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飙的海运费:20日大涨五成,商家担心高成本侵蚀优势

编辑: zhangyiru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6-15 15:18

航运供应链就像一张复杂的网络,任何一个环节中断都可能产生连锁反应。连日来,盐田港疫情导致大量船舶跳港至周边港口,一度造成华南港口拥堵以及运力进一步紧张。

记者深入广州港南沙港码头实地调查发现,港口拥堵的形势之下,港口集装箱作业效率低下,运送集装箱的拖车价格水涨船高,船公司坐地起价、额外收取码头附加费等,导致货运成本近期急速大涨。

拖车费上涨

6月13日中午,在南沙港集装箱码头,拖车司机李师傅在拥堵的车流中缓慢行驶,排队等候进入闸口港区卸柜。

李师傅从事货车运输十余年,他是珠三角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自己有七八台车,主要向港口码头运送集装箱,平时除了承接货代公司的固定业务外,偶尔也接一些零散拖车业务。

最近,华南港口拥堵,需要大量拖车运输,李师傅由此能够获得较好的回报。“这是过去不曾有过的行情,自6月初港口拥堵以来,华南的拖车价格涨了1倍多。”

李师傅所说的拖车价格上涨,也得到了多位港口拖车司机的证实。一般拖车司机跑一趟业务的流程是,先到港口码头或者堆场领取空柜,再前往工厂或者仓库装货,接着运送重柜至港口码头卸柜装船,这单业务才算完成。

李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他的接货地点东莞清溪镇为例。过去,日常情况下,李师傅领取空柜到该镇装货之后,运输重柜到港口码头,这单业务完成只需要6个小时左右,客户支付的费用是1800元左右(李师傅的毛收入)。

前几天,港口拥堵的情况下,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路上,还柜就长达8小时,同样跑一趟上述业务,费用涨至3600元左右,每天只能做一单业务,刨去高速费、油费等,算下来比原来挣得多一点。

记者了解到,像李师傅这种,是与货代企业签订了固定的合同,双方有协议兜底,遇到港口拥堵等突发情况,很难进行大幅提价,还有一种就是临时预约拖车,这类往往价格更高,涨价也更凶猛,而且还是现金支付。

记者最近进入了一个“现金找拖车业务群”,群内有拖车司机、物流公司以及货代企业组成的人员,共计近百名群友。近日,群内不断有人发布寻找拖车的消息,有时候晚上深夜甚至凌晨亦十分活跃。

物流公司人员黎女士说,拖车去广州周边的地方提柜装货,运至南沙港,目前一趟最少要4000元以上的费用,“之前是1800元左右,涨了一倍,有的承运人着急要送柜的,甚至涨价两三倍。”

“昨天有企业喊4500元/趟,都没人愿意接。由于码头拥堵塞车严重,司机提柜还柜很难,基本要9个小时左右,这些都拉高了拖车运价。”黎女士说。

“交通堵塞导致卡车运力不足,集装箱提货会延误时间长,许多货运公司需要通宵进行运输、储存和吊装,这增加了承运人成本。”一家物流公司人士表示。

受访司机介绍,看起来拖车价格涨价不少,但是他们并没有赚到多少钱。除了大量耗油之外,还花费时间和消耗自身体力,“因为要几个小时长期在车上,队伍是缓慢行驶,不时要开车移动。并且在船离港之前未能及时将集装箱送过来,出现延误还会赔钱。”李师傅说。

记者眼前的李师傅,一脸倦容,满是憔悴。“昨天是‘史诗级’堵车,出南沙港的龙穴岛花了4个小时,还柜花了8小时,还完柜只睡了3小时。最近每天基本持续工作18个小左右,累了就在车上睡几个小时,有时候家都没空回。”李师傅说。

目前,南沙港的拥堵情况已有所好转。6月13日,多位拖车司机向记者反馈,当地相关部门严格限流,进入南沙港所在地龙穴岛的拖车大幅减少,车况较为顺畅。当日下午,李师傅继续驾驶拖车前往码头还柜,只堵了一个小时即成功进入闸口。

港区拥堵缓解之后,拖车价格也顺势下跌。“明天拖车的价格就降了一些,跑一趟只要3000块了,所以现在市场行情还是不定,基本一天一个价。”李师傅对记者说。

航运价格暴涨

盐田港及其周边拥堵的情况,也在对航运价格造成影响,船公司一方面增收附加费,另一方面航运费持续走高。

“盐田港疫情带来的跳港潮,导致航运形势进一步紧张,现在舱位特别难定,且价格也是高的离谱。”6月11日,在货代企业聚集地的上海市虹口区物华路某大厦,资深货运代理经理老赵连摇着头对记者说,从业20年不曾有过这样的现象。

记者注意到,此前本该运至盐田港的集装箱,由于班轮跳港,继而转运至其他周边港口,造成当地货物激增,集装箱短缺的情况进一步加剧。

6月8日,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全球航运市场热点观察指,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增速放缓,5月下旬,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4%。其中,外贸增长3.9%。

宁波航运交易所称,分港口看,天津港、宁波-舟山港增速超过20%,青岛港增速近20%。深圳港盐田港区出现确诊病例生产暂时受到影响,目前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沿海主要枢纽港口外贸需求持续旺盛,出口集装箱舱位及空箱短缺的情况有所反弹。”

据记者调查,目前拥堵的情况之下,船公司也在加收运至盐田港的集装箱附加费。6月10日,航运巨头Ocean Network Express (ONE)宣布,因近期盐田发现新冠肺炎病例,一直保持低位运行生产率,ONE可能需要调整原来的运输计划到盐田港的冷藏运输,这可能会导致进口冷藏箱的存放时间延长。

在这些情况下,ONE将鼓励客户考虑更改目的地以其他替代港口,特别是对时间敏感的货物,如新鲜、冷藏商品。同时,ONE决定对每人征收1000美元的拥堵附加费(CGD),“该措施对所有从2021年6月10日起运抵盐田的冷藏货物立即生效以后,对于受监管的交易,生效日期将为2021年7月,直至另行通知。”

“主要是因为码头拥堵的原因,装卸时间漫长,造成世界范围内的海运供应链紧张。”货运代理老赵说,现在盐田港的作业效率低下,直接加剧了各地的运力紧张情况,集装箱价格继续走高。

上海航运交易所的航运指数显示,中国出口集装箱本期(6月11日)的指数为2442.57,相比上期(6月4日)2373.77的指数,上涨了68.80;上海出口集装箱本期(6月11日)的指数为3703.93,相比上期(6月4日)的3613.07,上涨了90.86。

老赵发给记者的南沙港、盐田港航运价格内部截图显示,南沙到芝加哥40HQ(40英尺高箱或高柜的集装箱)价格为12500美元,南沙港到克利夫兰/哥伦布等地,40HQ的价格为13500美元,盐田到多伦多40HQ的价格为14500美元。

老赵长期跟踪航运行业,他说在5月21日盐田港爆发疫情之前,当时这两条航线的价格还没有那么高,当时大约在1万元左右。而相比去年疫情之前,当时的价格还仅是现在运价的四分之一,去年下半年的价格也只是目前的一半。

即使有如此高的价格,由于整个市场需求暴增,集装箱依然短缺,航运公司也在挑客人,按照VIP级别来提供舱位。

最近,老赵接到了广州新客人的舱位询价,“对方找我沟通了很久,最后不欢而散,因为一直没有柜子给到他们。这也没办法,舱位实在是太紧张了,很难拿到,而且价格是相当高,我们也只能为老客户保住舱位,毕竟合作了很久。”

在生产端,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生产企业中集集团(000039.SZ)6月11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盐田港等地的疫情有可能会加剧集运市场的紧张程度,公司会密切关注疫情最新动态对公司的影响。

外贸企业承压

此轮运费的上涨,也给出口商带来压力。

一家外贸出口企业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公司运费的增加成本,现在是代理商承担,据我了解,基本上提升了大概150%-200%以上,这样他们会受到损失,未来也担心会转移到我们身上。”

LIVALL(力沃)公司创始人兼CEO郑波最近时刻关注航运价格走势,去年以来,公司生产的智能头盔在海外供不应求,订单源源不断,平均每周要出几个集装箱到海外,可是最近的形势也让他觉得不安。

力沃外贸出口订单一方面是FOB模式,另一方面则是通过亚马逊直销。“FOB模式这块,我们从深圳港口出发到欧美国家目的地口岸,运费由对方客户承担,(运费大涨)担心客户那边难以承受,他们付出的成本将更高了,好在我们给对方的利润空间还算够,目前基本上没有问题。”郑波说。

而亚马逊直销方面,郑波也采取措施应对,“一方面原来发货不收运费的订单,现在可能考虑要收取运费了;另一方面,原来打折扣比较大的产品,现在折扣活动则做的比较少,以保证利润空间。”

华南一家专注于外贸业务的人士表示,国内有许多低附加值且无价格主导权的企业订单,使用的大多是FOB模式,在目前紧张的航运形势下,运费的上涨将导致客户减少订单,推迟出货,取消订单,“这样下来,受损的还是我们的制造业企业。”

“去年至今,中国疫情的好转,导致许多海外的许多加工订单转移至内地,这是我们的优势,但如果航运价格再继续上涨,优势将大打折扣。”一位航运人士表示。


来源:温州非遗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