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项目来了,小巨人多了 温州招大扩中扶小推动山区县跨越发展 ...

编辑: 冰冰 来自: 浙江日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10-19 14:52

山区县跨越发展、实现共同富裕,离不开产业支撑。进入新发展阶段,在新增长动力的引导下,山区县要想实现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敢于同发达地区在新兴产业的“赛道”上同台竞技。

温州5个山区县找准自身定位,立足比较优势,强化创新驱动,坚持绿色发展,聚焦重点领域、特色产业,不断招“大”(招引重大项目)扩“中”(积极培养创新型中小企业)扶“小”(扶持小微企业),推进自身跨越式高质量发展。

今天出版的《浙江日报》,在深读版对温州这一做法进行了报道:

如何实现跨越式发展,一直是浙江山区县亟待破解的难题。如今,一系列全新的数字正向我们传递出一个信号——山区县产业发展的拐点或将到来。

今年上半年,浙江山区26县的成绩单给人们带来了不少意外之喜。公开数据显示,在GDP增速这个“综合科目”排名中,11个山区县超过了全省平均水平,正如《浙江省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下称《实施方案》)中所要求的,山区县正悄然构建起“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培育体系”。

招“大”。一度“养在深闺”的山区县正受到越来越多大项目的青睐,上半年,17个山区县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超过全省平均水平,平阳、苍南等地更引来了百亿级的“庞然大物”。

扩“中”。不久前,全国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再度刷新,浙江山区县不落人后,永嘉、平阳、三门等山区县“小巨人”企业数远超许多发达县市;14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超全省平均,山区县更以全省7.3%的规上工业增加值占比,拿下了全省17%的隐形冠军企业席位。

扶“小”。小微企业是吸纳就业的蓄水池,是带动山区县走向共同富裕的市场主体。2021年上半年,山区26县共认定小微企业园132个,吸引企业近4000家,累计投资高达273亿元。

浙江的山区县正在经历怎样的跨越式发展?未来潜力在哪里?记者走访平阳、苍南、衢江、龙游、开化等地展开调查。

17县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超全省平均

平阳县滨海新区,这几天,12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厂房里,一根根铜杆被加工成铜丝。仅仅10个月的时间,这片曾经的荒地就迎来了平阳首个投资超百亿项目——正威(平阳)长三角电子信息产业中心正式投产。这个落在山区县的大项目,同时也是温州市首个超百亿元的单体制造业项目。

小县城迎来了大项目。这个总投资120亿元,占地2000亩的“大家伙”全部达产后,预计年产值可达500亿元。要知道,2020年平阳县的GDP也只刚刚超过500亿元,不到排名温州第一的乐清市的一半,与浙江头部发达县市区更有着数倍的差距。这个省特别重大项目的投产达效,将带动平阳进入“千亿俱乐部”。

这样的大手笔并非个例。这两年,平阳的“邻居”们也接连上马了百亿级大项目。

在苍南,总投资约1200亿元的浙江三澳核电基地项目中三澳核电一期工程开工建设;在文成,总投资108亿元的文成天顶湖国际旅游度假区项目正式签约;在泰顺,总投资约166亿元的华东大峡谷氡泉旅游度假区开工建设;在永嘉,投资百亿的文旅康养融合产业项目“瓯北青峰山项目”成功签订框架协议……去年以来,温州5个山区县均实现了百亿项目投资签约零的突破,山区县的崛起,使得温州一举创下了招引百亿元以上项目的历史最好成绩。

“山区县产业发展虽然面临人才、用能等诸多短板,但也有着自己的后发优势。”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秦诗立介绍,山区县有政策优势,例如在全省优化布局绿色能源产业的过程中,抽水蓄能等百亿级大项目相继落户天台、衢江;有服务优势,“一个项目配一个团队”、全生命周期服务、全程闭环管理等已成为众多山区县招商引资的标配;此外,这里的生态优势还有利于发展生态创意经济等新兴产业。

大项目愿意来,产业集群进得来,更因为曾经最为困扰山区县的区位劣势正在快速改变:看衢州,这里正在打造“公铁水空”四省边际多式联运枢纽,杭衢铁路建成后,今后,从杭州西站出发,40分钟左右就可达到衢州;看丽水,去年,遂昌、松阳、龙泉、庆元4县市结束了不通铁路的历史,全新的规划中,丽水将建设通达上海2小时、省域1小时、市域1小时的“211 交通圈”,打造浙西南综合交通枢纽;看温州,去年底,被誉为浙江“天路”的文泰高速公路通车,苦于“出山”难的泰顺、文成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区位一变,山区县正在成为浙江大项目“安家”的理想选择。

今年上半年,全省投资增速的冠、亚军分属衢州和丽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分别高出全省6.1和5个百分点,这两座所有县市区均为山区县的城市,正在努力寻找产业发展的新方向。

衢州抢先一步站上了一条万亿级产业赛道——电动汽车锂电池相关产业。两个月前,衢州历史上单体投资最大的先进制造业项目,浙江时代锂电材料国际产业合作园项目(一期)正式开工。在这片承载着衢州发展新动能的园地上,将次第布局起新能源锂电材料、电池级硫酸镍、新型动力电池等七大产业板块。

“新能源汽车站上‘风口’,发展锂电材料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期。”衢州智造新城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衢州正把锂电新材料产业作为大力培育发展的新兴产业,已形成以华友钴业、杉杉新材料、永正锂电等为代表的锂电池产业集群,在双碳发展的大背景下,衢州的后发实力不容小觑。

拿下全省17%隐形冠军企业席位 

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

“我很高兴开化有两家企业申报隐形冠军成功。”开化县经信局党委委员、总工程师胡仕斌说。目前,全省90个县市区共有隐形冠军企业206家,在发达县市区的压倒性优势下,被定位为生态发展类山区县的开化仍有两家入围,已足以让人惊喜。

资料图片

让人惊喜的还有永嘉。在工业和信息化部新近公布的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中,永嘉的超达阀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开诚机械有限公司等4家泵阀及相关配套企业榜上有名。目前,永嘉“小巨人”入选数量达7家,隐形冠军6家,数量均位列26县第一,远超许多发达县市区。

“加快推进山区企业走‘专精特新’发展之路。”正是《实施方案》中为山区企业“定制”的崛起之路,在招引大项目的同时,积极培养创新型中小企业这股中坚力量是山区县产业发展的共识。

永嘉正是沿着这条路成长的典范。作为知名的“中国泵阀之乡”,这里拥有泵阀及相关配套企业2905家,产品远销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去年,永嘉泵阀产业在疫情影响下仍逆势上涨,泵阀规上企业实现产值108.94亿元,增速达6.4%。

不满足于量的增长,更追求质的飞跃。近三年,永嘉县企业研发投入年均增长13.2%,“两化”融合指数连续五年列全省第一梯队。政府更是不遗余力帮助企业做精做强,永嘉每年安排1亿元以上财政专项奖补资金,引导企业进行研发转型;还与华为、浙大等联手,打造泵阀产业智能制造“最强大脑”——NB-IoT智能泵阀联合创新实验室,整合提升温州系统流程装备科学研究院、兰州理工大学温州泵阀工程研究院、国家阀门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等平台资源,对企业智能化改造中出现的“瓶颈堵点”进行把脉问诊,让永嘉泵阀产业从过去的单一产品向“产品+服务”全系统流程装备转型。

“今年产值预计比上年增长超过40%。”省隐形冠军纽顿流体科技公司通过积极转型,如今已经从产品制造商转型为系统服务商。公司负责人陈孙娒介绍,在政府的帮助下,企业在上海、杭州建立了研发飞地,通过技术创新,企业产品打破国外品牌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蒸汽系列产品的空白。

“这些从本土成长起来的中小企业是我们最大的宝藏。今年,全县接连开了两次工业发展大会,倾听企业需求,推动工业发展。”胡仕斌说,之所以能斩获多家隐形冠军和小巨人企业,正是因为开化深度挖掘了深耕本土的“宝藏”企业。山区缺土地,开化关停低效用地企业280多家,为优质企业腾出空间;企业缺人才,开化引入了哈工大、中科院等高端研究机构,为企业解渴。胡仕斌还透露,疫情影响之前,衢州每年都会组织中小企业前往德国考察,激发了企业争当隐形冠军的积极性。

“在发达县市,这些中小企业或许并不会成为重点培育对象,但在山区县则能受到特别的关注和支持。”三门县经信局相关负责人郑志品介绍,当前,三门入选“小巨人”企业已达4家,当地为后续有潜力的39家企业建立起了“小巨人”企业培养库,每家入库企业都会收到一份量身定制的培育方案,享受培育政策的支持。

认定小微企业园已超百个 

做大共同富裕蓄水池

在即将交付的龙游建州小微园接待大厅里,每天都坐满了前来洽谈落地建厂事宜的义乌小微企业主。“园区已经招引了35家小微企业,大部分来自义乌。”谈起小微园的优势,负责人郭欢忠介绍,小微园所在地湖镇镇离义乌仅40分钟车程,却拥有租金低、亩税要求较低等优势,这里即将成为特种纸后加工企业的集聚平台。

小微企业正在成为山区产业经济发展的新动能。相关专家介绍,山区县相比省内其他县市区,土地、人力、生活等成本较低,在吸引产业梯度转移、小微企业落地创业等方面有明显的要素优势。而小微企业园具有“准公共属性”,各地陆续出台了“限地价、限房价、限转让、限自持”等规定,推动小微企业园成为工业地价的成本洼地。山区26县和小微企业园的组合让要素优势更为明显,更能吸引企业转移入驻。

“我们以五金产业为核心招引企业,目前园区有小微企业77家,60%都来自永康。”缙云上元产业港负责人陈新国介绍,除了距离、低价等传统优势,园区还配套了专为五金企业服务的大件运输物流基地,更设立人力资源平台帮助企业招工,在缙云构建起了一个产业链相关联、服务链相支撑的有机整体。

温州则结合山区县产业和资源禀赋,打造起特色小微园,截至目前已经在山区5县累计建成54个小微园,占地面积6146亩,解决就业2.22万个。这些小微园成为各地产业迭代升级的梦工厂。在苍南宜山镇的水门再生棉纺提升园,整合零散的再生棉纺企业,短短2年内,让1849家棉纺企业缩量提质为882家棉纺企业,解决了再生棉纺泺口机行业转型升级难题,为其产业链补链强链提供发展平台。

“停在500万元年产值多年,一直无法突破,小微园让我找到了成长的快速路。”温州博思康包装制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忠爱说。从农村房搬入钱库小微企业创业园一期后,企业享受到了标准的工业厂房、完善园区配套,一入园就开始安心更新设备,拓展产品种类。一年内,企业年产值从500万元提升至2300万元,实际纳税近100万元。

产业梯度转移的承载地、优化产业结构的主平台,对山区县而言,小微园更是吸纳就业、致富增收的重要途径。仅苍南当地的小微园,现已为本地解决了7596个就业岗位。无独有偶,在永嘉桥下教玩具孵化园,园区采用“集体+低收入农户”抱团发展模式,由县贫困村入驻购置厂房5万平方米,将为127个行政村平均年增收5万元。

“最近,我们即将召开山区26县小微园会议,下一步将在资金、政策等方面重点支持山区县小微园建设。”浙江省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上半年山区26县认定小微企业园已超百个,当前在建小微企业园项目68个,已完成投资额75亿元,预计建成后占地面积将达到7459亩,建筑面积861.96万平方米,预计集聚或引进3千余家企业,吸引6万余人就业。

【浙江新闻+】

记者手记:“风口”下,走适合自己的路

陈佳莹

山区县的产业“风口”来了?浙江高质量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让这里获得了政策、资金、项目等全方位的支持;碳达峰、碳中和的大背景下,发展格局不断重塑,山区县“两山”转化通道不断拓宽……在不少人眼中,当前是山区县产业经济发展最好的时候。

在采访中我们高兴地看到,有的山区县稳扎稳打,“藏于深山”却培育出了数量超过许多发达县市的隐形冠军和“小巨人”企业,引领山区企业走出了一条“专精特新”发展之路;有的山区县通过引进一个好项目带出了一整条产业链,通过“以商引商”带来“蝴蝶效应”,让有限的资源实现效益最大化;有的山区县利用生态优势,创意创新产业落地生根,绿色能源、医疗康养产业次第兴起……

然而,越是在“风口”,越要清醒地选择最适合自己的路。相比发达地区,山区县依然存在人才这块短板;与发达地区一样,山区县也同样面临着用地和用能两大产业发展瓶颈。

在全新的发展态势下,山区县应配备更多懂经济、懂产业的干部,让更多山区县干部成为产业经济海洋中的游泳健将;应加快寻找最适合自己的赛道,切忌盲目跟风,图“大”图“新”,发展自己“够不着”的产业;应加大与发达地区的互联互通,除了项目、人才等具体层面,更应汲取“先到山顶先缺氧”的探路经验,避开产业发展各个阶段的弯路,发挥后发优势,早日实现跨越式发展。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