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第一城 浙江距离有多远?看传统电商如何升级进化

编辑: 海声 来自: 新华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0-12-25 15:07

浙江新闻客户端 因为它,一批“入世”后成长起来的外贸企业正逐渐没落;也因为它,一批创业企业将成长为年销售额几十亿元甚至几百亿元的巨头。它就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国际贸易新业态——跨境电商出口。

临近年底,上海、广州、杭州等地都先后举办了跨境电商年会,吸引数以万计的创业者在线上线下参加。12月24日上午,我省又召开跨境电商综试区建设推进大会。

这一次次会议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传统外贸的旧时代,回不去了!”过去外贸企业只要抓住几个“大客户”,就能拿到喂饱一年的订单,而现在这样的“大客户”可能也将逐步消失。在这场传统外贸的进化中,浙江外贸企业面临怎样的商机?浙江有没有机会打造出国内跨境电商第一城?目前省内电商发展最快的杭州距离这一目标又有多远?

凭什么颠覆传统外贸

在萧山,杭州爱斯基摩人床上用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陈世荣从事传统外贸业务20年,才将年销售额做到两亿元。然而,转身跨境电商后,他仅用了5年就实现了年销售额10亿元。更可喜的是,去年陈世荣的跨境电商销售额只有2亿元,今年足足增长了4倍。

跨境电商不仅给单个企业带来巨大商机,更对整个外贸带来颠覆性的影响。日前,在杭州举办的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奇帆曾给出这样的判断:到2035年,中国50%的外贸将依靠跨境电商来完成。

“在浙江、广东等先发地区,这个过程或许用不了10年。”省电商促进中心主任陈巧艳告诉记者,因为电商基础较好、起步又比较早,浙江或许只需要6年到7年,就能实现一半以上的外贸快消品通过跨境电商来完成的目标。去年,杭州跨境电商交易额已经占到了全市外贸总额逾两成。据杭州海关统计,今年前11个月,全省通过海关跨境电商管理平台出口总额同比增长2.5倍。

为何跨境电商能有如此大的颠覆影响?杭州跨境电商综试办一级调研员武长虹介绍,跨境电商让国内企业通过亚马逊、eBay、速卖通等电商平台,把东西直接卖给国外消费者。不同于传统外贸的“大进大出”,跨境电商的订单金额比较小,一个手机壳、一件T恤都能成为一次交易内容。

“别看它只是一件件卖衣服、一双双卖鞋,却颠覆了传统外贸的多级分销体系。”武长虹分析,过去“中国制造”出口海外,要经过几次转手加价,才能摆上国外商店的货架。而通过跨境电商平台,让中国外贸企业和工厂能直接面对国外消费者。

用当下时髦的一句话来说,跨境电商出口实现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陈世荣举例,过去他出口一个家纺四件套的批发价是100元,利润只有两三个百分点;而现在,他在亚马逊平台上能把同样的产品卖出300元。

杭州吃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跨境直播帮助企业出海。

“产品不变,为什么价格却上去了?”陈世荣解释说,自己的产品原先在美国市场的超市售价就高达500元,即便在亚马逊上卖300元,也远低于原有的市场零售价。等于是他和消费者一起分享了原本属于中间商的利润。

更重要的是,通过亚马逊平台,陈世荣还收到了大量国外终端消费者的直接反馈。据此他进一步优化产品,从而扩大销售,形成良性循环。不仅如此,由于跨境电商平台注重品牌和专利保护,陈世荣过去不敢触及的海外品牌建设,现在成为他跨境“出海”的必然选择。

杭州与深圳差距几何

疫情之下,西方国家消费者的网购习惯迅速养成。今年第二季度,美国电子商务同比增长了44.5%。看到其中的机遇,深圳、广州、杭州、宁波等地越来越多人开始投身跨境电商出口。在这些城市中,谁发展最快?谁能成为中国跨境电商第一城呢?

要回答这一问题,就得从深圳和杭州这两个城市的跨境电商发展史说起。在杭州跨境电商综试办副主任陈卫菁看来:深圳、杭州,可以说是中国跨境电商的“双子星”。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北乔峰、南慕容”,他们在中国跨境电商方面各有所长,并各自影响着国内跨境电商的发展。

2015年3月,国家在杭州设立第一个跨境电商综试区,围绕跨境贸易的自由化便利化先行先试。这些年来,杭州创新构建“六体系两平台”顶层设计,出台3批113条制度创新清单,实施全国首个地方性跨境电商促进条例。“如今,跨境电商综试区已经在全国105个城市推广。”陈卫菁介绍,这些综试区的整个设计和管理模式几乎都是复制了“杭州经验”,大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架势。

深圳同样是我国跨境电商的先发地区。由于毗邻香港,具有国际物流便利,早在2011年前后,不少深圳企业就开始涉足跨境电商。2019年,深圳跨境电商交易额已经达到4197亿元,与杭州乃至浙江全省的规模相比都具有不小优势。虽然这两年杭州、深圳的跨境电商都保持着年均20%左右的增长,但由于基数上的差距,杭州面临着“标兵渐远”的压力。

去年,安吉县跨境贸易协会秘书长林鹏曾带着当地跨境电商企业参加深圳的跨境电商年会。那些震撼的场景让林鹏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他在年会上遇到的深圳企业动辄年销售额就十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这让当时年销售还只有一两亿元的安吉头部跨境电商企业感到了巨大差距。知耻而后勇。今年,安吉多措并举推进跨境电商——举办了亚马逊等跨境电商平台招商会、培训会20余场。前11个月,安吉跨境电商成交额同比增长79.5%。

11月24日至25日,“潮起钱塘·数字丝路”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在杭州举行。

深圳头部企业的实力,让杭州也难与之争锋。据统计,销售额在10亿元以上的深圳跨境电商企业已经超200家。在深圳跨境电商企业最集聚的坂田和华南城。当地人将其中最大的几家企业戏称为“华南城四大天王”和“坂田五虎”。其中的佼佼者年销售额已过百亿元。

在杭州,浙江子不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明星企业,从事服装跨境电商出口。该公司今年的销售额有20多亿元。虽然这样的规模在全国跨境电商中都属于很不错的,但“坂田五虎”之一的“宝视佳”早在2016年左右就已达到这一规模。

当然,在市场主体培育方面,杭州也有着自己的特色:以阿里巴巴国际站、中国化工网等为代表的杭州跨境电商B2B平台吸引的中国卖家数量达16万以上;以全球速卖通、嘉云数据等为代表的杭州跨境电商B2C平台,全球用户数也达6亿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杭州跨境电商的生态区域优越,为培育更多市场主体创造了条件。武长虹介绍,近年来,综试区引进和培育跨境电商服务类企业863家,连连、PingPong成为全国领军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服务全国近百万市场主体。今年,杭州还新开通8条国际货运包机航线,包机航线已达15条。全球35个国家(地区)的95个海外仓等资源纳入杭州综试区海外合作网络。杭州还在高校开设首批跨境电商本科专业,年培训跨境电商人才达3.5万人次。

制造业增添发展后劲

论运营能力,目前杭州乃至浙江或许距离深圳还有一定距离。省商务厅电商处处长程雁表示,但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浙江的制造业优势将逐渐释放,相信杭州的发展后劲将更足。

“过去,亚马逊等平台上的卖家较少,竞争没有那么激烈,往往一个国内卖9.9元的手机壳,在亚马逊上就能卖出9.9美元。”程雁分析,在这一过程中,跨境电商卖家往往重运营、轻生产;而现在,跨境电商平台上的卖家多了,竞争也从最初的运营向供应链、品牌、设计等方面倾斜。如今,谁能根据用户反馈信息迅速反应,谁就能赢得市场。

事实上,不少浙江制造业企业的能量已经在加快释放。在杭州,一批企业今年在销售量级登上新的台阶。例如,杭州悦孚斯科技有限公司去年销售额才1.4亿元,今年一跃站上了10亿元的大关;杭州镇涵运动器材有限公司销售也比去年的千万级别增长3倍,今年总额接近两亿元。快速增长的窍门何在?两家企业负责人的回答如出一辙:贴近用户,深挖数据,加强设计和研发。

截至今年9月,杭州培育过千万美元大卖家100个,跨境电商品牌104个,累计跨境电商品牌已超200个。同时,越来越多的传统外贸工厂也在加入跨境电商的行列,今年杭州新增跨境卖家7350家。

然而,在跨境电商快速发展的当下,城市间的较量单单靠企业自身还远远不够。浙江要打造跨境电商第一城,还需加强政策创新供给。例如,在金融方面,杭州森帛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陶弘璟就呼吁,有关部门能为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更多信用贷款。

原来,今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陶弘璟就遭遇了“手头紧”的尴尬。那时候,他有2000多万元库存滞压在仓库,而账上现金流仅够支撑运营两个月,公司一度站在了资金链断裂的边缘。如今,陶弘璟的公司虽然早就已走出了疫情影响,年销售还同比增长了约50%,但他依然心有余悸,希望获得更多银行授信。

由于跨境电商企业需要备货海外仓,回款时间长,属于重资产运营,资金压力不小。不少企业表示,由于缺乏抵押物,往往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因此有关部门应该加快研究政策,推进针对跨境电商专项贷款、信用贷款政策。除了金融政策支持,浙江要补上的短板还不少,例如运营人才培育、物流基础设施等等。

当然,在跨境电商的赛道上,同台竞技的远远不止深圳、杭州。不少城市也都铆足了劲,从省内来看,制造业发达的宁波、台州正迎头赶上,表现出了强劲势头。从省外来看,郑州也是一颗新星。2019年,河南全省跨境电商进出口(含快递包裹)1581.3亿元,增长22.7%。

无论是杭州或是深圳,目前形成的先发优势都并不足以让他们立于不败之地。武长虹表示,作为一个新鲜事物,跨境电商正在不断发展,也在不断进化,各种新模式新玩法层出不穷。任何一个先发城市的优势都很容易在新模式的迭代更新中被颠覆。

标兵渐远、追兵已近,最早站上跨境电商赛道的浙江任重而道远。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