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汽配产业:爬坡正是换挡时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新闻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4-17 10:14

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让世界各地的汽车工厂相继按下生产暂停键。

3月下旬开始,包括戴姆勒、宝马、大众、雷诺、福特、通用、特斯拉等在内的欧美车企纷纷宣布停产计划。在亚洲,由于疫情控制需要、海外零部件供应不足和消费需求下滑等原因,日本丰田、本田、马自达在内的8家车企均已宣布暂停国内的生产计划。

汽车工业是现代工业的重要标志,具有产业带动性强、规模效益显著、资金和技术密集等特征。其中,零部件是汽车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中,浙江汽车零部件产业颇具代表性,也是浙江省传统优势产业。

据不完全统计,浙江有上万家汽车零部件生产企业,汽配品种规格达万余种,众多特色产品打入国际市场。浙江汽配产业已成为全球汽车产业链条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当全球汽车工厂相继按下生产暂停键,浙江汽配产业承压几何?出路何在?

有多难——“订单只够维持3个月”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是不少浙江汽车零部件企业的普遍感受。

一路高歌猛进的浙江汽车制造业,自2018年下半年进入深度调整期,好不容易熬过了艰难的2019年上半场,到去年10月份,浙江汽车制造业终于迎来缓慢回升。就在产业信心逐步恢复的关键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硬生生中断了这一切。

“(美国)州长一声令下,我们的海外工厂必须停工。那边,客户要求订单延期交货。下季度乘用车的报表会很难看。”电话那头,一家浙江零部件生产商负责人,说着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多年来,浙江汽车零部件产业围绕整车国产化,自主品牌配套和国际市场,逐步形成沪杭甬、甬台温、杭金高速公路沿线的汽车及零部件产业集聚带和1个国家级出口基地、4个省级出口基地,深深地嵌入了全球汽车产业链条之中,是浙江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产业之一。

众所周知,汽车产业链条长,每辆汽车大概有上万个零部件,每个主车厂都有几百家一级供应商和上千家二三级供应商。在这条产业链上,外向型企业多、中小企业多。以金华为例,据金华市汽摩配行业协会统计,全市1000多家汽摩配企业有一半企业涉及外贸。随着海外主车厂按下暂停键,浙江中小汽配企业日子之苦不言而喻。

“今年2月,受到国内疫情影响无法生产。到了3月,好不容易可以开足马力赶订单了,国外疫情又开始扩散。订单纷纷取消,企业再次面临停产。这几个月,就如同坐上了‘过山车’。这趟‘车’什么时候停,还不知道。”金华一家汽车生产企业负责人说。

“我们现在的订单只够维持3个月,后续订单不断在减少。”金华另一家汽车配件生产公司负责人也跟记者交了底。

还有更极端的情况,企业把货物运输到国外港口,客户不来提货。无奈之下,企业只能选择停产。为了渡过难关,一些浙江汽配企业紧急转型,用副业来弥补主业带来的缺口。当疫情开始在国外蔓延,科技公司一夜集体跨界,特斯拉做呼吸机,苹果公司推面罩。记者调查后发现,特斯拉的浙江合伙人中有好几家企业跟随特斯拉,引导公司海外工厂提供呼吸机零部件支持。

在台州,国内最大的汽车、摩托车空滤器生产企业恒勃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依托现有技术开拓了多条口罩生产线。“空滤器订单减少了大约20%,做口罩是为了补足防疫产品需求缺口,同时也是在疫情下增加一些营收。”公司副总经理阮江平实话实说。

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浙江汽车产业增加值增幅为-28.1%,在所有工业行业里汽车产业受影响最大。规模以上汽车工业企业利润下降51.3%。汽车产业无论看增速还是看效益,都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甚至比2009年时的低谷还低。

调查中记者发现,与中小企业的艰难处境相比,万向、均胜、三花这些浙江汽配龙头,由于“底盘”扎实,目前尚能沉着应对。

以均胜电子为例,目前,其中国区产能恢复到了90%以上,海外工厂配合当地政府做好防疫的同时,积极进行产能调整,主要生产和研发都没有中断。

如何看——“改变不一定是坏事”

眼下疫情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制造业产业链安全问题引起广泛关注。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明文彪认为,与当下的订单减少或取消的短期冲击相比,疫情后全球汽车产业链的重构给浙江汽车零部件产业带来的深层次改变,更该引起重视。

英雄所见略同。浙江万里扬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任华林也认为“不一定是坏事”。“目前万里扬变速箱在国内自主品牌市场排名第一,但若要持续发展,一定要在外资品牌车企上有所突破。疫情给了我们一个突破的机会。”任华林说。原来,出于长期战略考虑,主机厂有意增加备选的变速箱供应商,作为长期战略储备,以便遭遇类似当下这种极端情况时有更多回旋余地,把损失降至最小。作为金华头部企业的万里扬,经过此次考验后有望进入长期战略伙伴的备选名单。

汽车零部件产业有着很强的行业特性,最显著的特性就是匹配和验证周期长。主机厂若要更换变速箱这种关键零部件合作伙伴,正常情况下需要18个月以上,最极端的情况下不能少于6个月。“也就是说,欧美也好,日本也好,不会轻易作出撤出中国的打算。”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一则因为它们在中国的生产线发展成熟,重新投资且良性运转的成本不低,二来中国市场是日资品牌在全球最大的市场,单从成本考虑也不会轻易迁走。

一旦汽车产业链重构,我们只能被动接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进一步打开国门,就像上海特斯拉一样,放宽外资企业股比,甚至允许它们独立在中国设厂,从而重构起我们自己的产业链。”明文彪说。

任华林得知一个消息,证实了明文彪的想法。“我听说某家外资品牌在中国设厂股比有可能提高到70%。”任华林说,一旦外资品牌股比提高,其对成本的敏感度也会更高,从而使得性价比高的优质自主品牌汽车零部件进军外资品牌的可能性增大。

同时,被寄予厚望的中国新能源汽车近期也传来好消息——为引导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顺利度过“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将尽快发布实施。

为应对短期不利局面,刺激汽车消费的政策工具箱已经打开。3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两年;对二手车经销企业销售旧车,从今年5月1日至2023年底减按销售额0.5%征收增值税。

商务部则明确,下一步将鼓励各地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措施,进一步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预计后期还将有更多的扶持政策陆续出台。

均胜电子生产车间。

怎么办——“抢占新基建新战场”

对当下的浙江汽车产业来说,确实不太容易。那么,假如汽车业的寒冬仍将持续,该怎么办?

想方设法求生存,活下去是第一位的!“玻璃大王”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危机是史无前例的,我们首先要能够活下来,再求下一步的发展。

金华老牌企业今飞集团借助泰国基地,在海外布局的时候,提前开拓了俄罗斯等新兴市场,今年复工后海外订单不但没减少,与往年相比还增加了一倍多。“现在俄罗斯大街上跑的许多车是中国品牌的车。”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景乃权表示,浙江汽配企业不能等订单,而是要扩大市场,到俄罗斯、非洲找寻机会。他同时建议,在当下这种情势下政府能否穿针引线,把散落的中小汽配企业聚合成大的汽配集团,也是突破困境的一种思路。

趁机苦练内功,大有人在!

总部设在宁波海曙的帅特龙集团,凭机动车门手柄总成这款拳头产品,市场占有率做到全国第一、全球第二。受疫情冲击,公司复产率虽只有60%左右,但因为手握200多项专利,掌握关键技术,客户并未流失。眼下,它正在加紧改造生产线、建设智能工厂,为稳步复产做准备。公司常务副总邬米娜说:“趁这个契机我们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静下心来专心技改提升,为疫情后更快发展提前做工作。”

趁着一季度空闲,万里扬已提前改造多条自动化齿轮生产线,并进行了20多项工艺调整。“5G+工业互联网”生产线也投入运行,接下来,公司在金华各生产基地3个分厂开展智能化改造。

段位更高的,已经瞄准了疫情后的机遇。总部位于宁波的均胜电子公司总部和海外工厂一直保持紧密联系,实时跟进主流整车厂商复产进度的消息。目前,公司海外工厂为保障员工健康,积极进行产能调整,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准备向整车厂商转产各类抗疫物资提供配套。一旦主要整车客户有确切的复产消息,均胜海外生产和供应全面恢复也会随之提前。

“我们主要做大型巴士、卡车、冷藏车、救护车等特种商用车型的零配件,运输车这类工程器械车占了大半。虽然国外疫情肆虐,但是基础建设并不会完全中断,民生保供需求仍然会有。政府‘有形之手’已经显现。”台州一家生产商用车辆配件的汽配生产商透露出了发展新方向。

近来,包括5G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简称新基建)炙手可热。新基建的各个领域与汽车产业都密切相关。梳理新基建的覆盖领域,记者发现,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北斗产业链等领域,与汽车的自动驾驶、单车智能、智能导航、智慧城市等密切相关;而特高压、新能源汽车以及充电桩又与新能源车直接挂钩。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则为汽车产业实现智能制造提供实现的可能。

在新基建这个新战场,浙江车企若能抢得头口水,找到疫情后发展新绿洲,同样值得期待。

“当下确实是个冬天,但好比一年四季总会有寒有暖,没有必要过于害怕。”采访中,均胜电子公共传媒总监张传庆一席话,令人深思。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