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诗词中的雁荡山

编辑: zhangyiru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6-15 15:19

唐宋诗词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之一,对后人研究唐宋时代的政治、民情、风俗、文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温州雁荡山史称“东南第一山”,是世界地质公园、国务院确定的首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也是历代文人墨客向往的“诗之山”。唐宋时期有关雁荡山的诗词约有200来首,其中不乏苏轼、陆游、范成大、梅尧臣、戴复古这些开宗立派的大家作品,也囊括了王十朋、赵师秀、翁卷、徐玑、林景熙等温州本土名家名作。这些诗词用优美的诗句,清晰地给我们刻画了唐宋时期雁荡山独特的风情和景观。

禅隐雁荡:

龙湫宴坐雨蒙蒙

雁荡山是一座山水奇秀的大美之山,也是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神秘之山。在唐以前,很少有人到达雁荡山,也很少有描写雁荡山的诗文,只有以普度众生为己任的佛家才会把目光对准这里。

唐僧释惟一喜游历山水。他在游历南岳、庐山、苏州、杭州后转观雁荡山,赞叹不已,挥毫写下《雁荡山》一诗:

“四海名山曾过目,就中此景难图录。山前向见白头翁,自道一生看不足。”

诗句意境清新,画面禅意浓郁,赞美之情跃然纸上,令人久久难以忘怀。

传说雁荡山的开山祖是十八罗汉的第五尊者诺矩罗,也称静坐罗汉。他原是一名勇猛善战的武士,佛祖为了让他摒弃当武士时的粗野性格,让他静坐修行。当他带领八百弟子云游四方时,佛祖对他说:“若行四方,当值胜妙山水,起塔立寺。花名村,鸟名山,则其地也。”诺矩罗来到雁荡山,发现此地正是佛祖指点他静坐修身之地,于是“过四十九盘,结屋谷底,面湫水以居”,后在大龙湫开悟坐化。有人据此将雁荡山视为诺矩罗道场。

“雁荡经行云漠漠,龙湫宴坐雨蒙蒙”,这是唐朝名僧贯休所作《诺矩罗赞》的诗句。收录在卷帙浩繁的《全唐诗》中的这两句诗,可以说是雁荡山流传最为广泛最为久远的广告词,句中的“经行”“宴坐”,都是佛教修心养性的方法,足见当年诺矩罗在雁荡山静坐修身影响之大。

宋僧释祖珍的诗作《游龙湫拜诺矩罗尊者》,是这样赞颂诺矩罗在雁荡山开悟坐化:

“十里松溪到上流,断崖千尺泻龙湫;谁言尊者心无著,冷眼长年看不休。”

雁荡山清水秀,峰奇谷幽,尤其适合佛道静修。至宋,雁荡山相继建成十八古刹,香烟辐辏,高僧辈出,在佛禅世界影响巨大。宋绍兴十二年(1142),经朝廷批准,雁荡山能仁寺改为禅院,并获皇帝赐额,成为当时全国30所最著名的寺院之一,被列为“教院五山”之一。据说,那时能仁寺有僧人三百,加上香客和游人,每天在寺院里用餐的有一千来人。南宋“永嘉四灵”之一翁卷的《能仁寺》一诗,就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当年雁荡山能仁寺恢宏的丛林场景。

“芙蓉峰入天,寺与此峰连。得见是冬月,要来从昔年。寒潭盛塔影,古林带厨烟。偶直高僧出,禅床坐默然。”

当年雁荡山灵岩寺有殿宇、禅房百余间,号称“东南首刹”,宋太宗赐御书经书,真宗赐额“灵岩禅寺”,仁宗赐金字藏经,名闻京师。号称“铁面御史”的宋知政参事赵抃的《灵岩寺》一诗写道:

“雁荡林泉天下奇,谢公不到未逢时。碧霄万壑千岩好,今日来游尽得之。”

除了能仁寺、灵岩寺,宋诗人笔下雁荡山引人注目的寺院,还有北宋名相吕夷简笔下的《净名寺》:

“净名寺下灵岩路,峻壁层崖倚半空。最爱老僧年八十,一生长住翠微中。”

当年宝冠寺是雁荡山四大名刹之一,环境清幽、云雾缭绕,殿宇楼阁中都充满了禅意和灵光,终年游人如织、香火不断。《宋诗精华录》收录“永嘉四灵”之一赵师秀的《雁荡宝冠寺》一诗先抑后扬,最后笔锋一转,用“一雁未曾闻”来突出夜阑人静的禅境,显得非常豁达。诗云:

“行向石栏立,清寒不可云。流来桥下水,半是洞中云。欲住逢年尽,因吟过夜分。荡阴当绝顶,一雁未曾闻。”

此外,雁荡山的灵峰寺、本觉寺、双峰寺、瑞鹿寺、罗汉寺、石门庵等,都有宋诗人留下诗句,描述与众不同的禅隐雁荡。

1142年,雁荡山佛寺还迎来了第一位由朝廷任命的住持——士珪禅师。大众熟知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词,就是他在雁荡山能仁寺上堂讲经的原创。他的《能仁寺被焚偈》,生动地记录了自己初到雁荡山讲经修禅的难忘经历。

“老禅不打鼓山鼓,送老来看雁范山。杰阁重楼都不见,溪边茅屋两三间。”

那个年代,雁荡山还出了现一批在海内外有一定影响的高僧,如后来被日本迎请为国师的无学祖元,弟子古林清茂被入元日僧尊为学佛荣耀的横川如珙,以及灭翁文礼、西岩了慧等,他们也为雁荡山留下了许多优秀诗句,成为雁荡山珍贵的文化财富。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雁荡山龙鼻洞,如今还留有横川如珙的诗刻《雁山》:

“石龙滴滴鼻中水,二十名泉类莫齐。头白山翁贪漱齿,杖藜逐石过桥西。”

横川如珙的另一诗作《送契首座住雁山灵峰》,描述了当时雁荡山僧侣清贫艰苦的生活。

“曷送住持芝下寺,祖翁一个破砂盆。寒酸固是难开眼,煮饭犹堪煮菜根。”

这些名寺名僧和诗作,为名山雁荡勾画出令人向往的禅隐之境。

诗画雁荡:

浮云已过眼,依旧好青山

唐宋时期,雁荡山虽然寺庙林立,高僧辈出,但其引人瞩目的原因还是离不开奇秀山水。南宋状元王十朋是雁荡开山以来第一个以大量诗篇赞美雁荡山的诗人,他34岁第一次赴临安补太学途径雁荡山时,就被雁荡山秀丽的风光所吸引,连着游览三天。他在《题灵峰三绝》写道:

“家在梅溪水竹间,穿云蜡屐可曾闲。雁山新入春游眼,却笑平生未见山。”

诗中作者对自己此前未曾游览名山雁荡和首次赴京读太学进行了自嘲。盘桓三日后,王十朋又唱了一曲《出雁山》:

“三宿山中始出山,出山心尚在山间。浮名夺我林泉趣,不及高僧一味闲。”

诗人是恋恋不舍离开雁荡山的,毕竟到临安读太学是正经事。此后,他在京城与家乡之间往返多达六七回,每次赴京都经过雁荡山,而且每一次经过都会写诗,抒发自己爱国爱乡情怀,表达对雁荡山秀丽山水的赞美。他在《能仁寺》一诗写道:

“不到能仁久,欣闻赐额还。浮云已过眼,依旧好青山。”

雁荡山水不仅让王十朋、叶适、赵师秀、翁卷、徐玑、林景熙等温州本土诗人赞不绝口,而且让名声在外,与杨万里、陆游、尤袤合称“南宋四大家”的范成大也念念不忘。他在《送琴客许扬归永嘉》一诗写道:

“乌帽休冲九陌埃,瘦藤定约到秋回。 龙湫鴈荡经行处,断取松风万壑来。”

诗人将约定回雁荡山看作比当官还重要的事来赞美雁荡山的风光,可谓独具一格。

无独有偶,赵抃在《约游雁山》一诗中,也对游览雁荡山也表现出空前欢喜。

“自谙趋拜力惟艰,柯岭归休远帝寰。抱瓮不能师老圃,驱车犹足访名山。鱼书入手慇勤后,雁字排空杳霭间。多荷主人期我意,谢公遗迹愿跻攀。”

到访过雁荡山的诗人为其旖旎风光所吸引,不足为奇。没有到过雁荡山同样迷恋其风光,赞美其景观,则是雁荡山之幸。宋豪放派诗人代表、“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东坡,仅凭在温州乐清担任知县的好友周邠寄送的一张《雁山图》,就迷恋上雁荡山,欣然赋诗传情:

“指点先凭采药翁,丹青化出大槐宫。眼明小阁浮烟翠,齿冷新诗嚼雪风。二华行看雄陕右,九仙今已压京东。此生的有寻山分,已觉温台落手中。”

苏东坡在写作这首题为《次韵周邠寄<雁荡山图>》的诗时,时值岁寒,手冻笔僵,写不成字,诗人借与客人饮酒取暖,欣喜回复。在诗中,诗人夸雁荡山如梦幻仙境,奇秀堪比“三山五岳”及少华山、九仙山等名山。

诗画雁荡,留给世人的不仅是秀美景色,还有好茶好物。“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的诗友梅尧臣的诗作《颖公遗碧霄峰茗》,就是讲述雁荡山有好茶好水,在雁荡山品茗观景犹如到陶渊明的世外桃源,令人羡慕。诗云:

“到山春已晚,何更有新茶。峰顶应多雨,天寒始发芽。采时林狖静,蒸处石泉嘉。持作衣囊秘,分来五柳家。”

大诗人陆游的《雁宕九节菖蒲》,赞的是雁荡山的菖蒲,让他案头原先放置心爱的苍然石的盆池小景黯然失色。

雁宕菖蒲昆山石,陈叟特来慰幽寂。寸节蹙密九节瘦,一拳突兀千金值。清泉碧缶相发挥,高僧野人动颜色。盆山苍然日在眼,此物一来俱扫迹。根蟠叶茂看愈好,向来恨不相从早。所嗟我亦饱风霜,养气无功日衰槁。

有着千年历史的诗画雁荡,就是这样让人诗情勃发,让人欢喜。

国际雁荡:

石桥过了问龙湫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同源,有过友好交往。据介绍,现日本京都相国寺、五岛美术馆和京都长福寺等机构藏可观的宋元雁荡高僧墨迹,其中被日本政府定为国宝3件、重要文化财18件。《日本美术全集》《近代书道》等书刊杂志也收录刊发过不少雁荡高僧墨迹。这些雁荡高僧的墨迹不但十分珍贵,而且在日本影响巨大,是雁荡山和外界交往的重要见证。

宋高僧释智愚的《日本源侍者游台雁》一诗,就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宋代曾有日本僧人到访雁荡山。

“师道严明善应酬,石桥过了问龙湫。一花一草人皆见,是子知机独点头。”

释智愚,号虚堂,在日本的影响力巨大。其门下南浦绍明是日本入宋留学僧,为建长寺第十三世住持,被敕封为“大应国师”;南浦绍明门下出了一位顶天立地的大禅师宗峰妙超,被敕封为“大灯国师”,开创了京都大德寺,成为临济宗大德寺派的开山祖师。宗峰妙超的弟子关山慧玄,开创了京都妙心寺,成为临济宗妙心寺派的开祖。虚堂的七世法孙大德寺的一休宗纯,特别崇拜虚堂,他的弟子村田珠光是日本茶道的开祖,珠光的弟子武野绍鸥,绍鸥的弟子千利休是千家茶道的始祖,他们皆以虚堂为祖师,尤其是千利休以后的千家茶道的子孙皆随大德寺住持参禅,他们对虚堂的崇仰是相当的虔诚。《虚堂智愚禅师语录》除了记录虚堂智愚与南浦绍明的交往外,还收录了虚堂智愚与日本禅师智光和一位被称为源侍者的日本僧人交往记录。《日本源侍者游台雁》一诗就出自《虚堂智愚禅师语录》卷七。

另外,虚堂智愚还写过《沔禅人之雁荡》和《僧游台雁》两首诗,诗中提及“沔禅人”和游台雁之僧,都有可能是日本僧人。

“风高木落雁山秋,鞭起无依穴鼻牛。村草步头挂不住,大方随处有良畴。”

“音旨双消不可闻,卷衣南去与谁论。龙湫水涩石桥滑,得路应敲尊者门。”

在宋代中日文化交往中,无学祖元在雁荡山能仁寺吟诵的《临剑颂》,无疑是一首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宋诗。

据史书记载,1276年,元军南下杀进雁荡山能仁寺,寺中众僧闻讯纷纷逃离,只有无学祖元一人端坐禅堂。元军首领举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大声威胁要杀了他。无学祖元神色泰然,缓缓地吟诵了一首偈诗:

“乾坤无地卓孤筇,且喜人空法亦空。珍重大元三尺剑,电光影里斩春风!”

这首诗后来在日本被广为传颂,曾直接影响日本武士道精神,日后又被日僧雪村友美传回中国,并衍生出新的偈颂。《临剑颂》在传播过程中体现出极其强大的影响力,亦反映了中日双方相互认识、相互影响的文化交往历史。

1286年,无学祖元圆寂后,日本天皇敕谥“佛光国师”,并由后光严天皇加溢“圆满常照国师”,成为是日本禅宗史上赫赫有名的“佛光派”的始祖,还被学者推为日本五山文学的始祖。

唐宋诗词中直接反映雁荡山与国际交往的诗词虽然不多,但呈现的影响力是空前的,对雁荡山进一步开发、建设和发展特色旅游,开拓国际旅游市场提供了有力的帮助。

2019年12月,浙江省政府印发《浙江省诗路文化带发展规划》,提出以“诗”串文(文化)为主线,以“诗”(诗词曲赋)为点睛之笔,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激发创新创业活力,这是对传统诗词文化的活化、物化和升华的重要探索,是着力彰显传统诗词文化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和时代价值的创新实践。雁荡山地处浙江“瓯江山水诗路”的重要节点,认真梳理和学习唐宋诗词中的雁荡山诗篇,无疑将为我们进一步贯彻落实省政府建设发展“诗路文化”提供更广阔思路和正能量。




来源:温州日报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