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汽车薪酬翻倍挖人,汽车行业迎来新一轮人才洗牌

编辑: 徐怡 来自: 第一财经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9-10 11:58

“看看小米汽车的招聘广告,同职位薪酬能翻倍,你说谁不心动?”国内某头部合资整车厂NVH工程师崔烨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在小米发布的汽车相关招聘广告中,汽车相关职位的月薪基本在2万元以上,部分核心领域岗位的月薪起薪更是超过3万元。以崔烨的NVH工程师为例,小米汽车在上海招聘中,给出了3万元到6万元的月薪范围,并且每年将发放14个月的薪酬。

也就是说,如果崔烨能够以范围内最高薪资进入小米汽车,他的税前年收入将达到84万元。崔烨说:“这几乎和现在公司的总监级管理层收入相当。”

记者注意到,最近半年,相当多的车企都出现了一些职员频繁离职的现象。崔烨告诉记者,某家合资整车厂的NVH部门中,一个Team的领导带着几乎全部团队成员,跳槽到了一家造车新势力车企。

也有部分职员虽然没有离职,但其职业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家德系合资车企工程师许晨告诉记者,最近与分布在不同车企的同学聚会,相当多传统车企的同学开口便是询问进入新势力的同学“有没有内推”。

“我们公司很多人正排队等着去小米呢!”崔烨的玩笑,却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下的现状。

诱惑不仅仅是翻倍的薪酬

“5、6年前吧,当时也有类似的机会,但是吸引力远比不上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崔烨这样告诉记者。2015年前后,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彼时诸如蔚来、小鹏等新势力车企同样开出高额薪水,从传统车企挖角相关人才,但彼时相关职位的热度并没有现在这么高。

2015年前后,传统车企销量依旧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新能源汽车趋势并没有当下显著。崔烨认为,在当时合资车企还代表着相对高的收入、稳定的工作和安逸的生活,很多愿意转去新势力车企的,往往是因为在合资车企过得并不如意,或者是收入相对一般的自主车企从业者。

“上一批蔚来、小鹏、理想等新势力车企的招聘,薪资上也是非常‘诱人’的,但是当时放弃还算体面的工作和收入,去一家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的初创公司,我还没有这样的魄力。”许晨说道。

部分造车新势力车企从诞生之初便被冠以“PPT造车”的名号,同时上一批入局的数百家新势力车企中,时常传出破产、降薪、欠薪等负面消息。即便是头部的蔚来汽车、理想汽车等也先后传出了降薪、裁员等消息,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更是被舆论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对于彼时拥有稳定、体面且收入不算差的崔烨、许晨们来说,即便造车新势力车企的薪酬足够高,未来的不确定性打消了他们中间很多人跳槽的想法。

而如今行业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干了快7年了,收入涨幅非常小,尤其是最近3年,不仅没什么涨幅,反而还有下跌。”许晨说。已经迈过30岁大关的许晨在传统车企里从一个应届生变成了部门的老员工,但他依旧难以看到晋升的希望,无法升职意味着薪资难以出现突破性的涨幅。同时,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车市遭遇了极大的下行压力,车企自身的业绩压力,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许晨们的收入。

“我们每年的年终奖是和销量挂钩的,这两年销量下滑压力这么大,年终奖自然也比过去几年销量好的时候少了很多。”崔烨告诉记者。

另一方面,大浪淘沙之后,过去看似“不靠谱”的造车新势力们逐步走向了正轨。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先后在美股成功上市,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还在港股实现了二次上市。在今年8月的交付数据中,理想汽车仅凭一款产品便交出了近万辆的交付成绩,小鹏汽车、蔚来汽车的产品也取得不错的销量成绩。

同时2021年以来,诸如百度、小米先后官宣入局造车,不仅提供了更多高薪职位,大科技公司的背书减少了许晨们对于未来不确定性的质疑。

“现在是一个更好的转型机会。百度、小米这些企业肯定不会和之前很多造车新势力车企一样,欠薪或者很快就倒闭,雷军之前不是说准备了100亿美元造车吗?这已经超过很多前一批新势力车企的总融资金额了。”崔烨表示,有大公司作为背书,他更加看好这一批科技公司跨界造车的前景。

除了薪酬的大幅上涨外,小米、百度等新入局的跨界造车企业,还能在个人发展上提供更多的可能。

一位服务于集度汽车(百度和吉利合资汽车公司)的猎头告诉记者,他所招聘的一个市场部职位,薪酬比较Open(并没有明确的上限),工作将直接向市场部的老大汇报,同时目前这个Team仅设置了一个Headcount(预计招聘的员工人数)。这意味着未来这个Team人员进行扩充时,先期入职员工将极有可能成为Team Leader。

传统车企有着完善的流程体系,上下级、前后辈等级观念较重,在领导以及年资更久、排名更加靠前的干部储备没有升迁之前,新人很难得到升职的机会。能够在当前入职小米、百度等刚刚起步的造车企业,将拥有着更好的晋升前景。

刘云早前从阿里巴巴跳槽至一家新能源车企的市场部,在他看来,小米、百度等入局造车,也会把过去互联网企业等一套玩法带入汽车产业。

“虽然外界此前对于阿里、字节等企业996、大小周工作制存在非议,但是一些内部员工未必对此排斥,很多人是抱着高投入、高收入的心态入职的,同时有部分人甚至抱着财富自由的目标进入企业的。”刘云告诉记者。

过去数年,“财富自由”、“百月年终奖”、“百万期权”……这些都是过去数年间发生在互联网、科技企业的职场暴富神话。当互联网、科技企业跨界造车时,他们同样有望在汽车领域复制暴富神话。早前曾有消息显示,小米汽车将授予员工独立的汽车公司期权,分5年发放完毕。但小米汽车官方对此并未进行回应。

新一轮人才争夺战

猎聘大数据发布的数据显示,新能源汽车领域2021上半年新发职位比2020年同期上升94.54%,比2019年同期上升60.12%。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了大量新型人才需求,而随之而来的,是人才缺口的持续拉大。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在汽车行业,自动驾驶研发、智能座舱设计等岗位的需求同比增幅已经超过1.8倍。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岗位需求量前十中,感知算法、AI、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占据一半席位。

企业需求高速增长,可人才却并非是短时间培养而来,新能源汽车相关人才争夺战将愈演愈烈。小米汽车官方曾表示,已经组建了一个近300人的团队,而这300人则是从2万份简历筛选出来的。集度汽车CEO夏一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短期内集中面试了两三百人,有的周末甚至从早9点一直面试到晚9点。

面对造车新势力咄咄逼人的“抢人”攻势,传统车企亦发布各种新措施,应对人员流失的问题。吉利汽车在发布股份奖励计划中表示,将积极迎接变革,向科技型企业转型,重视吸引和留住人才,构建、完善企业与员工的收益共享机制,激励员工更好地奋斗、创造价值,推动企业长远健康发展。

8月30日,吉利汽车(00175.HK)在港交所发布公告,该公司董事会通过了一项总额不超过3.5亿股的股份奖励计划,第一批计划向10884名被激励对象授予约1.67亿股股份,授出股份将按照每股面值港币0.02元发行及配发予受托人。按照吉利汽车按今日收盘价27.10港元/股计算,首批1.67亿股市值约为45.26亿港元(合人民币超37亿元),而受托人需要支付的成本总共仅为334万港元,账面浮盈近45亿港元。

广汽集团(601238.SH)2020年9月发布《2020年A股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其中1.1亿股股票期权的行权价格9.98元/股,1.1亿股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为4.99元/股。今日,广汽集团在A股的收盘价为18.64元。

而长城汽车(601633.SH)今年5月25日对外发布的《2021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中,向员工的3.97亿份授予股票期权,其行权价格为市价(约33.56元/股)。虽然行权价格不低,但从5月份改计划发布后至今,长城汽车的股价已经上涨了近一倍,今日以61.21元报收。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