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委员为解决暑期“看护难”支招 为办好“公办暑托班”建言 ...

编辑: 淑洁 来自: 温州都市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8-5 12:35

学生放假,家长上班,暑期里谁来带孩子?暑期“看护难”,一直是困扰不少家长的头号难题。今年7月初,教育部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发社会广泛关注。近期,我市瓯海、鹿城等地也先后落实公办暑期托管服务。

7月28日,市教育局联合市发改、财政、人社、团委、妇联等部门,组织开展小学生(幼儿)暑期托管服务试点工作,进一步明确了时间、课程、人员配备等。

公办暑托班“高性价比”获家长点赞

7月14日,瓯海区率全市之先提出开办小学生暑托班计划,筛选瓯海区外国语学校、瓯海区牛山实验学校、温州高铁新城实验学校等11所学校开设暑托班办班点,辐射景山、新桥、娄桥、潘桥、南白象等12个街道。瓯海区教育局透露,此次第一期开放暑托班9个,招收370人;第二期开放11个,招收714人。

鹿城区也紧随其后。7月25日,该区小学生暑托班报名启动,结合学校特色,校舍情况,以及服务区域,确定广场路小学白鹿洲校区、瓦市小学育英校区、城南小学府学巷校区等12所学校为办班点。

两地暑托班开班之后,记者曾先后赴部分办班点探访,发现无论是瓯海区还是鹿城区的暑托点,均以参与体育运动、学习科技知识、培养课外兴趣、拓展课外知识等特色课程为主。按照收费标准,每生每天收取60元;低保家庭及经济困难家庭学生的暑托费用还可享受减免政策。

市民邵先生说:“由教育部门主导开办的暑托班很不错,孩子在学校里除了接受作业辅导,还可以参加各类艺术体验学习,户外体育活动。另外,暑托班提供的餐食也很丰富,在校安全有保障,家长很放心。和社会上的私人托管机构相比,公办暑托班的高性价比,减轻了家长们的负担,是最让人满意的。”

社会暑托不“纯粹”,多数家长存顾虑

对社会托管机构的种种担忧,也是促成此次公办暑托班开办的原因之一。

家住瓯海区旭翔嘉园的林先生为孩子报名参加了公办暑托班。他说:“社会上私人开办的暑托班,一个假期下来,费用至少要4000元。如果孩子再额外参加兴趣培训,那就更没底了。”林先生认为,现在私营性质的暑托班普遍存在变相开办“补课营”的问题。这类培训均是按课时收费,且费用较高。

同时,社会托管机构的师资力量是否完善,从业人员是否具备资质,教学能力如何,良莠不齐的教学质量对孩子学习是否会产生不良影响,这些都是家长所担忧的。针对假期托管火爆的现象,不排除部分社会机构因教师资源“供不应求”,从而降低教师招聘要求,甚至聘用不具有从事教学工作资质的人员参与托管工作。

此外,社会托管机构的学习环境、室外活动场地等硬件条件普遍不够完备。在夏季,孩子们长时间待在空调房里,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

市民蔡女士说:“私营性质的暑托班大多是对孩子的作业进行监督、辅导,但实际的学习成效,家长并不一定清楚。”

个别师生对公办暑托班并不“捧场”

作为暑托班的参与主角,孩子们有不同的声音。在记者的采访调查中,不乏个别孩子对暑托班存在排斥心理。

“好不容易等来暑假,结果又是去托管班,没劲儿。”三年级学生小珊说,她希望能有自己的假期时间,在完成暑假作业之后,能参加课外兴趣活动或是外出旅游。公办暑托班上课时间安排类似学校的日常教学,“早出晚归”的模式让孩子们自感“这样的假期缺少自主性”,甚至产生“暑托班是每年第三学期”的想法,产生厌学情绪。

在此次教育部印发的通知中,除了鼓励学校积极承担外,引导教师志愿参与也是重要一环。开设暑托班,在职教师又有怎样的看法?参与瓯海区学校托管服务的一名老师表示,教师平时工作忙,压力大,刚刚结束一个学期的工作,尤其是刚经历了期末考、升学考,盼望着能在暑假对身心有一番调整。对于“突如其来”的公办暑托班工作,确实有一些教师不愿报名参加。此次报名的公办暑托班班主任以党员、年轻教师为主,虽然是志愿参与,但还未成家或是还没有孩子的年轻教师,无形中成为大家眼中的“首选”。

当然,更多的教师对于公办暑托班的开办持积极响应的态度。“接到通知后,我第一个报名参加并担任高年级段暑托班班主任。这是一次很好的公益假期活动。”瓯海区牛山实验学校老师陈丽珍说。

目前,我市还未全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一位未参与学校暑托工作的教师表示,可以接受学校开办暑托服务,但建议采取教师自愿报名方式,多位教师轮流,以减少对教师假期时间的占用。

市政协委员、市教育教学研究院教授徐克美:

整合校本资源,落实素质教育

整合社会资源,补充师资力量

目前,不少双职工家庭的孩子在课后、周末及假期被外托至学习机构的情况,较为普遍。因此,这类机构的存在有其一定的价值。然而社会托管机构的教育质量参差不齐,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和隐患。

为此,近期有关部门陆续出台有关公办暑托班服务试点工作的具体细则,涉及托管内容、服务对象、责任方、收费标准和监管措施等内容,给予制度保障。

对教师而言,开设公办暑托班确实会占用其部分业余时间。建议在适度考虑资金补偿的基础上,鼓励教师支持该项工作,以适应暑期托管工作的新变化。

承接暑托服务的学校,应更加多元、灵活地设计暑托课程。建议公办暑托班整合校本资源,兼顾体育、美术、音乐等素质教育,落实“五育并举”教育,补齐素质教育不足的缺陷。

对师资而言,建议整合社区、义工等资源。以小区、街道为主体,鼓励教师、家长、大学生志愿者等共同参与托管工作。也可聘用退休教师、干部,作为落实“银龄计划”的有效举措之一。

作为教育部门,可以结合本地实情,加强对各类托管机构的治理。鼓励家长积极为学校发展献计献策,共商育人新路径。

市政协委员、永嘉县妇联副主席金巧娇:

加快公办暑托全市范围推广

提供财政支持减轻教师负担

暑托社会需求量很大,特别是对于双职工家庭来说,尤为迫切。以往这一块服务大多由社会机构承担,市场供给良莠不齐,难以令家长满意和放心。2016年起,我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算起来首批“二孩”已逐渐进入学龄阶段。而随着三孩政策的放开,可以预见,暑托的需求只会更加高涨。

从目前鹿城和瓯海实行的公办暑托班情况看,课程安排主要以特色教育为主,坚持不上新课的原则,减轻学生负担,值得点赞。当然,今年是公办暑托班开办第一年,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因此建议:

一是加快公办暑托班这一模式全市推广。对于已经开办公办暑托班的地方,应及时总结经验,改进服务方法;还没能在今年开办的,应做好调查摸底,争取在明年暑期落实到位。

二是从鹿城和瓯海开办的经验来看,每生只能报名一期公办暑托班,每一期仅10多天。相对于两个月的漫长假期来说,这样的设计显然还不够“解渴”,应适当延长每一期的托管时间或允许每生可报名多期暑托班。

三是公办暑托班增加了公办学校教师的工作量。政府应提供必要的财政支持,或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学生、家长提供方便,也减轻教师负担。

市政协委员、鹿城区教育考试中心副主任蒋樨:

用足用好校边城市公共教育资源

借力社区场地人力补充学托力量

近期,两办印发“双减”意见,包括要求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在强调反对校外培训资本化、短视化、逐利化的现阶段,推出公办暑托班,是教育部门做出的及时补位举措。“双减”意见和暑托班通知的有效落地,需全社会达成共识,共同关切,各尽其责,付诸努力。

一是用足用好校边城市公共素质教育资源。建议市政府牵头,教育部门和各社会事业管理部门联动,整合具有温州地域辨识度的托管服务公共素质教育资源,鼓励各校自主选择就近公共资源,菜单式列举,提供基于公益性素质教育资源的课外、托管服务。

二是适度增加在编教师指标。在现有教师编制不变前提下,完全由公办学校承接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托管服务,势必增加一线教师负担,建议教育部门根据各校暑期承接托管的工作量,适度增加各校在编教师指标。

三是借力社区场地、人力,补充学校托管力量。利用学校所在区域的公益性体育场馆、城市文化驿站等青少年活动的社区场所;招募具备社会工作者资质的家长、社区工作人员和大学生等;建立社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与学校形成联动补位。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