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当选终身负责 宁海岭口村七任村干部25年合力治村

编辑: 海声 来自: 浙江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2-5 15:14

“篆畦园国学基地的2000万元投资,已争取到镇里入股操盘,这下资金不愁了!”今年54岁的舒迎春松了一口气,5年内实现岭口村文旅民宿产业“从无到有”的第一步,已稳稳迈出。

岭口村,是宁波宁海县西店镇西部的一个小村。去年10月村社换届时,舒迎春当选村党总支书记,将占地约20亩的篆畦园项目打造成为村落文化地标,正是他上任后烧的第一把发展之“火”,却遇到了资金难题。

这把“火”烧得旺,靠的是前后几任村干部鼎力支持、出谋划策。1月13日,在岭口村村委会会议室,舒迎春如往常一样,一个电话请来五六位已离任的村书记,共商篆畦园项目发展。岭口村每当遇到大事,或是现任村领导班子有需要,历任村干部都“一个电话即召即回”,献智又出力,这已是村里25年来不成文的“村规”。

在舒迎春之前,已有6任村干部“离任不离心,退职不退责”,村里这一基层治理的独特生态,也推动着村庄的每一步发展——全国文明村镇、浙江省文明村、浙江省民主法治村等,一项项荣誉加身。今年,县委组织部把岭口村这一经验,纳入新任村干部任职培训内容,在全县推广,助力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离不开治理创新,需要凝聚治理力量,提升基层组织力。走进岭口村,我们试图解剖乡村善治的“密码”。

退而不休 这份责任如何延续

“国学基地开发有镇里托底是利好,但回报需要时间。”在村委会会议室,舒迎春向离任村干部们报告项目进展,更重要的是“讨”对策。

篆畦园国学基地开发后,只有先收回80%的成本,村里才能拿到此后每年的三成利润。也就是说,短时间内不可能分红。有些村民不理解,安抚解释工作不可少,舒迎春急需帮手。

相似的境况,曾摆在66岁的老书记舒建生面前:“我今天从上海赶回来,就是专门来出力的!”

舒建生1996年当选岭口村书记时,也跟今天的舒迎春一样雄心勃勃,想要干“大事”。那时正赶上大力发展工业经济,村民们摸索着办厂搞工业,办厂要用地,舒建生大胆试行“村民办企业租赁土地制”,租期15年的土地,租地的村民付给提供土地的农民每亩1万元租金,另外每年上交村里1000元。这是初级版的“小微园”,帮村庄和村民增收,本是好事,可步子超前,当时上级还没有明确政策,在村里就遇到了阻力。

当时舒建生就想:如果离任村干部能支持自己,情况会好很多。

图为篆畦园国学基地

这样想着,舒建生试着去做了。“做一任村干部,就要终身为村庄服务。”这就是他任村书记时提出的。2002年6月,舒建生结束两任村书记任期,将“接力棒”和“一句承诺”,一起交到新书记刘建永手上:“村里遇到任何难题,我都会积极配合的!”这个头一带,舒建生这届村班子纷纷表态,毕竟在村子里干久了,“谁都想让村子好”。

从此,这个“承诺”代代传递,为今天村党组织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的舒迎春,贡献了6任村干部接力攒下的厚实家底。

这不,村里的老干部们纷纷为篆畦园国学基地项目想办法了。老书记舒庆华建议:“这笔账要清清楚楚地算给村民听,国学基地建设短期舍小利,是为了长期受益,村里不花钱就赚到一个大项目!”另一位老书记则说:“我们几个老家伙分分工,我住东边,东片区村民的解释工作交给我……”舒迎春拿着本子,一条条认真记下来。

“治好村”的共同诉求,成为岭口村联结离任干部和现任干部“劲往一处使”的纽带,但要让这种联结真正起作用,还要细化成一条条可实操的“规矩”。在岭口村的治理体系里,会听到许多习以为常的“传统”:比如村干部上任前,历任村干部要出出考题、试试真金;每年选举,村里的老干部一定会赶来当“义工”;村里有大事难事,都会请历任老干部把脉问诊,在村务会议纪要里,经常有老干部的发言记录……

历经7任村干部的不成文规矩,看似不起眼,却在新老干部间划好了“分寸”,老干部“赋权”却不“越权”,新干部“执权”又不“专权”,这是岭口村干部能做到退而不休、始终“心连心”的核心。

治理创新 “最强”合力从何而来

岭口村8.55平方公里的地域,沿五市溪而建,地形狭长,一条溪事关村民的生产生活。

今年舒迎春上任后的“开门一件事”,便是推进五市溪治理二期工程,将溪景绿化带纳入村庄整体环境,建设风景怡人的景观带。

而在舒迎春之前,这条溪的治理开发已经历3任村书记,2013年交到了全县最年轻的村书记、28岁的舒奕菁手上。

“当时鼓励培养年轻村干部,对岭口村来说,也需要‘见过大世面’的新鲜血液带来新的思路。”舒奕菁说,他在上海金融行业干过几年,回到岭口村接手家里的工厂,但是年轻人在村里的威望和底子薄,摆在他面前的是棘手的考题:村里顶着“鸭蛋之乡”的光环,20多家畜禽养殖户集聚在五市溪上游,畜禽污水直排,整治或让产业发展伤筋动骨,不整治则环境受损。

怎么办?年轻的舒奕菁求助离任的村干部。那天,会议室里满满当当,30多个离任村干部集聚,最后形成“决议”:老干部们根据各自在村里的人情关系,自荐组成“老干部工作组”。最终,9个老干部组成工作组,担起养殖户的解释、劝离任务。

很快,养殖户搬迁方案出台,不到3个月就完成了搬迁。

已离任书记舒奕菁(左一)、舒瑞表(右二)、舒庆华(右一)和现任书记舒迎春(左二)在阆风公园查看项目进展。 拍友 尤才彬 摄

在外村人看来的大难题,在岭口村似乎没那么费力。“因为岭口村的班子很强大,他们不只是一任。”这是舒奕菁理解的“岭口速度”背后的治理合力。

在岭口村,“现任领导班子”+“老干部工作组”这样的组合,是村里遇到大事、难事时的标准配置。“离任干部家底熟、威望高,像老书记舒瑞表,19岁就在村办企业干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村情,也没有人比他更懂治理。”舒奕菁说。

作为国家治理的基石,夯实乡村治理的根基,实现善治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在这中间,激活各类乡村主体参与共建,是绕不开的环节。而在乡村,离任村干部往往是村里的能人,这“以一当十”的力量如何用好、用足,正是乡村振兴中的探索方向。其难点,在于构建离任干部发挥余热的有效路径。

岭口村的解法,是以“老干部工作组”的形式,让他们“真枪实弹”地上场,而非只动动嘴炮子。而且在村两委班子的统筹下,工作组会依据项目的需要灵活组合,发挥老干部们各自的优势,引导他们在大量基础性的调解、协调工作中一展拳脚。

“用你的眼光规划好、放手干,说说劝劝的事有我们!”村里离任干部曾对舒奕菁说过的这句贴心话,正是这一治理生态最质朴的注解——新老优势互补,形成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社会治理方式。

帮带共事 发展蓝图如何传承

为形成推动村庄持续发展的合力,岭口村有一条独特的“制度设计”。

“想参选村干部,就要提前一届进场试岗。”2019年6月,离岭口村新一任领导班子换届选举还有一年多时间,舒迎春等村级后备干部,就接到了“入场”邀请,先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岗位上历练起来。

而这张“入场券”背后,还附有一个严苛的条件:舒迎春在外办的年产值超2400万元的企业,必须全部搬回村里,而且半年内要移交经营权。“竞选村书记必须‘轻装上阵’,全身心服务村庄。但凡有半点私心,或不是真想为村民干事的,还真不敢接这张‘入场券’。”舒迎春说。

这就是岭口村的不成文规矩——候选人要提前“轻装”进场试岗。

很快,“村里旅游服务中心项目”征地和政策兑现工作的担子,压在了“入场”试岗的舒迎春肩上,当时在任的村书记舒瑞表手把手,带着他走家串户、熟悉项目,舒迎春也因此深入了解一张绘了3任的“蓝图”:2011年6月,舒庆华任村书记后,村里找专家制定蓝图,规划了五市溪沿线的提升和旅游项目。在舒庆华之后的下一任书记舒奕菁手上,启动了“蓝图”里的篆畦园项目第一期。再到舒瑞表任上,篆畦园项目启动了第三期,“村里旅游服务中心项目”就是规划项目之一。

岭口村旅游资源分布图

“跟上一任村干部共事一年多,对3任书记接力抓的蓝图,我再清楚不过了。”去年10月,舒迎春竞选村书记期间,所有工程和村务不停摆,当选后,村庄的发展计划也自然而然延续下去。

对岭口村来说,约定村领导班子候选人“提早进场,一线竞技”,锻炼的不仅是接班者的个人能力,更重要的是让一任影响一任、一任帮带一任,从而相互了解、相互支持,使村庄的发展不因干部换届而停顿甚至更改。

有专家指出,乡村振兴战略是一项长期任务,无论是环境改善还是产业发展,都不是一任村干部任期能完成。如何让村庄蓝图一以贯之,推动乡村持续发展,正是破题的方向。

岭口村的做法,有效解决了一些村庄换届就换思路、甚至推倒重来的现象,使乡村发展始终保持加速度。尤其是通过“提早进场”、帮带共事,使得每一届的执政意图和发展蓝图有效传递,一任接着一任干。

25年来,岭口村始终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村里有67家企业,其中规上企业3家,已是远近闻名的“工业村”。1996年岭口村集体经济收入3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4404元;2020年岭口村集体经济收入114.6万元,村民人均收入36166元。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