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县级“千亿俱乐部”再扩容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2-1 09:51

连日来,浙江部分县(市、区)喜报频传。这不,慈溪刚刚官宣“慈溪成为浙江首个GDP超2000亿元强县(市)”,北仑也捷报传来——2020.49亿元!北仑经济总量迈上两千亿元新台阶。新晋级“千亿俱乐部”的嘉兴桐乡、绍兴越城也早早地公布喜讯。

对于县(市、区)而言,GDP超千亿元,往往意味着经济能级站上新台阶。

当下,浙江GDP超千亿元的县(市、区)有哪些?“千亿俱乐部”中的它们,在都市圈经济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接下来,浙江还有哪些县(市、区)有望迈入“千亿俱乐部”?放眼全国,与广东、江苏相比,浙江的县(市、区)该学什么?

“千亿俱乐部”持续扩容,成长逻辑何在

1月28日,绍兴市越城区发布了全年经济成绩单:“经初步核算,2020年全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08.52亿元,总量首次突破千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同比增长4.2%。”不但实现首次破千亿元,且增速高于全省平均,算得上一份经济“高分报表”。

无独有偶,近日微信公众号“桐乡统计”上,贴出了一张红通通的喜报:“初步核算,2020年全市GDP总量为1002.98亿元。”

桐乡GDP破千亿元,并不意外。早在2019年,桐乡GDP已达968.17亿元,距离千亿GDP仅一步之遥。不过,原本临门一脚的事,因遭遇重重困难的2020年,桐乡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此外,2020年破2000亿元的慈溪市,已早早地公开了数据。据《慈溪日报》1月27日公开报道显示:“2020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2008.30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同比增长4.8%。”

和慈溪市一样,宁波北仑区GDP也成功突破了2000亿元。

加起来,全省破2000亿元大关的县(市、区)将扩容至五个,分别是余杭区、萧山区、鄞州区、北仑区和慈溪市,构成第一梯队中的佼佼者。这其中,还有一大悬念亟待揭开,那就是余杭区会否突破3000亿元大关?

记者梳理2019年数据时发现,和桐乡市、越城区情况类似,2019年GDP超900亿元的浙江县(市、区)还有两个,分别是杭州市江干区和绍兴市上虞区,上述两个区GDP分别达949.4亿元和978.11亿元。截至记者发稿前,上述两个地方的官方数据尚未公布,大家还得多点耐心。

晒完家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突破千亿背后的成长逻辑。

透过这些熟悉的名单,记者发现,“优等生”多为城市中心城区和浙江传统块状经济的发源地。前者有其特殊优势,而从后者来看,萧山区、慈溪市、诸暨市、乐清市、海宁市,包括新晋级的桐乡市,均为浙江赫赫有名的块状经济所在地,从纺织到小家电,从袜子到低压电器,从皮革到化纤等。

可以说,改革开放后较长一段时间里,浙江经济的高速增长正是得益于块状经济的崛起。块状经济也为浙江大批县(市、区)积累了深厚的制造基础和丰厚的资本积累。

GDP超千亿元,意味几何

省统计局总统计师王美福告诉记者,县域经济超千亿元,放到中西部地区相当于一个地级市水平。

“最重要的是,达到千亿元规模后,一般这个地方至少有几千家企业,几十万人口,一二三产形成联动发展,意味着这个地方会更具内生增长动力。发展的根本,靠的是内生动力,而内生动力的形成要有足够规模。反之,没有规模很难形成内生动力。”王美福说。

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吕淼认为,经济总量上千亿元,意味着城市的经济韧性,产业集聚辐射的能力增强,更有利于创造各种就业机会、集聚人口;同时也将有更多的资金可以投入到各种公共服务、交通、环保等民生领域。

过往皆为序章,站上新台阶后,如何可持续发展更值得深思。尤其当下,经济增长正值赛道切换的关键时期,先发未必先至,如何巩固先发优势,成为浙江的“千亿俱乐部”成员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去年发布中国百强县榜单时,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国土开发研究室主任黄征学曾说,新发展格局下,县域经济差异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依托城市群发展县域经济非常重要。百强县基本都是在城市群范围里。脱离了城市群,依托自然资源的县(市)发展还可以,没有资源的非常难,这是今后发展的趋势。

也就是说,凭一己之力单打独斗的县(市、区)经济,将面临艰难的处境。那么,浙江县(市、区)要发展,融入城市群、都市圈经济发展,将是必由之路。

中国最强县级市昆山的崛起之路,便是最好的例证。依托毗邻上海的地缘优势,昆山较早实现了与上海大都市交通的无缝接轨,从而水到渠成地承接了上海的产业外溢。可以说,正是因为较早地融入了上海大都市圈,昆山才奠定了腾飞的基石。

对浙江的县(市、区)而言,当下正处于构建大都市圈经济的好时机。在长三角范围内,积极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之中,对县(市、区)将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吕淼认为,经济综合实力是区县城市成为节点城市的基本条件,意味着在整个长三角经济发展中的地位。经济综合实力越强,在长三角都市圈经济中的地位越有利。

同时,浙江省内,发力都市圈经济的大棋局也已落子。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记者注意到这样一些表述,“加快中心城市能级提升,唱好杭州、宁波’双城记’,培育国家中心城市”“推动嘉湖、杭嘉、杭绍、甬绍、甬舟、甬台等一体化合作先行区建设,提升都市区集聚辐射能力”。

“更重要的是,进入都市圈经济时代,千亿县(市、区)应与核心城市形成差异化分工,在原有的产业基础上吸引核心城市的产业转移;同时充分利用核心城市的服务业优势,比如研发优势、信息经济发达优势,在核心城市设立技术中心、产业飞地等。”吕淼还建议,县域应积极吸纳核心城市的社会民生资源,加快与核心区及周边区域的交通设施连接。

换言之,在未来的竞争中,竞争的主体不再是单个县(市、区),而是资源配置能力更为强大的都市圈经济体。从世界先进经济体的发展路径中,也有迹可循。如日本的东京湾、美国的加州城市群等。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