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呈祥:“温州家人”三部曲的启示录

编辑: 徐怡 来自: 电视艺术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7-6 16:08

编者按:日前,温州家人的收官之作《温州三家人》在央视成功播出。“温州家人”系列电视剧以地名贯穿,集中书写了几个不同时期极具代表性的温州家庭的故事,以小家庭的经历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文联原副主席、著名文艺评论家仲呈祥撰文全面总结了“温州家人”系列作品的成功经验,认为“温州家人”三部曲的艺术实践雄辩地证明了党对文艺工作领导取得的新经验和新成就,对于指导中国电视剧创作具有普遍的借鉴意义。

“温州家人”三部曲的创作过程历经多年,给我们的启示主要有三条:

第一条,三部曲以成功的艺术实践为时代立传、为时代画像、为时代明德,雄辩地证明了党对文艺工作领导取得的新经验和新成就,对于指导全国的艺术创作具有普遍的借鉴意义。它以成功的实践证实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要把握住两条”:其一“要紧紧依靠广大文艺工作者”,其二“要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

“温州家人”三部曲的成功首先是依靠了艺术家。依靠艺术家的前提是识艺术家所长、用艺术家所长,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尊重艺术家。《温州一家人》《温州两家人》请来了高满堂老师,他最大的特点是深入生活、深入民心,以厚实的感情积累、思想积累,按照现实主义的原则、道路指导自己的创作。《温州三家人》请来了程蔚东作编剧,程蔚东曾创作过《中国神火》《中国商人》《中国空姐》等作品,之后开始从事行政领导工作,到“温州家人”第三部的时候,他离开了领导岗位,走到前台操刀执笔,这是一位懂得艺术规律的好领导。

一剧之本有了保证,导演也是关键。前两部以孔笙老师为主,第三部换上了知难而进的苏舟,苏舟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优秀导演,他有很多作品在中国电视剧中也是有地位、有价值的。此外,我们立足温州放眼全国,聘请了很多一流的优秀演员加盟,加上摄录美等方面的人才,在温州人这块富矿资源上实现优化配置,深入地发掘温州人题材对于塑造温州形象、塑造文化标识、展现温州精神所具有的独特优势。因此,可以这样说,我们在党的领导下依靠艺术家,用艺术家所长,为艺术家创造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优越条件。在现实主义创作的道路上用作品讲话,雄辩地证明了党对文艺工作的正确领导,对电视剧的创作确实起到了保证作用。

我们对一部作品的研究不能局限于作品本身,应该在当下文艺创作的整体情势中判断它的地位和价值,指出它的贡献。所以,对比温州家人系列来看,我们现在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况,即,没有真正依靠艺术家,用艺术家所长。它不识艺术家所长,没有用对人。我讲的是个别现象,比如有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的编剧,放着有丰富经验积累的同志不用,没有发挥他们的作用,却用从未担纲过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编剧的新人。不是说不需要培养新人,而是说在时间紧的条件下一定要用对用准人。驾驭重大革命历史题材需要积累和经验,比如大家所识的王朝柱,创作了《长征》《延安颂》《解放》《开国领袖毛泽东》等二十余部作品,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的革命历史完整搬上荧幕,他是心无旁鹜地献身于这个事业,因此视协给了他终身成就奖。再比如,龙平平,在老一辈党史专家逄先知、金冲及等三十来年的熏陶下,集大家的智慧,创作出了《觉醒年代》这样的作品。当然,《觉醒年代》不是一人之功,是一群人努力的结果。

依靠艺术家就是要用艺术家所长,扬他们所长,这才是真正的尊重艺术家、尊重艺术规律。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温州家人”三部曲完整地把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温州人的奋进历史搬上了荧屏,这是真正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功不可没,利在千秋。

第二条,真真切切按照习总书记讲的,要把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作为追求。我们应该向着什么方向努力?向着人类最先进的方面注目,向着人类精神世界的最深处探寻。“温州家人”三部曲不断地向着温州人创业走出去、敢为天下先的先进思想注目,就是彰显他们这种先进思想。三部曲具有厚重的温州文化底蕴,聚焦于人物形象的刻画。在三部曲里面没有概念化的人、公式化的人、不讲人话的人,都是讲真话、人话的人,都是活生生的、血肉丰满的人,所以它具有艺术吸引力和感染力,这条经验非常宝贵。

第三条,“温州家人”三部曲证明了应该正确地认识和研究中国电视剧发展的历史。现在有一股在非历史主义、甚至是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影响下刮起的邪风,刮到影视界后,有人用西方类型片理论来误读和阐释中国电视剧发展的历史,主张中国电视剧的历史应当是类型片发展的历史。于是,一部言情剧火了,全国竞写言情剧;一部谍战剧火了,全国竞写谍战剧;……“百花齐放”没有了。我不反对在立足中国现实的前提下,去学习和借鉴西方影视艺术理论当中适合中国国情的有用的东西,但是中国电视剧创作的历史不是类型片发展的历史。西方有它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他们是这样发展过来的,但是中国不是。“温州家人”三部曲以雄辩的事实证明:要想创作出能在中国历史上立住脚、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必须高扬地方文化优势,配置地方文化资源,创作出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优秀作品并进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我认为,中国电视剧发展的历史是一部把生活当成整体来审美把握,坚持现实主义创作精神和道路,高扬地方文化优势,以鲜明的地方特色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历史。如京派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走向了全国;海派电视剧有《上海一家人》《十六岁花季》;江苏比较鲜明的特点是名人传记类电视剧,如《范仲淹》、《秋白之死》《戈公振》等;还有刮东北风的电视剧《雪野》《努尔哈赤》,曾把飞天奖的长篇、短篇一等奖全部包揽;鲁派电视剧在中国电视发展史上也功不可没,像《闯关东》到《山海情》等;还有曾轰动全国的《死水微澜》《南行记》等巴蜀电视剧……均是以地方特色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这里有一个坚守唯物史观的问题,即,从创作的实际出发、从生活整体出发,这也是为什么《山海情》后发制人、后来居上、独树一帜的原因。因为《山海情》把建设新农村的历史作为一个整体,把生活作为整体进行审美把握。这也是高满堂创作电视剧的特色,不论什么题材,他都把生活作为整体,都把塑造人物作为聚焦点。“温州家人”三部曲从高满堂到程蔚东,都保留了这个传统和风格。

我觉得上述三点,有利于我们实事求是地研究中国电视剧发展历史,科学地总结经验,指导今后的创作,不要用西方理论去剪裁中国创作,这是“温州家人”三部曲带来的独特贡献。从这个高度来看,该系列剧的价值和经验不容小覷。我认为“温州家人”三部曲是以人带史、史中觅诗的好作品。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