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课后服务新政落地!中小学校长们深度解析

编辑: 淑洁 来自: 浙江新闻客户端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8-27 10:38

26日晚,浙江省教育厅等九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课后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明确2021年秋季学期开始,全省各小学、初中均要开设课后服务项目,实现课后服务学校全覆盖、有课后服务需求的学生全覆盖。

这则重磅消息成了各个家长群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且气氛欢快,甚至有家长说,“谢天谢地,新学习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实际上,在本周二,省教育厅就召开了义务教育学校课后服务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议。许多校长都参加这次会议,并已开始抓紧研究、安排校内教育教学工作。我们也跟多位校长聊了聊,请他们分享了对课后服务新政的想法和计划。

新政给了学校不少空间

“之前听说要课后服务全覆盖,我们确实有些担心政策落地后,会给学校和教师带来不小的压力。但学习完文件后,我发现学校在其中还是比较有空间,也看到了课后服务的很多可能性,这让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挺开心。”杭州一位知名小学的校长告诉记者,从文件本身看,这项新政有9个部门共同发文,说明了政府重视和决心。而从课后服务的定位和原则来看,也是比较妥帖的。毕竟,我省已于2019年全面推行小学放学后托管服务,已经有了基础。而今年暑假试点暑期托管,也让校长们有了更多信心。“事实证明,有财政支持,学校的不少年轻老师还是很乐意参与托管。而且接下来我们也可以把没有进入学校体制,但有教师资格证的社会专业人员利用起来,让他们成为学校课后托管服务的一部分力量。”

一位分管体育艺术科技的副校长则用了“振奋”来形容自己看到新政后的第一感受。“接下来课后服务可以采用1+X+Y,且允许优质的校外机构和资源进驻,对培养孩子的美育和体质健康是一个利好消息。”这位副校长说,因为不少家长其实没那么重视美育和体育,那孩子们回到家后,也难有机会去接触这些领域。如果学校学后托管能有这些资源,那孩子们在学校就能享受到相关的教育。

还有老师注意到,文件提到了“把用于教师课后服务补助的经费额度,作为增量纳入绩效工资并设立相应项目,不作为次年正常核定绩效工资总量的基数,也不纳入教师与公务员工资收入计算比较口径”。“这对于老师来说,会更有动力去报名课后服务。”一位杭州上城区的老师告诉记者,自己学校在试点时期托管时,其实报名还挺火爆。一些住得近的或单身的老师,他愿意参与其中,也能获得还不错的报酬。那不想参与的老师,学校也非常尊重他们的意愿。一个暑假的试点,把部分老师原本的顾虑都打消了。

不少学校已做好新学期学后服务计划

这两天,杭州市丁兰实验中学校长赵骎已经在和团队一起研究制定晚自习的安排,尽可能通过弹性坐班等方式不给老师增加太大负担,同时解决家长的刚性需求。“下学期,我们学校计划三个年级都开设晚自修,八点结束,争取做到书面作业不出校门。每个班留一位老师管理,配一到两位家长志愿者,配合老师管理班级纪律。”赵骎说。

杭州另一所公办初中的校长也告诉记者,学校去年开始暂停了晚自习,但从前几年开设晚自习的情况看,晚自习效果还不错,学生学习效率比较高,基本上能在校内完成作业。所以即将到来的新学期,也打算恢复晚自习。

在一些学生体量比较大的学校,家长们还会提出一些个性化的需求。也有学校正在考虑,新学期的晚自习除了完成作业,和区域内少年宫合作尽量开设丰富的课程,学生除了完成作业外,也可以选择参加体育、艺术、科技等拓展课程,满足家长个性化的需求和孩子个性化的发展。

在26日的全省“双减”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宁波北仑区顾国和中学校长、书记张林作为唯一的中学代表,分享了该校在课后服务上探索出的经验。“课后服务不是简单的看管照料,需要丰富内涵、拓展形式、提升品质,需要有属于自己的校本化行动,我校基于五育并举采用‘1+1+N’组合设计课后服务课程体系。第一个‘1’是基础性课程,对学生进行作业管理和辅导。第二个‘1’是特色性课程,比如结合北仑‘中国女排’基地优势开设排球课程,围绕宁波帮‘四知精神’开展爱国主义课程。‘N’是可供学生多元选择的体艺科技类拓展性课程。”张林介绍,顾国和中学开放了体育馆、图书馆等校内所有资源,成为课后服务的教育场域,并努力挖掘中国港口博物馆、张人亚党章学堂等校外资源。学校也动员教师全员育人,保证课后服务的教育专业性。同时,学校还协同多元主体有益补充,比如开发家长资源来开设深受孩子们喜爱的“爸爸课堂”。

记者注意到,在各个家长群里,也有家长在新政发布后张罗起来,“要是学校开设晚自习,我们可以报名当晚自习志愿者。”一位曾报名参加过孩子班级晚自习管理的爸爸说,去班里管理晚自习,主要是看看孩子们做作业认不认真,如果有人讲话开小差,会上前提醒。他也发现,孩子在学校做作业,效率明显比在家里高。

课后服务怎样才能更好落实?

新政落地,新学期即将开学,一切正在快速运转起来。校长们在积极落实新政的同时,也有不少延展思考。

一位校长说,家长们对课后服务新政都非常欢迎,新政落实起来可行性也很强。但眼下,她还在思考文件提出的一个问题:如何让老师上下班“弹”起来。“新政明确了要统筹安排教师的作息时间,实行‘弹性上下班制’,保障教师必要的休息时间。确实,初中老师一般早上七点到学校,如果管晚自习,晚上八点多才能下班,陪伴家人的时间、研究教学的时间都减少了。但我们学校比较大,教职工人数多,目前初步设想了下,感觉弹性上班有一些操作难度。接下来,我们要好好开会讨论下。”

而另一位校长在支持新政的同时,还希望能增加一个社区模块。“在文件提到的举措都磨合顺溜后,是不是还能考虑尝试以社区为单位,利用学校的场地,以社团、体育运动为核心,把课后服务的边界拓展得更宽?”

张林也感慨,课后服务需要每一位教育管理者、参与课后服务的老师都有作为,才能让孩子的课后时间变得有效精彩。“一方面要通过积极动员、自愿参与、适度安排、合理取酬等方式保障教师权益、激发管理活力。另一方面,要规范监管评价,把学生自愿参与度、家长学生教师等主体满意度、书面作业完成度、学生综合素质展示认可度、课程与育人目标的适切度作为评价课后服务学校的重要指标。”张林分析。

而还有不少校长跟赵骎持同一观点,“开展课后服务,对家长和社会来说是一件好事,期待更多配套支持,引入优质的社会资源,借助各种力量办好课后服务。”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