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桥”也护“艺” 泰顺这个条例助力廊桥“申遗”迈大步

编辑: 淑洁 来自: 温州日报 ​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7-30 12:53

架木为拱,跨溪成虹。分布在泰顺县境内的众多廊桥,不仅是泰顺人心中的“最美乡愁”,也是全体温州人引以为傲的文化瑰宝——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温州丰厚的文化家底中,唯有“泰顺廊桥”被正式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泰顺境内的溪东桥、北涧桥、三条桥、文兴桥等4座廊桥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申报点。

“作为我国第一部廊桥保护专项法规,《温州市泰顺廊桥保护条例》也是我市历史文化保护领域立法的开篇之作,希望通过构筑廊桥保护完整体系,助力泰顺廊桥‘申遗’再迈大步,体现我市传承人类文明的责任担当。”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王旭东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近年来,时有发现廊桥保护过程中,存在当前法律规定、政策导向与现实情况冲突情况。比如,廊桥及其周边古道、溪滩、古村落等环境都是一个整体,但缺少对其周边环境的保护细则。此外,关于廊桥保护的相关法律规范一直以来缺乏规范、系统、有效的机制,人为破坏难以追责等问题都对廊桥保护产生了不利影响,

这类冲突和问题,经温州市人大代表、民盟温州市委会主委胡荣党于2019年“两会”期间,领衔提出《关于加快推进温州市廊桥保护立法的建议》后,得到温州市人大常委会和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当年即紧锣密鼓展开相关立法调研工作。2020年初,我市将泰顺廊桥保护条例正式纳入立法计划。

护“桥”也护“艺”

夯实整体保护基础

泰顺境内,现保存较好的古廊桥有32座,其中有15座、4座、1座分别列入国家级、省级、县级文保单位,另外12座列入县级文物保护点。除了桥本体,制造这种古老廊桥的技术,也被命名为“中国木拱廊桥传统营造技艺”,于2009年被列入《联合国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一直以来,廊桥及造桥技艺得到的保护比较有限。由于自然和人为原因,新中国成立以来,泰顺有多座价值极高的古廊桥被毁。

“正是基于这种现实,我们在制定条例时,围绕护‘桥’也护‘艺’这一主线,确立整体保护理念,不仅对泰顺廊桥本身进行‘有形保护’,也对其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进行‘无形保护’。”王旭东说,法规通过对廊桥实施规划整体保护、对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保护点廊桥实施整体保护、对廊桥本体和附属物实施整体保护、对廊桥和环境协调实施整体保护,进一步细化、补充了泰顺廊桥的保护机制和具体举措,推动制度创新,建立健全廊桥保护的多元共治体系。

作为一个自幼生长在廊桥边的泰顺人,温州市博物馆副馆长、2019年度“中国非遗年度人物”季海波一直以来和众多泰顺籍乡贤都非常关注廊桥保护和相关立法工作。此次详细看了条例后,季海波说:“条例第2条明确指出:泰顺廊桥及其木拱桥传统营造技艺的保护、利用和管理,适用本条例。这说明条例保护的对象是物质文化(廊桥本体)和非物质文化(廊桥营造技艺),可谓‘双保护’。”

《温州市泰顺廊桥保护条例》共23条,其中为加强护“艺”,不少规定都尽量细化:条例鼓励聘请传统木拱廊桥营造技艺代表性项目传承人参与廊桥的修缮、迁移、重建;泰顺县人民政府应当通过建设传承基地、体验基地、出版相关书籍和音像资料等多种举措,推动泰顺廊桥营造技艺活态传承,让廊桥文化得到更大范围的传播。

明确建立保护责任制

做好立法“后半篇文章”

“立法保护廊桥,这是一件大好事!”昨天,得知《温州市泰顺廊桥保护条例》即将实施,泰顺文重桥修建者林晴霁的后人林建华很欣喜,在他看来,有了更为具体的法律保护,廊桥相当于安上了“保护罩”。他回忆,家族对于爷爷修建的这座文重桥有着特殊的感情,几十年来,他和父亲几乎每天都要到廊桥上逛一逛。

百姓对于保护廊桥的期盼,也是此次立法重点所回应的。为进一步明确廊桥保护中的责任,条例不仅规定:泰顺县人民政府应当设置专门机构或者指定机构开展日常巡查,组织保养、修缮、防洪、防火、防虫、防盗等安全措施;泰顺廊桥保护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根据需要设立泰顺廊桥保护专项资金。与此同时,条例也鼓励社会参与保护廊桥,对成绩显著的给予表彰或者奖励。

“《温州市泰顺廊桥保护条例》的出台实施,为我县廊桥的保护、管理和利用提供了重要抓手和法律依据。”泰顺县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该县将切实把相关法规的学习宣传和实施情况纳入到全县各乡镇部门的重要议事日程和考核当中,建立健全工作考核、社会评议和责任追究等制度,全面推进廊桥保护属地责任落实,力求做好立法“后半篇文章”。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