包车,返岗复工;遂昌高山村,茶农采下嫩绿的新芽,统一配送至县茶叶交易市场。

这是疫情之下,一个个特别的景象——各地外防输入与内防扩散并举、防控疫情与恢复生产并抓、管控风险与服务群众并重,既要保防控,又要保民生,还要保发展,不断寻找最佳结合点。

现代社会治理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治理的目标往往是多元的。

平衡多元目标、弹好钢琴;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在协同联动中形成整体效能……面对考验,在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这一“显影剂”下,浙江正在探索包容性治理体系与能力。

统筹平衡 “十指弹好钢琴”

2月底,嘉善县传来好消息,规上企业、限上服务业、农业龙头企业、物流企业和在建省重点项目全面实现开复工,朝着“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方向努力。

但疫情防控仍处于吃劲阶段,地处江浙沪交界地的嘉善,经济以外向型为主,去年底外来人口达40万。眼下,直面务工人员返岗压力,突发变数风险不小。“保障老百姓生命安全、激发企业信心、实现县域高质量发展,这些任务,哪一个都不能松,每一个都必须抓,直接考验治理体系与能力。”嘉兴市委常委、嘉善县委书记洪湖鹏坦言。

“事实上,这也是现代社会治理的常态。政府运行的目标永远是多元的,不是单一的,因为社会需求一定是多样的。”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郁建兴认为。

如何实现多元治理目标,关系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成效,也是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体系与能力现代化必须答好的命题。

疫情发生以来,地处浙江“北大门”的湖州,在紧张、有序应对中度过。

当地干部告诉记者,刚开始,面对外来输入、内部传播等不确定因素,他们迅速对高速道路、车站卡点等布防,开展“洗楼”行动,记录每一户、每一人情况,以“急刹车”的措施,减少人群流动。

疫情进入相对可控阶段后,他们果断将严防严控转变为精密智控,并着手恢复社会经济秩序,在全省率先出台 “湖八条”,一边帮企业减负降本,一边推进社保返还等政策,保障劳动者权益。此外,还设立不少于1亿元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资金,最大力度激发市场活力。

“在多元目标实现过程中,我们牢牢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既讲究重点突破,也注重统筹推进,取得了良好成效。”湖州市政府相关负责人说。

数据显示,2月8日以来,湖州实现新增确诊病例“零增长”。规上企业、重点项目全面复工,位居全省前列。

特殊考验见真章。平时,面对经济、政治、文化、生态文明建设等多个目标,可以一个时期抓一两个重点。但疫情之下,既要做好精密智控,又要抓好病患救治;既要防疫情反弹,又要复工复产;既要促经济运行,又要保障民生。一道道难题考下来,各地不仅要有“三个指头捏田螺”的把握,更要有“十个指头弹钢琴”的本事。

春节前后,疫情来势汹汹,抓防控,就是保民生、稳经济。在许多省市还在二级响应时,浙江率先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提出“十个最严”;

2月9日,不少地方纠结复工复产、疫情防控两难选择时,浙江省委常委会扩大会议提出“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恢复生产”、打赢防控阻击战和发展总体战的重要任务,将工作重心转变为疫情防控、经济发展并举;

2月24日,随着90%以上县(市、区)处于较低风险等级以下,浙江及时作出调整,要求疫情可控前提下,尽快恢复经济社会发展秩序,加快实现全面复工复产,确保疫情防得住、发展搞得好。

在省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看来,一个月来,面对疫情,浙江的每一步都踩得比较准,一些步子还走在全国前列,关键原因在于省委省政府能准确判断每一阶段不同形势和特征,统筹平衡防疫情、保民生、稳经济等多元目标,及时作出一系列科学决策。

而这并不是偶然的。郁建兴说,多年来,浙江深化“八八战略”、探索“最多跑一次”“三治融合”等创新实践,积累了统筹实现经济、社会、文化等多元目标的治理能力,“这些能力在应对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将成为浙江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巨大优势”。

精准施策 还需因地制宜

分析各地“两手抓”“打两战”进程,郁建兴还观察到,疫情发展存在动态变化,各地情况千差万别,“应根据实际情况,实施分区分级的差异化防控策划,落实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赋予基层更大的灵活性”。

一张五色“疫情图”,正是浙江因地制宜、实现多元目标的举措之一。

这张图上,全省90个县(市、区)按疫情风险等级从高到低,被标为红橙黄蓝绿色。对高风险、较高风险地区,省里要求集中精力抓好疫情防控。中风险地区,以疫情防控优先,安全有序推进复工复产。较低风险、低风险的地区,在做好疫情防控前提下,全力推动各类企业复工复产。

遂昌县茶园面积达12.6万亩,茶产业从业人员近万。茶叶采摘是否及时,关系老百姓整年收入。

“在全国疫情防控形势还比较严峻的情况下,我们作为低风险区,率先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遂昌农业农村局局长王朝辉介绍,2月10日以来,随着县域内交通、物流逐步恢复,他们与当地电商平台合作,筹建浙西南高山茶叶网上市场,打造线上销售平台。同时,在充分准备、控制流量的前提下,实体茶叶市场也于2月21日开业,吸引了不少加工户、采购商,全力抢抓春茶生产黄金期。

但一张“疫情图”只分五色,即使同处一个风险等级,每个地区人口状况有别,产业需求不同。除了因地制宜,更需分时间、分情况、分类别。

“瓯海区还处于橙色风险区域时,政府没有‘一刀切’,而是帮我们逐步恢复产能,让我们重拾了发展信心。”2月24日,浙江德赛集团董事长余荣岳看着“重整旗鼓”的皮鞋生产线,颇为感慨。

瓯海以服装、鞋革等轻工业产业居多,春天正是产品产销旺季,越早复工越有利。但疫情防控压力不小,如何帮企业渡过难关、保障劳动者就业?

“省里明确提出‘两手抓’‘打两战’后,区里连夜召开部署会,成立复工复市和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瓯海区发改局局长金剑欣告诉记者,在防控力度不变、标准不降的前提下,他们严格勘查排摸,为每一个行业制定标准,为每一家企业打造防疫模板,并按照复工复产紧迫程度,为各个行业、企业分出轻重缓急,让重点工程、重点外贸企业、重点服务业企业、银行机构等八大行业率先备案,有序复工。

截至目前,该区规上(限上)企业复工1100余家,全面实现复工,复工人数达24万余人次,未出现疫情反弹现象。

面对复杂目标,在坚持“一盘棋”基础上,让各地突出特色,分类施策,这是构建包容性治理体系的重要内容,也是多年来浙江创新不竭的秘诀。

但近期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一些镇街为避免人员流动风险,层层加码、严防死守;也有地方出现了“该复工的企业不能复工,不该复工的企业盲目复工”现象。

“根本原因还是采取了‘一刀切’做法。”郁建兴认为,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各地资源禀赋、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各个目标实现程度也不尽相同,必须再下一番“绣花功夫”,更多一些“因地制宜”。

协同联动 避免“木桶效应”

疫情中,一份浙江疫情防控2号责任令,让不少人点赞。

这份纠偏文件,要求改变“无理由擅自升级管控”“随意限制普通居民正常出行”等状况。目的不言而喻,减少疫情防控对生产生活带来不便影响,也防止因抢购物资、民生难以保障等带来的不利因素。

这引起了各地干部警觉。

“即使在疫情防控压倒一切的阶段,我们也应充分意识到,支持医疗物资、农副产品等重点企业复工复产就是为疫情防控提供保障,保障民生也是疫情防控的重要目标。”台州黄岩区委书记陈建勋说。

现代社会治理中,多元目标之间是普遍联系,不是单一孤立的,必须坚持“大”治理理念,处理好局部与全局的关系,让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同步、客观指标与群众感受相符,防止顾此失彼,避免出现“木桶效应”。

春节以来,到村庄、社区看民生保障,了解疫情防控是否到位,到企业走访,交流复工复产、返岗返工情况,两项安排,每天都列在陈建勋的行程表。疫情在变,企业和村社名字在变,防控、稳企、保民生等目标始终“串联”。

不仅多元目标构成一个复杂系统,每一项具体目标也是一个复杂子系统。尤其,当下迫在眉睫的复工复产,既涉及市场需求,也关系员工返岗、原材料供给、物流配送等方方面面。

前不久,浙江一位纺织企业负责人的“战‘疫’日记”,就引发了热议。

这家为大众服装品牌提供面料的企业,生产线就是流水线,每一个工种环环相扣。但复工审批通过后,外省员工难以到岗,生产线无法运转。上下游配套企业也有部分尚未复工,原料运输也成了问题。

如何处理好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的关系,从而汇聚各项政策、形成整体效能?各地已开展探索。

在绍兴,当地将一家家企业视为链条,而不是孤立的个体,推出针对性举措。核心企业梳理上下游产业链配套企业清单,整体打包向主管部门备案确认。上游供应商位于省内其他地市的,由市经信局负责联络,位于省外的则上报省经信厅帮助对接。眼下,新昌132家轴承企业全面复产,诸暨176家袜业规上企业与300多家小微企业配套,经济发展充满活力。

嘉善将“三服务”作为实现多元目标的载体,派出千名干部下沉企业、基层一线。面对“员工返岗后,村社疫情防控有压力”“外省员工难到岗”等反馈,他们不局限于解决一方面的痛点,而是打出“制定负面清单、管好重点地区返岗人员”“包机包列包车接回员工”等组合拳,让疫情管控力度与复工复产水平同步并行。

平衡多元目标,注重分类施策,强调协同联动……疫情之下,这些包容性社会治理理念与能力,正为社会走出阴影、恢复活力,提供强大动能。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