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走出去 疫情之下的中文学习多样化

编辑: 海声 来自: 人民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4-13 09:45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斯里兰卡兰比尼中学孔子课堂暂时关闭教学点,但学生们学习汉语的方式在疫情之下更加多元。

善真:凌晨四点上网课

自从在北京读书后,善真没有和家人庆祝过斯里兰卡新年。今年精心准备了全家出游的惊喜,也因为斯里兰卡政府颁布了行动管制令而让计划全部泡汤。

善真现为北京语言大学南亚师资班的大三学生,4年前她获得了“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斯里兰卡赛区的冠军。为了努力实现自己当中文系教授的梦想,又为了节省开销,3年来她回家团圆的次数屈指可数。她说,原本打算陪陪家人就回学校,可是斯里兰卡日趋严重的疫情又让她不得不呆在家里。

“我有时凌晨4点就要起床准备上网课。因为网络很卡,经常听不见老师说话。妈妈不在家,我还得一边做饭一边听课。”善真说。善真的妈妈是一名护士,因为疫情,妈妈每天早上5点就要出门,晚上11点才能回家,回来之后也是自我隔离。为一家5口人做饭的任务就落在了善真的肩上,她每天都会在妈妈上班前准备好早饭,然后一边复习一边等着网课开始。但善真从不觉得早起学习很辛苦,相反,她的心里更加心疼妈妈,也更想努力地学习中文。

善真无奈地告诉我说:“我只有手机没有电脑,所以常常看不清楚屏幕,每次都要问同学借笔记。我现在因为网络问题没法上课,但还是会完成作业。”善真每周有12节110分钟的课程,她十分担心落下学习进度。

当我问善真:“你现在想回学校吗?”她说:“很想很想!我真的很想念在中国的生活,我特别想念和老师同学面对面学中文的时光,最想在音乐课上唱歌。”

悟尘:我在缅甸教中文

受疫情影响,家在缅甸的悟尘因为航班调整等原因无法返回斯里兰卡继续学习中文。悟尘是斯里兰卡凯拉尼亚大学的留学生,同时也是孔子课堂的学员。他每年都会趁着学校假期返回缅甸去看望家人朋友。在中文课上,早到迟退的悟尘永远坐在第一排。当身在缅甸的悟尘得知缅甸飞往斯里兰卡的航班将暂停时,内心十分煎熬。

悟尘说:“我真的很想学中文,早知道这样的话肯定不会回缅甸,这是我学习中文以来第一次间断。”

航班暂停的第二天,悟尘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免费教当地孩子们汉语拼音和常用中文表达,“学好中文能找到工作”。“中国帮助缅甸建设公路,也给缅甸人带来很多就业机会。”悟尘补充道。

悟尘认为教授汉语的过程也是自己复习巩固、加深中文印象的过程。他的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汉语教师,向家乡的孩子们教授这门古老优美的语言,更希望可以通过中文改变那些失学儿童的命运。

悟尘告诉我说:“等我过了汉语水平考试(HSK)4级,我一定申请去中国读书”。

中文教师:备课答疑两不误

“汉语教师应该灵活地适应各种环境下的教学,这段时间我正好可以解决学生先前留下的问题,也可以给我自己好好充电和备课。”开朗是汉语教师志愿者方文辉给人的第一印象,她说汉语时嘴角自然上扬,说话语调轻松明快。

本科刚毕业,方文辉就来到斯里兰卡担任汉语教师志愿者,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也早已摸索出了一套适合本地学生的教学方法。

疫情期间,孔子课堂的汉语教师志愿者根据任教班级的实际情况,准备了生动活泼的汉语教材,更增设了“健康汉语”“每日疫情播报”和“你的抗疫生活”等内容,并通过微信和WhatsApp等软件将学习材料发送给学生并在线答疑。

“这样的学习方式很有趣,因为我也想和姐姐一样去北京读书,所以我不想停止上课。”善真的妹妹马英说,为了可以和姐姐一样圆梦北京语言大学,马英无论线上答疑还是面授课程都是最积极的学生。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