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90年 这场烈士寻亲终于画上句号

编辑: 徐怡 来自: 温州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4-12 09:52

烈属证。 温州革命烈士纪念馆提供

陈文杰的侄女(右)在英烈榜上看到陈文杰的名字时悲喜交集。 赵用 摄

 “大伯,我把他们都带来了,你们在一起好好聊聊吧……”

4月10日上午,春光明媚。一对刚从上海赶来的老夫妇手捧鲜花,来到温州市翠微山烈士陵园。她,是烈士柴水香(又名陈文杰)的侄女柴连英。在烈士墓碑前,柴连英从包里小心地拿出奶奶去世时父辈兄弟姐妹的合影,与鲜花一起整齐地摆放在墓碑前。

“奶奶,爸爸,你们交待的任务,我终于完成了……”

一张发黄的烈属证诉说革命故事

此次柴连英女士除了带来父辈们的合影外,还带来了一张塑封的烈属证,这是1951年3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颁发的“革命烈士家属证明书”。

据柴连英女士介绍,他们一家原本住在宁波,家中共6个兄弟姐妹,柴水香排行老二,也是家中的长子,她的父亲排行老五。由于祖母一直与柴女士一家住在一起,大姑姑为了支持柴水香的革命事业,一生未嫁,也一同居住,所以柴女士是听着柴水香的革命故事长大的。

“我大伯是参加革命后才改的名字,因为我奶奶姓陈,所以他才改名叫陈文杰。”柴女士介绍,自从柴水香就义之后,经常会有特务来到宁波的老家,迫于无奈,全家才移居上海。到了上海后,又经历了几次搬家,所以很多资料都丢失了,而这张烈属证因为年代久远,在搬家过程中出现了破损。

柴女士说,姑姑生前一直会给她讲关于柴水香的故事,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柴水香要离开宁波去温州前与家人说的一段话。他对奶奶说,“妈妈,我要去很远的地方,可能会去很长时间,您要保重身体……”而这句话,成了柴水香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

他们曾数次来温寻亲无果

自从得知柴水香英勇就义后,他的家人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寻找他的遗骸安葬处。

“爷爷奶奶生前,一直叮嘱我爸爸和姑姑他们,说大伯是家里的骄傲,你们一定要找到他。”爷爷奶奶的嘱咐,柴女士一直记在心间,这些年来,每当听到关于柴水香的消息,她们都会前去搜寻,光是温州就来了好几趟。

“我的哥哥曾经去过江心屿,后来我也去过永嘉寻找,但当时的信息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几次来温都没能找到大伯的安葬处。”

据柴女士介绍,4月9日,她在人民网上看到了退役军人事务部发出的为100位烈士寻亲的消息,一眼就认出了她日思夜想的大伯。

“他的照片和爸爸太像了!我终于找到他了!”

在联系了温州革命烈士纪念馆后,柴女士马上预订了第二天最早的一趟高铁来温。

柴女士说,如今她终于了却心中的愿望,看到温州人民把大伯安葬得这么好,她非常欣慰。“接下来的每个清明,我都要带着亲戚来温州看望大伯。”

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烈士家属

据温州革命烈士纪念馆馆长戴欢苗介绍,翠微山烈士陵园内共安葬着193位为民族独立、人民幸福英勇就义的烈士,其中包括17名无名英雄。2019年,温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联合温州日报,从未登记烈士家属信息的烈士名单中,筛选出了42位资料较为齐全的烈士,并向社会发起了为烈士寻亲的活动。

“其实2019年活动发起后,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社会反响也不热烈,因此随后我们改变了寻亲的方式,主动出击,比如为了寻找柴水香的家属,栏目组联系上了宁波晚报的一名记者,找到了柴水香在宁波市鄞州五乡石山弄村的老家,更是联系上了宁波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通过他们了解柴水香生前的蛛丝马迹。”

经过努力,前期已陆续找到了8位烈士的家属,柴水香是第9位。戴欢苗表示,今年是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华诞,社会各界都在为寻找烈士家属而努力,“相信将来我们还会找到更多的烈士家属,继续颂扬烈士故事,传承革命精神。”

记者:杜一川

新闻+

柴水香,又名陈文杰,宁波市人。1926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赴武汉继续从事革命活动,并参加南昌起义。后回到宁波,担任市委书记。1930年5月任红军第十三军政治部主任。在行军作战中,与战士同甘共苦,经常赤着双脚,冲锋陷阵,奋勇当先,赢得红军战士和群众的赞誉,称他为“赤脚大仙”。

1930年9月18日,遭叛徒出卖而被捕,21日在温州松台山就义,年仅27岁。就义后,头颅被悬挂在温州城头“示众”。入夜,群众冒着生命危险,取下他的头颅,和尸身分别埋藏起来。1953年清明节,烈士遗骸合拢,重新迁葬翠微山烈士公墓(现温州市翠微山烈士陵园)。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