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两会:各地引才政策将升级 “引进来”更要“留得住”

编辑: 海声 来自: 人民网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1-29 09:50

多地密集放大招“抢人”,送出政策“大礼包”,进一步放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落户门槛成为主要看点。无锡、福州、青岛、广州、苏州在内的5个城市先后调整户籍政策,降低落户门槛。

苏州租房即可落户

值得关注的是,日前江苏苏州再次降低落户门槛,现在“租房即可落户”。根据苏州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经房屋所有权人同意可以在房屋所在地落户,也可以在房屋所在地的社区落户,破除隐形门槛。

同时,《意见》进一步调整了户口迁移政策,落实放宽城市落户条件,吸引人才到苏州落户。按照新出台的《意见》要求,实施农村籍大学生来去自由的落户政策,学生在校期间,可以将户口迁回原籍,毕业后可以迁入就(创)业地;允许符合条件的返乡就业创业人员在原籍地或者就业创业地落户,建立城乡有序流动的人口迁徙制度。积极推进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在城镇落户。

此外,《意见》提出,实施省内特大城市苏州与南京在积分落户时,实现居住证年限和社保年限积累互认。探索苏州与无锡、常州等具备条件的都市圈率先实现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积累互认。

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向记者表示,可以看出,苏州落户政策更加灵活有效。后续租房落户的政策打通,具有积极的作用,能够真正保障租客的权益。客观上这也使得后续各个租赁的环节也会有所调整,即优化落户的功能,将租售同权和户籍政策放松进行结合。

“发展租赁住房长期存在的问题就是‘租购不同权’,尤其在落户、子女教育问题上存在差异。苏州此次新政在这两方面均有突破,具有标杆性的意义。”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中泰证券研究所政策组首席分析师杨畅向记者表示。

他表示,苏州作为经济发达城市,长期面临人口流入的态势,通过发展租赁住房,是解决增量人口居住问题的重要途径。“租房可落户”增加了租赁人口落户的选择权和便利程度,有利于吸引外来人口增量。同时,配套落户和教育门槛改善后,租赁住房能够大幅度降低居住成本,对于未来消费具有长期逻辑上的支撑。

人才政策释放红利

不只是苏州,多个城市加入“抢人大战”。

一线城市中,上海市在今年9月发布《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之后,11月以来,上海连续发布了《关于优化本市居住证转办常住户口政策的通知》《留学回国人员申办上海常住户口实施细则》以及《上海市引进人才申办本市常住户口办法》。可以看到,上海除了施行更宽松的“居转户”以外,依次对本土应届生、人才引进、留学回国人员放宽落户条件,加入“抢人大战”。 

同为一线城市,广州也不甘落后。12月16日,广州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广州市差别化市外迁入管理办法》的意见通告,在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实施差别化入户政策,在实施范围内就业或创业,且满足大学学历、连续缴纳一年社保等条件的人员,可将户籍迁入广州市,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

事实上,进入12月,除苏州外,多个城市加码引才政策。12月8日,无锡发布《无锡市户籍准入登记规定》,取消江阴、宜兴行政区域内的落户限制及高校和职业院校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技术工人等群体的落户限制。此外,参军进入城市人口、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等来锡就业人群的落户条件也同步调整放宽;相关人员在锡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合法稳定就业并依法缴纳社保满2年,即可申请落户。

紧接着,12月11日,福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降低落户条件壮大人口规模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全面放开落户限制,实现落户“零门槛”,不设学历、年龄、就业创业限制,外省市人员均可申请在福州市落户,六县(市)、长乐区人员均可申请在五城区落户;凡具有福州市户籍的人员,其近亲属均可申请投靠落户。

12月14日,青岛市人才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研究审议《关于进一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将进一步放宽放开外来人口落户限制,放宽学历、技能人才落户条件,在青岛具有居住性质产权住房(含已网签)即可办理落户,同时在城区取消积分落户限制,全面放开县域三市落户,并鼓励举家迁徙和亲属投靠。40周岁以下,具有国家承认的大专学历人员以及技工院校、职业院校毕业生即可落户。

在北京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看来,“人才成为房地产政策调控的窗口。”人才政策不敏感,各地当下出台政策逐渐谨慎,相比一日游政策,人才政策力度再大,也不会出现收回的风险。

2021年人才政策有望继续加码

据中原地产统计,2020年全年全国超过170城市发布了不同力度的人才政策,吸引人才成为了城市竞争的主要政策内容。与2019年同期相比上涨超过40%。

今年以来,各地楼市政策持续井喷,但随着各种政策一日游,大部分城市房地产政策出台相对谨慎,基本以人才政策和公积金政策为主。

张大伟表示,2020年各地的人才政策的新特点:尝到甜头的城市继续加码,分布看城市基本全面开花,人才标准继续降低,很大程度已经开始变成了劳动力之争。特别是西安、南京、杭州等城市,在2019年力度空前基础上,继续加码人才政策。如今,成都、武汉、石家庄、哈尔滨等城市的市域总人口均已经超过了千万大关。在杭州人口逼近千万大关的同时,西安、郑州等强二线城市也在向千万级别人口城市迈进。

张大伟预测:“人才成为房地产政策调控的窗口,2021年有望继续井喷。”那么,未来大城市把人才吸引过来后,如何解决好人才的住房、就业等问题,是大城市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就将“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列为2021年的七大重点任务之一。而在此后召开的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上,也相应提出“2021年要大力发展租赁住房,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

张大伟表示,对于地方需要的人才,不应该简单的推入房地产市场,人才更多应该与产业政策挂钩,对于人才的居住也更应该以保障类型住房为主,把人才推入商品房市场,本质很难弄清楚是不是炒房。“人才不应该是购房者,城市应该为人才提供居住条件。”

吸引人才需要有稳定的产业预期。比如,上海在人才政策上以“城市发展导向”为指引,聚焦重点产业、重点区域及基础研究领域,实行条件管理,成为本轮人才新政的主要特点。

不过,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的人才政策,均只考虑到了用降低门槛来吸引人,但大部分城市都没有留住人才的措施。张大伟表示担忧,这种情况下,吸引来的很多是购房者。而且甚至有可能出现炒房客借助人才政策不同城市购房落户的可能性。这是需要被关注的问题。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