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暑期已凉,旅游业者忙着退单

编辑: 徐怡 来自: 第一财经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8-3 17:02

“我现在每天都在加班处理退单,日均工作时间超过10个小时。即便如此,我们的人手还是不够用,实在来不及的时候就让销售人员自己顶上,谁销售出去的单子谁负责退单。上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在2020年的春节,今年暑假又一次发生了旺季退单潮。”一家大型旅游企业的客服人员陈美无奈道。

自7月20日南京市禄口机场首次通报本土疫情以来,新一轮疫情已经波及包括湖南、四川、安徽等多地,目前,张家界、南京、陕西等地的景区都有不同程度的关闭,当地的地接旅游业者基本停业,旅行社和各大OTA(在线旅游商)则忙碌地处理退单。

记者从各大旅企获悉,今年旅游暑期档仅运作了约10天,然后就发生了南京疫情,随着各地疫情延伸和旅游景区的陆续关闭,暑期旅游旺季估计约流失70%生意。

延后开始、提前结束的“暑期游旺季”

这几天在不少旅游业者的朋友圈,都刷着一张漫画图,图上调侃今年的旅游暑期档从7月10日左右“诞生”,到7月20日“卒”,仅存活了10天。

“的确如此,由于此前的广州疫情等因素,原本应该是7月初启动的暑期旅游延后到了7月8日~10日启动,才运作了10天左右,到7月20日南京发生疫情开始,退单陆续来了,宣告旺季提前结束。”春秋旅游副总经理周卫红告诉记者。

据悉,7月20日以来,南京机场疫情传播链持续延伸,疫情已外溢到四川、广东、安徽、辽宁、北京、湖南、宁夏、湖北、山东、海南等省份。其中有些延伸正是与旅游团相关,毕竟旺季出游人数较多。正因如此,文旅部紧急发布通知,部署进一步做好文化和旅游行业疫情防控工作,并要求不得组团前往高中风险地区旅游,不得开展前往高中风险地区的“机票+酒店”业务。

截至目前,张家界、株洲景区暂停开放;常德市各旅游景区原则上接待游客量不超过核定最大承载量的30%;湘西凤凰古城、永顺县芙蓉镇、十八洞村在内的湘西各大景区7月30日起陆续暂停接待游客;西安大唐不夜城步行街7月30日起暂停街区各类演出及大雁塔北广场喷泉表演;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自7月30日12时起暂停开放;南京暂停开放旅游景区室外区域;郑州全市A级旅游景区关停,《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暂停演出。

“不止这些,比如四川等地的不少地接旅行社已经基本不再接旅游客人了。出于安全考虑,暂停部分景区开放是对的。”周卫红对记者表示。

大量景区的关闭和演出的暂停,也使各地的地接导游全面停工。老家在湖南常德、工作在张家界的谭中杰如今就处于停工状态,作为途牛在湖南当地的地接导游,谭中杰在送走了最后一班客人,并完成了自身的核酸检测后就一直宅在家。“暑期档肯定是不行了,但最重要的还是安全,我现在检测出来是没有问题的,可毕竟接触了这么多客人,还是要谨慎,不要出去添乱,也是为了自身安全。前一阵我带团也有点累了,现在正好休息。”谭中杰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旺季里的“退单潮”

对于地接旅游业者而言,他们基本停工了,而各大组团旅行社和OTA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因为他们正面临大量的退单。

记者采访携程、同程、去哪儿、途牛、驴妈妈、飞猪和春秋旅游等业者后了解到,最近一周多时间内,客服人员忙到无法下班,每天超过10小时的工作也难以应付如潮水般来袭的咨询电话与退单业务,这种场景犹如回到了2020年春节时的“旺季退单潮”。

去哪儿方面表示,针对各地局部疫情对出行的影响,去哪儿平台继续更新可免费退改的酒店订单的地区名单:凡在去哪儿平台预订福建省厦门市、云南省陇川县、江苏省淮安市、湖南省株洲市、河南省郑州市、四川省泸州市、湖南省宁乡市、湖南省益阳市、湖北省黄冈市、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首市、湖南省湘潭市、河南省商丘市、海南省海口市、湖北省荆州市的酒店的用户,如有需要,均可免费取消入住日期在8月11日前的酒店订单。针对度假产品,出发日期为7月26日~8月11日期间,所有来自中高风险地区、目的地城市全境为中高风险的用户,可凭相关证明材料申请免费取消,无损退款。

去哪儿数据显示,7月29日平台总咨询量达到日常的3倍;退订量达到日常的4倍。

同程方面表示,疫情以来公司为用户提供退改,处理大量因疫情无法出行的用户订单。从机票退订数据来看,来自上海、北京、广州、郑州、昆明、深圳的订单退改量较多。

飞猪日前已启动针对中高风险地区的交通、度假、酒店等产品的应急退改措施,并延期举办“大漠赫兹音乐节”。

不少旅游业者对记者表示,全年最赚钱的旺季就是暑期档,虽然春节和十一等黄金周也很有商机,但毕竟假期有限,而暑期档是横跨2个月的,延续时间长且大量的暑期游是亲子游,利润空间较高。携程发布的《2021暑期旅游大数据报告》显示,原本今年暑期(7月1日到8月31日)跟团游和自由行订单较2020年同期增长10倍以上。在跨省游恢复将满一周年之际,暑期跨省游订单量同比增长413%。原本同程暑期亲子游订单比例超过45%。

而如今,这些数据都已发生巨大变化,8月的亲子游几乎全面退团。

“暑期最主要的客源是亲子游,但鉴于防疫安全,目前各地的学校也对学生出省旅行有一定的规定,所以原本8月出行的亲子游这块现在基本都退团了。”途牛内部人员对记者透露,在退订过程中,会存在部分消费者对产生的损失不认可的情况,比如机票、火车票、客运票是根据航司、 12306及公路客运部门发布的特殊退改政策来执行的,如果航司的退订政策还没出来,部分游客会对机票的损失不认可。

目前对于中高风险地区,大部分旅游产品是无损退团的,游客退订非中高风险地区的旅游产品可能会产生一定的损失。根据目前退团情况来看,业界估计此次暑期旅游的生意流失了约70%。

前景几何?

“我今年做福州地接,哎,真是啥事都碰上了,台风、南京疫情……心好累,旅游人真难!”

“旅游小白2年多,作为同业批发的我,再次感受到了旅游从业者的艰辛!我需要24小时在线,及时接收客户信息!”

“我一个太原团,180人,计划7月21日高铁到黄山,21日高铁停运,我们忙了一个月化为泡影,只有继续坚信,信念不能放弃!”

上述这些都是来自旅游圈的从业者在网络的留言。正再次经历着“旺季退团潮”的他们内心焦虑却也还是不轻言放弃。大部分业者都理解安全第一的重要性,因此积极办理游客退团,而同时也在期盼未来旅游市场能尽快复苏。

“目前,从整个大盘来看,暑期旅游旺季一开始的表现基本符合此前的乐观预期,局部地区甚至有超预期的表现,但随着疫情的延伸,整个旅游市场的需求特点也会发生结构性变化。市场对于局部疫情已经形成了一定的适应性,具备了一定的韧性,短线游对于长线游的替代即为其中一个表现,短期内影响最大的还是消费信心,具体的影响程度还有待观察。从结构上看,局部的疫情对跨省长线游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从我们最新的暑期游数据来看,‘微度假’情况尚可,对于本地化的暑期旅游市场构成了一定的支撑。”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认为。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