赓续好传统好作风 补齐群众工作短板 浙江在农村基层推行“导师帮带制” ...

编辑: 徐怡 来自: 浙江新闻客户端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2-10 16:15

“老乡镇”“老村干”通过结对帮扶,面对面、手把手地教,帮助基层年轻干部把做群众工作的经验学到手,把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提上去……

2005年以来,作为农村年轻干部培养的实践探索和创新,浙江在总结基层经验基础上坚持不懈推行“导师帮带制”,以“师带徒、育良才,徒成师、代代传”的良性循环,锻造善做群众工作的基层执政骨干队伍,为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夯实根基,注入不竭动力。

培养知群众、懂群众、爱群众的基层执政队伍

“小马,做好基层工作,嘴要甜、腿要勤、心要诚,要真正跟老百姓打成一片。”

有着20多年基层治理经验的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上墅乡刘家塘村党总支书记褚雪松,这样向他的帮带对象、初到基层工作不久的马晔讲解自己的“群众经”。

为推进环境综合整治、发展绿色旅游,当地一些村民短期利益受损,抵触情绪强烈。马晔每天一大早就跑去挨家挨户做工作,却总吃闭门羹。

导师褚雪松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带着徒弟马晔专门走访村民组长。小马一进门就打算直奔主题,导师却朝他摆摆手,先和村民拉家常,再聊村级发展,最后才开始动员,一个下午就说通了3户村民组长。

“上门做工作,要肯吃苦,更要挑时机”“不能盲目,要抓重点、树典型”……导师的言传身教给了马晔很大启发。

褚雪松和马晔所在的安吉县上墅乡,正是“导师帮带制”的发轫地。

2004年,面对年轻干部占比逾40%、且多数未经过基层历练的现状,上墅乡党委决定,挑选多年担任乡镇领导职务并退居二线、被称为“农村百事通”的黄宣富、宣孔武、李田梅、倪林年等4名“老乡镇”,帮带乡机关11名年轻干部,为其补齐群众工作短板。

招商引资、征地拆迁、文明村镇创建……导师带领徒弟走村入户,调解矛盾纠纷、协调重要工作、处置突发事件,边做边教、边点边评,帮助这些“出家门、入校门、进机关门”的“三门”干部“能说群众话”“能进群众房”“能帮群众忙”。

“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这个问题,拆除‘心’的围墙,不仅要‘身入’,更要‘心入’、‘情入’”,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

在一名名“老乡镇”“老村干”的悉心帮带下,一批批昔日的“小雏鹰”“小跟班”迅速成长成熟,治理基层水平在实践中日益提升,将群众工作切实做到了群众心坎上。

——学习沟通联系,说“百姓话”,讲“百姓事”。

从听不懂到能交流,从被拒之门外到给面子让你进家门,从话不投机、言不及义,到与老百姓“心交心”、家家户户“留凳子”……建德市乾潭镇“95后”选调生村官秦杨硕这个湖南小伙,在两年的时间里,由不是乾潭人、不会乾潭话、不知乾潭事的外来者,蝶变为对村民情况如数家珍的优秀基层干部。

这一切,离不开“老乡镇”陈观宝的带领。

一句句教授方言土话,手把手传授交流方法,陈观宝以自身实际经历告诉徒弟,语言的交流是心灵的沟通,没有同群众情感上的融洽,就很难与群众形成共同的语言。

跟着导师一路学下来,秦杨硕懂得要营造与群众平等交流、自然轻松的氛围,用接地气的“家常话”把党的方针政策表达出来,赢得更广泛的思想认同、情感认同和目标认同。

——学习化解纠纷,锤炼解决群众问题的本领。

2021年1月10日,在义乌市佛堂镇小江滩征迁区块某户村民的床头,镇城乡管理服务办公室副主任喻华峰终于与村民签下了协议。这是他第十一次就征迁问题走访这户人家。

征迁工作,往往难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在导师王育兵的鼓励和支持下,喻华峰在一次次碰壁中愈挫愈勇,不断提升自己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

“导师时常教导我,遇到问题要学会分析,结合实际,充分利用群众智慧,拓宽工作思路,做到面上稳定,个别突破,平稳高效完成工作任务。”喻华峰说。

在学习中实践,在实践中学习。喻华峰尝试从各种苗头倾向中厘清问题的根本,在纷繁复杂事件中抓住问题的主线,切实把问题解决在内部、消除在萌芽。

——学习服务群众,推行惠民利民的政策举措。

第一任第一书记董芬策划开设了建筑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中西医门诊,每天有名医专家前来坐诊,让村民享受到更优质的医疗资源;

第二任第一书记刘钰杰带头在村里建立起首支村级流动人口志愿者队伍——“581”(我帮你)志愿服务队,做好流动人口自我服务;

第三任第一书记董婷婷领办的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项目顺利推进,将在乡贤、村企等多方力量支持下,为本村的高龄老人和特殊群体老人提供多种社会化服务。

3年来,由宁波市鄞州区选派扎根在回龙村担任第一书记的年轻干部,来到村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随回龙村党总支书记董海浩走村入户,了解村情民意。

既“保驾护航”,又“放手压担”。在导师的精心帮带下,年轻干部通过调查研究,了解掌握群众的所需所想,有的放矢形成常态化服务机制,让一件件为民实事落地生根,同时,也在扎根基层中收获自己的成长。

“在与群众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褪掉了稚气、娇气、傲气,保留了锐气、志气、豪气。”佛堂镇党委委员陈晶平这样总结“导师帮带”做法为年轻干部带来的质的变化。

习近平总书记说,参加工作后,在普通岗位上经历一些难事、急事、大事、复杂的事,能够更加深刻地感受国情、社情、民情。

不厚其栋,不能任重。

聚焦新时代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更高需求,萌生于之江大地的“导师帮带制”,正在为一批批年轻干部“墩苗”“培土”,增加其临民治事的经验,为基层治理现代化注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严格导师管理、建立长效机制

16年来,“导师帮带制”这一创新举措从自发探索到有组织开展,从具体实践上升为制度机制,在实践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遴选导师,优中选优。

鄞州区百丈(划船)党建综合示范区联合党委书记、全国三八红旗手俞复玲,白鹤街道丹顶鹤社区党委书记、浙江省“千名好支书”获得者黄菊芬,陆家堰村党支部书记、宁波市“十佳道德模范”姚宏法……

翻开“鄞领红匠”导师简介,一名名党建名师、“兴村(治社)名师”、“红匠书记”的事迹和专长清晰可阅。在名师的示范引领作用下,参加培训的社区工作者综合素质和基层治理能力得到有力提升,社区队伍梯队建设更加完善。

优秀的导师队伍是“导师帮带制”成败的关键。

近年来,浙江省评选100名“兴村(治社)名师”、300名“担当作为好支书”、三批共3000名“千名好支书”,以一支规模宏大、素质优良的农村基层干部“头雁队伍”,为导师队伍提供了重要来源。

“选拔程序方面,我们在干部自荐、群众推荐基础上,组织乡镇推选、县级初选、市级遴选、省级比选,并听取纪检监察、政法、农业农村、民政、信访等相关单位意见,确保导师人选政治上靠得住、能力上过得硬、廉政上无瑕疵。”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马小秋说。

——创新方法,增强实效。

金华市先后安排50个后进村、经济薄弱村、书记新任村的村干部到“兴村(治社)名师”所在村开展学习锻炼;每两周一次通过网络授课、名师专题讲座、应急情景演练等形式,提升学员精准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能力;举办村社干部“周末云学堂”,邀请上海、杭州等省内外专家教授、村社名书记,为村社干部在线提供个性化培训。

结对式帮带,把课堂设在项目一线、工作现场、试点前沿,帮助帮带对象提升实战化能力;授课式帮带,省市县三级兴村名师全部担任各级党校和各类基层干部培训学院兼职讲师,运用培训授课、巡回宣讲等形式,分享治理经验……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帮带途径,让“导师帮带”工作向系统化、制度化方向不断推进。

——严格管理,完善考核。

湖州市通过颁发聘书、举行师徒结对仪式等强化帮带责任,市县乡三级党委每年听取帮带工作情况汇报,建立帮带工作档案,跟踪记录导师帮带举措和帮带对象成长情况;金华市结合村级换届,对兴村名师“当选力指数”进行测评,对指数低的及时提醒;宁波市对被帮带对象探索推行积分管理,结合导师评价、个人表现综合评定等次……日益完善的管理机制,保持了队伍的先进性,确保“导师帮带”工作运行更加顺畅高效。

明确担任兴村名师的村党组织书记享受参加重要会议活动、培训参观等待遇;拓宽发展路径,注重用履职表现好的兴村名师,打破身份限制,选拔优秀导师进入乡镇领导班子或乡镇干部队伍……坚持激励和约束并重,引导导师把搞好帮带作为分内事,提升帮带积极性。

“推动‘导师帮带’工作,关键是要精准发力。让导师既能尽力而为,又能量力而为,防止任务过重。”浙江省委组织部组织二处负责同志说。

在制度设置上,坚持以正面引导为主,同时明确禁忌和底线。宁波市奉化区设立负面清单,细化“不准偏离政治方向”“不准结小团体”等“一票否决”情形。

日臻完善的“帮带”制度,激发了基层干部队伍的“源头活水”。

2017年以来,安吉县670余名年轻乡镇干部成长为单位骨干。绍兴市柯桥区通过帮带培养,锻炼打造了一支由312名驻村指导员、97名驻社指导员、1842名驻企服务员组成的直接驻守基层的干部队伍,覆盖所有村(社区)和规模以上企业。

如今,以育人为核心的“导师帮带”工作,逐渐由“干部带干部”发展为“村庄帮村庄”,以“小制度”撬动“大治理”,基层治理基础不断夯实。

2019年10月,国家级贫困县湖南省新田县组织村干部赴奉化区滕头乡村振兴学院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跟岗培训。培训期间,学院组织专家为学员所在村的发展情况把脉问诊。

“村庄虽然拥有丰富的富硒资源,但经营分散、缺乏管理,村集体经济经营性收入低。”新田县乌下村后备干部颜学农说,培训后,学院进一步建立“一对一”导师跟踪帮扶,帮助找准乌下村发展问题症结、理清发展方向,提出发展富硒生态农业产业园的“金点子”。

如今,宁波市对口协作培训中心已在滕头乡村振兴学院挂牌成立,为对口协作地区脱贫攻坚后继续推进乡村振兴输送智力资源。

先富带后富,强村助弱村。由“导师帮带”工作衍生而来的村庄互帮机制,正助力更多基层打牢治理现代化的高质量之基。

让党的优良传统在基层代代传承

“力气吃得起亏,多做实干;闲话吃得起亏,宽容大度;钞票吃得起亏,先公后私。”

2013年,在鄞州党校的一次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培训中,湾底村党委书记吴祖楣的一句“党员干部三样东西要‘吃得起亏’”,深深触动了塘溪镇前溪头村党支部书记杜寅年。

在向吴祖楣书记正式“拜师学艺”后,杜寅年学习老吴书记一手抓党员干部、一手抓基础建设,要求党员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带领村民走上和谐发展致富的“快车道”。

心底无私,才能产生号召力、凝聚力、战斗力。这是新老书记代代相传的制胜密码,是共产党员永恒不变的精神底色。

在义乌市闻名全国的先进基层党组织七一村,十九大代表、已担任村党委书记20多年的何德兴,总是对前来学习治理经验的干部强调:党性立场和政治意识,决定了党员干部能否经得起风浪考验。

“党员干部带头干、亲自抓,为其他党员示好范、带好头,才能形成一层抓一层、层层推进的生动局面,让群众看到决心、增强信心,凝聚成共同前进的力量。”

从何德兴身上,学员们深切感受到:心中有党,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

“忠诚、干净、担当,导师们无声传递的这些精神力量,是我们一生的营养。”一位年轻干部说。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17年,奉化区溪口镇班溪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董良军,在镇党委搭建的“师徒结对”平台上,拜沙堤村书记俞成方为师。

“师傅对我说,做好书记、发展好村庄的道路也许有许多条,但一心为民的初心,时刻也不能忘记。否则走得越远,只会错得越多。”董良军说。

师傅挂在嘴边的话,董良军牢牢记在心头。他以一颗为民服务的炽热初心,投入到每天的工作中,带领“两委”班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扎根基层,实干为要。

为了让徒弟熟悉村里情况,尽快进入角色,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公共事业服务中心主任赵明带领乐安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宋国建,用脚步丈量村情民情,3个月内走遍了全村678户人家。

师傅说,要用笔记录民情。宋国建就坚持每天做笔记,把老百姓的诉求、建议一条条记下来,写满了整整8个笔记本。

在导师的言传身教下,宋国建立志以“三头牛”的精神扎根基层,脚踏实地,攻坚克难。

——学无止境,共同奋进。

徒弟从师傅处学习经验,师傅从徒弟处更新知识。“导师帮带”工作既提升了徒弟的本领,也丰富了师傅的储备。

优势互补、相互“充电”的过程中,学习的斗志被点燃,基层的活力充分迸发,转化成并肩奋斗的激情和力量。

薪火相传的精神,生生不息的人才。

如今,在“导师帮带制”发源地安吉县,16年前师从全国劳动模范、孝丰镇横溪坞村原党支部书记王昌年的裘松伟,又将接力棒传给了自己的徒弟,新村第一书记邱娇。

“我是‘导师帮带制’的参与者,也是受益者。”裘松伟说。

当年曾被老书记王昌年“扶上马,又送一程”的他,正在将多年农村工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递给自己的徒弟。

面向未来,年轻的第一书记邱娇怀抱梦想,正在为村庄全力策划下一轮招商引资和环境整治。

党的事业是千千万万人的事业,需要一茬又一茬干部人才接续挥洒智慧和汗水。“导师帮带制”助力基层年轻干部成长成才,传承党的好传统好作风,为基层治理现代化提供源源不断的干部人才支撑。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