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西湖的温州“孤屿十景”

编辑: 海声 来自: 温州都市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2-5 09:39

江心屿哪里最美?最经典莫过于“孤屿十景”,以诗的意境呈现江心屿。

都说去杭州西湖,最不可错过的当属久负盛名的“西湖十景”。起于南宋的“十景”,总结了西湖最美的十个景观。那么,同样名扬宇内的温州“孤屿十景”是怎么形成的,又是谁命名的,本期《孤屿志》带你走进对标西湖的“孤屿十景”。

对标西湖的“孤屿十景”

西湖有十景:苏堤春晓、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在杭城才子咏叹下变得格外诗情画意。南宋词人周密有《木兰花慢》、南宋词人张矩有《应天长》均写西湖十景。

“孤屿十景”从何而来?清嘉庆年间《孤屿志》中提到:“孤屿特瓯江片壤,虽不及西湖境界之宽,而四时朝暮,风月烟霞,顾盼之间,各臻妙趣。即景指点,非强为江山涂泽,览者当勿嗤为创谈。”

也就是说,“孤屿十景”仿照西湖十景而来。《孤屿志》首次收录了“孤屿十景”:春城烟雨、塔院筠风、瓯江月色、罗浮雪影、海淀朝霞、翠微残照、孟楼潮韵、海眼泉香、沙汀渔火、远浦归帆。

一年四季,一日四时,江心屿坐拥不同角度的风景。春天看烟雨,冬天看雪影,早上赏朝霞,晚上观月色。孟楼听潮韵,海眼品泉香。

时过境迁,沙汀渔火、远浦归帆等景色如今已无缘欣赏。罗浮雪影也是难得一见。在江心屿东北角江堤上,有一个玲珑典雅的小亭“来雪亭”,是以文天祥诗句“罗浮山下雪来未,扬子江心月照谁”命名的。来雪亭是观赏江心十景“罗浮雪影”的理想地点。

温州向来少下雪,罗浮雪影为十景中的第一佳景。古人从来雪亭引颈北望,白雪和双塔相映,画面极佳。

雪花洒满江心屿会是怎么样的一番“白色雪国”。林启亨的一首诗,或许能帮我们穿越回那个“江心雪漫”的冬天。

《冬日游江心寺和友人韵》

高挂轻帆浪正撞,白云红叶绕横江。

浩然楼上风声紧,孤屿亭边雁阵降。

松树清寒环石径,梅花香细入禅窗。

我来身到冰壶窟,雪拥银涛满钓艭。

《孤屿志》像一本“导游宝典”

清嘉庆年间《孤屿志》的编者陈舜咨,永嘉人,字咨牧,号春堤。16岁时入邑庠生,“试辄冠军”,可惜后来的秋试屡屡不中。嘉庆六年(1801年)成为贡生。

虽科举不顺,但颇有才华的陈舜咨很快遇到了伯乐李銮宣,“李公知之尤深”。李銮宣于嘉庆三年出任温处兵备道,在任6年。李銮宣将陈舜咨召为幕僚,“凡撰者,必屡商定”。

嘉庆九年秋至嘉庆十一年秋,李銮宣任云南按察使时,陈舜咨作为幕僚跟随。嘉庆十一年,李銮宣以平反疑狱被贬官。陈舜咨也只好从云南回温。次年,郁郁不得志的他受知府杨兆鹤的邀请编修《江心志》。杨兆鹤十分赏识陈舜咨,他在序言中称,陈舜咨为“好古迹学之士”。

陈舜咨在编订志书时力求精制,纵观全书,与旧志相比,“删其闲冗者数篇,纠其乖缪者数处”,必要时还会写上按语。虽然只用了2个月的时间编成了志书,孙诒让评价该志较为“精审”。

在文艺青年陈舜咨看来,该志书也应当是一部文学作品,收录了大量诗作。

陈舜咨最大的举动是修改了志书的名字,且淡化佛教色彩。陈舜咨认为,孤屿之名,著自六朝,忠贤古迹,历久益彰,而江心寺建于高宗南渡之后。旧有志书,以寺名名志,是“称其细而遗其大于义”,将之命名为《孤屿志》,是为“从乎其朔”,表明此志非“僧史”。

这本志书看起来更像一本 “导游宝典”。陈舜咨在编写时,有意识地展现江心屿山水胜境的一面。江心屿作为休闲和旅游之地的文化意涵在《孤屿志》中显得尤为突出。他在序言中写道,江心遗迹很多,游玩之人,可流连风物,凭吊古今,感世运推移,慨贤哲存亡,凡此种种。“岂徒山川情旷,梵刹俨雅,足供登览已哉?”

《孤屿志》最大亮点莫过于按照西湖十景,首次提炼出“孤屿十景”,前人的智慧给我们温州留下了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江心屿自嘉庆之后,再未见有志书。陈舜咨编订的这一版成了绝唱。

“孤屿十景”组诗流传至今

在《孤屿志》中,收录了多首以“孤屿十景”为题咏叹江心屿的诗作,但基本为单篇,仅一组10首的五言律诗,是林启亨的作品。于此推测,陈舜咨编订《孤屿志》时,可能发起过征集“十景”的诗作。时至今日,“孤屿十景”仍是许多诗人咏怀江心屿的主题。

林启亨(1772—1856),字刚中,号礼门,乐清高垟人。林启亨是当时乐清文坛的大佬,也是陈舜咨的挚友。

关于陈舜咨的现存资料并不多,其生平主要是靠林启亨和林大椿父子的文章流传于世。陈舜咨辑录的诗集《瓯雅》无力付梓,也是存放在林启亨家,直到民国时才被出版。

林启亨出身于耕读人家,一家三代藏书颇丰。林启亨的父亲林兴运是贡生,热心乐清邑西水利建设,使大片海涂成为良田。

林启亨是嘉庆二十五年(1820)岁贡生,续改恩贡生,后加捐候选教谕。他以笃学藏书被乡人推重,每次得到一本书,林启亨都亲手加以校勘,不惜重金搜罗乡土文献。在他看来,“室有藏书不算贫”。

林启亨的儿子林大椿(1812—1863),咸丰九年(1859)岁贡,性嗜诗。林大椿藏书室名“菜香”,藏书万卷,闻名温州。一次好友家遇到寇贼,林大椿去信首先问“插架物”无恙否?可见其嗜书如命。

林启亨、林大椿父子,诗文有虎虎生气,是清朝乐清平民文化的杰出代表。林启亨存世诗作共450余首。

陈舜咨编完《孤屿志》后,杨兆鹤因故被革职,他便到乐清主讲梅溪书院。他在梅溪书院的继任者便是林启亨。能在梅溪书院当“校长”是非常了不起的。该书院是乐清当时最著名的书院,培养了大批学人。左原梅溪书院创办人是大名鼎鼎的南宋状元王十朋。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