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在为北京冬奥会奋斗

编辑: 海声 来自: 新华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1-22 14:34

冬奥赛场上,他曾是最闪亮的明星;退役后,他投身教练工作。中国首枚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金牌得主、现任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正在用自己的光和热续写与冬奥会的缘分。

“总书记多次了解我们的备战成果,关心冰雪健儿的训练和生活情况,让我深深感受到总书记对冰雪健儿的亲切关怀和殷切期望。”47岁的赵宏博说,“这是我们继续向2022年北京冬奥会奋进路上最好的鼓舞和支持。我感到荣幸的同时,更感到使命在肩、责任重大。我们需要扎扎实实走好备战工作的每一步。”双人滑运动员彭程说:“我们加入了双人滑动作当中难度比较高的抛跳和托举,就像是在参加一场重大比赛,希望能够展现最好、最完美的自己。”

国内最优秀的冰舞选手王诗玥/柳鑫宇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后就跟随加拿大名师在国外训练,进步迅速,两人在去年四大洲锦标赛上获得了第四名。他们说:“因为我们冰舞项目常年在国外训练。在训练汇报中,我们非常努力地将最好的训练状态呈现出来。我们知道总书记一直非常关注我们的备战训练情况,对于在异国他乡训练的我们来说,这是非常大的激励。”

很受冰迷喜爱的女子单人滑选手陈虹伊是北京姑娘。她说:“作为一个北京姑娘,我希望能通过刻苦训练,站上冬奥会的舞台,用自己最好的表现为祖国争光,让家乡为我骄傲。”

现任上海体育学院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宇,正带领一个7人团队在跳台滑雪出台区域,根据运动员出台动作进行三维动作捕捉采集与分析。“我们很荣幸,能够为‘科技冬奥’、提高运动员成绩做出我们的最大努力。”刘宇说。

61岁的刘宇是地地道道的张家口人,工作之余热爱滑雪。在家乡为冬奥会出力,他感觉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说:“其实我们南方高校研究冰雪运动的机会不是很多,我一直在等待、寻找这样的机会。我很幸运能够承担‘科技冬奥’重点专项‘冬季项目运动员技能优化关键技术研究’,而且还是在家乡做项目,真是奇妙的缘分。”1月4日团队初到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寒潮就给了来自南方的科研人员们一个“下马威”。刘宇保存的一张手机截图记录了1月6日当地实时气温:下午4点,气温零下30摄氏度,体感温度零下41摄氏度。大家工作完毕,第一件事就是集体外出买厚棉裤。

有了厚棉裤的“加持”,团队每天在户外工作。他们采集的数据可以在运动员跳完以后实时反馈出台时的三维动作信息,协助教练员优化训练方案。科研人员们在户外采集完数据后,趁着运动员休息的空隙赶紧钻进旁边的简陋小屋取暖。在延庆赛区国家雪车雪橇中心,25岁的陶鑫是一名助理工程师,他从大学毕业就主动报名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来,和77名项目管理人员、2400多名建筑工人奋战三年多,建成了全长约1.9公里、垂直落差超过120米的赛道,具有全球独具特色的360度回旋弯道。

北京冬奥会时,雪车、钢架雪车和雪橇比赛将在这里上演,10枚冬奥金牌在这里诞生。

此后的近两年时间里,陶鑫和他的小伙伴们踏踏实实“撸起袖子加油干”。尤其是去年,他们克服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工友们从四面八方重新集结后加班加点赶工期,在2020年11月1日完成场地认证,建成了国内第一条也是唯一一条符合奥运标准的雪车雪橇赛道,保证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具备办赛条件。

32岁的刘馨蕊是北京人,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的第二年,她第一次来到张家口崇礼滑雪,以前几乎没有碰过雪的她连滑30天,感觉自己“入坑”了。后来,她放弃了在北京的互联网运营工作,在崇礼经营自己的滑雪俱乐部。

刘馨蕊说,崇礼每个雪季、甚至每个月都在变化。滑雪环境越来越好,交通越来越方便,来的雪友越来越多。“北京冬奥会是一个起点而不是一个终点,是中国滑雪运动的一个新起点。中国滑雪产业一定会更加壮大。”刘馨蕊说。曾经,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如今,通过举办一届冬奥会点燃冰雪运动火炬的作用,冰雪运动正在南展西扩东进,形成了东南西北遥相呼应、冬夏两季各具特色、冰上雪上全面开花的新格局。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奥运盛会必将带动更多人走向冰场、走进冰雪,推动体育强国建设,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更多的获得感。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