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的“温州莲花”期待再次绽放

编辑: 徐怡 来自: 温州晚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8-31 16:09

很多喜欢曲艺的温州人,知道在温州有朵“莲花”曾花香飘满全城。二个艺人共演一台戏,一支道情筒和一副阴阳,一个人唱主旋律,另一个人用“哩啦哩,哩啦哩”来帮腔。温州莲花的唱腔是在永嘉县一带民间乡土音乐的基础上逐步形成的,它以“莲花调”为基础,辅以“凤凰调”及温州民歌曲调。

“莲花艺人”从最初的走街串巷,再到登上电视,参加各种汇演,经历了满目繁华的“热”,也感受到了日渐式微的“冷”。2008年,温州莲花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林彩琴就是呵护这朵“莲花”的代表,她用时尚滋养着“莲花”,静待“莲花”再次绽放。

结缘温州莲花 

苦练七年开启艺术之路

“我有11个兄弟姐妹,小时候家境贫穷,为了帮父母增加家庭收入,我11岁就放弃了学业,跟随朱翠月老师学唱莲花。”唱温州莲花已经有40多年的林彩琴,回想起自己学温州莲花之路仍记忆犹新。“当时,我跟着师傅一起登台演出,说的是温州方言,唱的是百姓家常。看着台下坐着密密麻麻的人听温州莲花,就觉得这个行业端的是‘金饭碗’,有了想学下去,唱下去的动力。”

林彩琴刚开始学时,因不认识字,也不理解什么曲谱、韵律,而教她的老师也不认识字。于是,师徒俩便开启了口授心传的模式,师傅先唱一段,徒弟再跟着唱一段。每次,朱翠月老师一开腔,时而颤抖,时而凄婉,时而哀怨的声音均能撞击她的心灵,即使词再长,她都会花时间去记忆词谱。她每天凌晨就起来背,一背就是数小时,背多了,背熟练了,一两个小时就能背下数页的唱词。

七年之后,林彩琴凭着天生的好嗓音,以及对温州莲花的热爱和执着,开启艺术之路,不断吸收艺术营养,灵活运用“快板”“慢板”“散板”“叠板”等板式,成了小有名气的曲艺演员。

最美好的时光

夫妻“斗嘴”出精品

对于林彩琴来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属于她最好的时代。那时的观众是热情的,只要有演出,不仅是当地的村民,周边的村民也会赶来看。“那时,没有话筒,也没有音响,但是人气非常旺,场场爆满台下的观众大概有五六百人。我在台上笑,他们就在台下笑;我在台上哭,他们就在台下哭。”擅长调动观众情绪的林彩琴,翻出微微泛黄的老照片,回忆起相片背后的那些故事,提及自己数十年前演一场能赚5~6元,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心里有着满满的幸福感。

也就在那段最美好的时光,林彩琴遇见了温州鼓词艺人陈向明,合作了几次,因莲花共生情而走在了一起成了终生伴侣。林彩琴认为温州莲花是二人一台戏,能寻觅好搭档是要去珍惜的。陈向明知道她不认识字,就把一句唱词录在磁带上让林彩琴听,林彩琴则一遍遍地背诵……

如今磁带早已被锁在了抽屉里,取而代之的是手机可随时浏览的短视频,但夫妻俩仍旧以一边写,一边录的方式,延续着温州莲花传承的韵律。陈向明平常很喜欢在讨论唱词时与林彩琴“斗嘴”,在“斗”的过程中会突然间脑洞大开、文思泉涌,写出诸多的经典唱词。林彩琴坦言她的曲艺生涯,与陈向明有着天然的“共扶持关系”。

面临“绝唱”危机

坚持创新静待舞台花开

林彩琴告诉记者,温州莲花的听众大多年龄均在50~70岁,有的甚至已有80岁。虽然这几年还拥有一批观众,但她担心现在年轻的温州人,有些只会说普通话,不怎么会说温州话,用温州方言传唱的温州莲花,很可能面临“绝唱”的危机。

随着市场关注度越来越低,林彩琴、陈向明究就开始不断寻求新的突破口,他们觉得:曲艺就要贴近生活,写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他们成立了温馨瓯韵说唱团,创作了温州鼓词+温州莲花+温州方言新说唱等新颖的演绎形式,诸如温州莲花对唱《星雨心愿》《阿婆洗脚》、温州话新唱《龙港风情》、温州鼓词《愚蠢的代价》等。演绎的每一场剧目均贴近群众生活,唱词本里的每一个字都经过推敲,力求通俗易懂又有韵味。尤其是《阿婆洗脚》以弘扬敬老尊老为主题,先后获得浙江省第四届曲艺杂技节优秀节目双金奖、第八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节目提名奖。

“温州莲花没有专门的作者与作曲者,都是靠艺人口口相传。想要花开不败,一路吐芬芳,首先要出精品,譬如由作家带头编写唱词,作曲家带头编曲。只有对作品进行‘精修’,学唱者才容易找着调,听起来也有文化味、时尚味。”陈向明感慨道。

没有人知道温州莲花究竟能开几朵,但林彩琴、林向明夫妇用创新实践作出了回答,坚守着静待花开的那一刻,守住属于自己的舞台和阵地。

■新闻+

温州莲花,系由温州道情演变而成的曲种,流传于温州市以及台州、丽水的部分地区,是我省的主要曲种之一。其中有只唱不说的“大莲花”“小莲花”“对口莲花”,也有说唱兼备的“讲唱莲花”;20世纪50年代,艺人们又创造了“伴琴莲花”。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