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嘉早香柚进入丰收季

编辑: 海声 来自: 温州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11-4 09:42

深秋,阳光撒下来,穿过老树稀稀落落的枝叶,落在94岁的吴浩妹老人身上。老人面容和善,坐在树下,拿起拐杖,轻轻敲着泥土。过去,她就是这样松土、施肥,呵护身旁这棵柚树枝繁叶茂,“子孙”繁衍。

这位老人和这棵老树,超越半个世纪的陪伴。光影斑驳,时光不说话,老人白了头发,大树枯了枝丫。

时下,楠溪江两岸早香柚陆续成熟,沉甸甸的果子,在山水间开启丰收。早香柚成了永嘉一方产业,成了当地百姓的“摇钱树”。

柚香弥漫之际,在永嘉县碧莲镇地凑村对埠自然村,早香柚之母孤孤零零地,陷入濒临死亡、却无人管理施救的境地。

老树病了 

主人年长无力管护

对埠自然村里,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种着柚树,早香柚母株,就在一农舍旁。

走近看,7米左右高的柚子树,直径有40厘米,比周边的树高出不少。可仔细看,树干由于虫蛀,有严重的枯溃痕迹,顺着苍老的枝干望去,枝叶稀疏凌乱,叶子发黄、发黑卷曲,两处大枝干腐烂脱落。

掉落在地上的枯枝上,还结着十几颗果子。树下则堆放着干柴、木板等杂物,树旁是鸭圈,鸡鸭不时从树下走过,树边蝇虫乱飞。

不过,这棵树还是显现出旺盛的生命力,树上结着许多果子。一部分柚子只有拳头大小,果子表面有黑色斑点,个头较周边柚树的果实小了一圈。

大树老了,多年疏于管理,也病了。

胡浩妹心疼不已,但她早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四个儿子轮流照顾老母亲,从前年开始,也顺便轮流照顾老树。但孩子们对于树终究没有老人那般上心。

日前,永嘉县2020年第八届早香柚市集暨诗路柚享会在碧莲镇开幕。永嘉早香柚迎来一年的丰收,也迎来四方宾客,但大家似乎无意间都忘记了这株早香柚之母的存在,也看不到它如今的处境。

“树根上方的虫洞,要是再扩大,怕是整棵树都要倒下去。这是我们‘香缶’(当地方言,音pe)的老祖宗,得救救它!”看到记者前来,周边的村民们也围拢在树旁。

“过去的树冠,像一把伞,盖下来很大的,枝头长到外面,这树漂亮!”

“这树上以前挂的柚子,又大又甜,二三岁的孩子,站在树下就能托住果子,大家都爱围着它。”

……

老树静静站立着,仿佛也在聆听围拢的人群,讲起它的过往。

一树成林

80多年前来自福建

“我是茗岙的,18岁嫁到林家时,这棵柚树已经长成了,我们婚后,把它从背阴处,移到了现在的地方。”胡浩妹老人说,这是她已去世的丈夫林金钱种下的,具体种树时间,记不太清了。

对于这棵柚树的来历,永嘉县原农业局特产站站长陈少华的介绍,或可参考。20世纪70年代,他和原碧莲区工作人员下乡中,发现这棵“缶树”,单从外形上观察,有别于当地的“土缶”。

“第一次接触这棵树,是听说它结的果子特别好吃,那天去的时候,主人家已经把果子采摘下来放在床下,一推开房间,满屋清香,味道也真的好。”陈少华记忆犹新。

据主人林金钱当时的介绍,大约在1932年,茗岙郑山村一位亲戚从福建带来几个蜜柚,吃后随手将种子播撒在屋旁,没想到竟然长出了3株苗,一株成活。

综合以上信息陈少华判断,这棵母树应该有80多年树龄。

“有一年,我看到树上结了几颗橘子大小的果子,就爬上去摘,果子很甜,后来就传开了。”老人的二儿子林顺昌还记得,自己是摘这个树果子的“第一人”。不仅好吃,树结果数量也很多,丰年能有200个左右。

后来,陈少华和在碧莲工作的周良东等人,瞄上了这棵树,认为这株“缶”是个优良品种,值得好好保护,大力推广。

1979年春,碧莲区把这株“香缶”做母本,把枝条剪下来,在碧莲下村等地动员几家农户进行“土缶”高树嫁接试验。当时,嫁接的“土缶”树在三年内是不结果的,农民怕有损失还不大愿意,几番说服才有人愿意嫁接。

3年后,嫁接的土缶树结出了优良的果实,卖了个好价钱。老百姓尝到新品种的甜头,纷纷要求高树嫁接。

1984年,在永嘉县选送的42个实生优质“土缶”评选中,林金钱家的这棵“香缶”被评为全县第一名优良单株。之后,永嘉县在原碧莲区以林家的优良单株为母本,搞嫁接试点;后又采用基地繁育,大面积推广早香柚。

“我们的树拿了大奖,枝条也剪去繁育,那时候还挂上了大红绸。”老人回忆起老树的风光,格外自豪。不过,看到剪枝后光秃秃的树,也心疼,她哭了。

“每年快成熟时,我和丈夫就铺了席子,睡在树下,守着它们到成熟,好的年景,能有900元收入。”老人思路还很清晰,当时一家老小十几口人,靠丈夫撑舴艋舟养家,一月只有几十元收入,这棵树的收成,是家中的一笔巨款。

这棵柚树,不仅改善了老人一家的生活,它也以自己的“肢解”,让“子孙”遍布楠溪江畔,成为“早香柚之母”。

日益凋敝

何时履立史碑之约

经过30多年的发展,碧莲全镇几乎户户种植早香柚,并且辐射至大若岩、巽宅等镇。如今,永嘉县早香柚面积4760亩,今年产量约8230吨,产值4900万元,是小楠溪片区的支柱产业。

作为永嘉“土缶树”的改良母树,并最终“孕育”出了果实成熟特早、果皮芳香浓郁的永嘉早香柚品种,这棵树,有过重要贡献。

随着老人年岁渐长,多年来疏于养护的这棵柚树,引起过当地政府和村民关注,保护的呼吁一直不断。

2008年11月14日,《温州日报》刊发了针对这株母株的文章《一棵蜜柚树在楠溪江畔孕育出大规模“摇钱树”——永嘉要为柚树立史碑》。

“无论从感恩的角度,还是从促进农业发展的角度,都要对其进行救护。”时任碧莲镇党委书记戴德明说,镇政府打算给母树立一块史碑,上边记载母树的来历以及早香柚的发展历程。陈少华介绍,为了保护这棵树,永嘉县农业部门曾准备好专项保护资金和方案。12年过去了,令人遗憾的是,早香柚母株依旧无人管理,任其凋零。

究竟谁能来赴这一场保护之约?

“现在树病成了这个样子,怎么治,我们不知道,怕给治坏了。很久以前,镇里和我们说过保护的事,但是因为宅基地或资金补偿等没有谈妥,就搁置了。”今年,轮到老人的大儿子林顺灯照顾柚树,能让柚树好起来,也是他的心愿。

“从品种选育优化的角度来讲,母株的使命已经完成。但这棵树的保护意义显而易见,我们也请了专家,来制定相应的保护规划,等专家给出具体方案。”碧莲镇副镇长董益表示,多年来,早香柚母株保护多次提上议程,但因和农户多次沟通无果而搁浅。

谈起和老树的故事,吴浩妹老人几度哽咽。“如今树成了这样,我心痛得要紧。”让树活起来,让树活下去,是老人晚年最大的心愿。

距离上一轮声势浩大的保护计划,整整12年一个轮回,这一轮保护从计划到实施,还需要多长时间?

温州市农业技术推广中心专员胡丹介绍,四季柚一般树龄有一两百年,如果管理好,早香柚也可以活到一两百年左右,也就是说,永嘉的早香柚母株,当下还是“青壮年”。

但高龄的吴浩妹老人,和已经处于垂危之际的早香柚母株,还能等待多久呢?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