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医保谈判收官,哪些上市公司将“脱颖而出”?

编辑: zhangyiru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1-11-12 17:24

11月11日,为期3天的国家医保谈判迎来收官之日。上证报记者从参与谈判的上市公司了解到,谈判结果暂时不会公开,要以国家医保局官宣为准。

根据现场反馈的情况,前期备受市场瞩目手握120万一针的CAR-T产品(阿基仑赛注射液)的复星凯特并未现身参与此轮谈判。而去年未能进入医保目录的罕见病用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今年有望晋级,渤健公司谈判代表今日一早便进入会场。若此次能谈判成功,有望给脊髓性肌萎缩症这一罕见病患者带来福音。

随着医保谈判收官,哪些上市公司有望在今年的谈判角逐中胜出?事实上,谈判结果一定程度上也可视为公司明年业绩增长的“风向标”。

PD-1激战白热化

国产药“受宠”

根据国家医保局发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初步形式审查药品及信息》,将今年医保谈判品种初步锁定在271个药品范围之内。事实上,从3天的现场谈判情况来看,实际参与谈判的药品并未全覆盖。据业内人士透露,进入拟谈判环节的西药大概在110个左右。

医保谈判是国家为满足重大疾病临床用药需求,进而降低药品价格,满足老百姓用药可及性。针对重大疾病所开发的创新药研发难度大、周期长,上市后往往价格昂贵,因此每年都是医保谈判最受瞩目的产品。

今年,市场再次将目光聚焦在一批肿瘤药重量级明星产品,包括PD-1单抗、BTK 抑制剂、PARP 抑制剂、ADC等。

其中,PD-1/ PD-L1仍然是今年医保谈判竞争最为激烈的热门品种。11月10日,恒瑞医药、君实生物、信达生物、百济神州四大药企集中亮相医保谈判现场。事实上,四家企业的PD-1去年均有相应适应症的产品进入医保目录, 经过一年的研发积累和比拼,四家药企的PD-1适应症都在不同领域有新增或拓展,为此次谈判增添了新的筹码。

恒瑞医药

恒瑞医药参与谈判的是公司拳头产品卡瑞利珠单抗。据了解,卡瑞利珠单抗目前已有6项适应症(淋巴瘤、肝癌、肺癌、食管癌、鼻咽癌、食管癌)获批上市,成为获批适应症最多的国产PD-1单抗药物。可惜的是,由于2021年3月1日起开始执行医保谈判价格,降幅达85%,加上产品进院难、各地医保执行时间不一等诸多问题,造成卡瑞利珠单抗今年上半年销售收入环比负增长。

君实生物

君实生物参与谈判的是公司首个商业化产品特瑞普利单抗,也是首个获批上市的国产PD-1。2020年12月,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黑色素瘤适应症)成功通过国家医保谈判,被纳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今年,公司陆续新增鼻咽癌、尿路上皮癌等适应症。截至今年上半年,特瑞普利单抗已成功覆盖全国约3000家医院以及超过1500家专业药房,持续推动医院终端销售量增长,强化拓益(商品名)品牌建设。同时,特瑞普利单抗获批适应症已成功被纳入全国31个城市商业保险,减轻患者经济负担,让本土创新药物惠及更多中国患者。

信达生物

信达生物参与谈判的信迪利单抗(达伯舒),是信达生物制药和礼来制药共同合作研发的具有国际品质的创新PD-1抑制剂药物。信迪利单抗2019年就突围进入医保目录,成为全国首个,也是当年唯一一个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PD-1抑制剂。目前,信迪利单抗在中国获批了淋巴瘤、肝细胞癌等四个适应症。近日,信迪利单抗用于食管鳞癌一线治疗的上市申请和用于胃癌一线治疗的上市申请已获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受理审评。

信达生物三季报显示,信迪利单抗的销售额约为8亿元。公司表示,销售上涨主要源于新适应证获批。

百济神州

百济神州参与谈判的是替雷利珠单抗(百泽安),这也是款“久经沙场”的硬核产品。2020年,替雷利珠单抗有两项适应症(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尿路上皮癌)经过“灵魂砍价”纳入医保,降价幅度约80%。“以价换量”效果立竿见影,今年三季报显示,替雷利珠单抗在中国第三季度销售额总计3210万美元,同比增长223%。

目前,百济神州科创板IPO已提交注册,距离A股上市仅一步之遥。若公司登陆科创板上市,也将成为首家在美股、H股、A股三地上市的创新药公司,有望进一步增强其对全球患者的服务能力。

创新药“竞价”

患者盼福音

据初步统计,今年参与医保谈判的国产创新药有近20个,除上述PD-1产品之外,PARP抑制剂、BTK抑制剂、ALK抑制剂、ADC药物(抗体偶连药物)等也都有较高的呼声。

具体来看,参与谈判的上市公司及品种包括,贝达药业的盐酸恩沙替尼(ALK抑制剂)、再鼎医药尼拉帕利(PARP)、和记黄埔索凡替尼(BTK)、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等。

贝达药业的盐酸恩沙替尼(贝美纳)2020年11月获批上市,也是中国首个由本土药企自主研发的用于ALK突变晚期NSCLC患者治疗的国家1.1类新药。

今年10月,贝达药业董事长丁列明接受上证报采访就表示,正在积极筹备医保谈判促进药品早日进入医保目录,造福更多患者。同时,公司市场销售团队于各地积极组织召开贝美纳上市会和学术讨论会,初步建立贝美纳的学术和品牌形象。截至今年上半年,贝美纳2021年市场推广工作按计划实施,产品销售收入基本符合预期。丁列明还告诉记者,今年7月,贝美纳用于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适应症NDA申请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并被纳入优先审评程序,成为一线治疗用药指日可待。

荣昌生物今年可谓好运连连。此次参与谈判的维迪西妥单抗是中国首款自主研发的ADC创新药、目前唯一一款获得美国FDA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的中国ADC产品,其用于治疗胃癌的新药上市申请经优先审评审批程序,并作为具有突出临床价值的临床急需药品于2021年6月在中国获附条件批准上市。市场预期,以这一重量级产品参与谈判,公司赢面较大。

就在记者发稿前,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考场”传来消息,荣昌生物科创板IPO顺利过会,即将步入注册阶段。去年11月,公司率先在港交所上市,若此次登陆科创板,公司也将携首个商业化的产品开启“H+A”新时代。

此外,荣昌生物能够赶上今年的医保谈判也是颇为幸运,算是赶上了谈判资质的“末班车”。

根据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综合考虑基本医保的功能定位、药品临床需求、基金承受能力,2021年药品目录将纳入四类药品,包括2016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2016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适应症或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的药品;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用药;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的药品。

医保谈判对医药上市公司有多重要?从历年的创新药谈判结果可以看到,大多数谈判药品进入医保后,虽然遭遇“砍价”销售价格下降,但销量却大幅增长,最终有望使公司收入翻倍增长。很多尚未盈利的创新药公司往往会以进入医保目录作为业绩拐点,因此“以价换量”的巨大空间是药企积极备战国家医保谈判的主要驱动力。

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谈判涉及162种药品,谈成119种,谈判成功率73.46%,谈成药品平均降价50.64%。目录调整后,患者用药负担进一步减轻。国家医保局表示,通过谈判降价和医保报销,预计2021年可累计为患者减负约280亿元。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医保谈判首次引入议价准入模式,对于多个厂家的同一品种,最终入围者只能享受最低的医保支付标准。另外,药企在医保谈判前就必须公示药品原价,外界能准确比较同类型药物的价格差异,对其降价幅度和谈判价格有大致判断。

来源:上海证券报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