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趋近历史极值 能源价格高涨已波及下游

编辑: 徐怡 来自: 证券时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22-3-10 16:20

地缘因素作用下,国际能源价格走高的趋势暂未见缓和迹象。当前,国际原油最高价格已经趋近2008年金融危机前创造的历史极值。

作为全球“大宗商品之王”,原油价格飙涨,直接拉动下游商品成本激增。

记者近日通过对化工等行业企业、分析师人士采访了解到,伴随油价上行,下游原材料采购成本已显著增加,部分商品价格涨幅或能抵御成本压力,但原油上涨的红利仍难以全部传导至下游。分析认为,原油价格高企带来全球经济通胀压力,高油价不会长期持续。

能源价格影响显现

俄罗斯的石油产量约占全球总产量的10%,每天出口约700万桶原油和石油产品。而3月8日美股午盘时,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了针对俄罗斯的能源禁令,将禁止美国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液化天然气和煤炭。当日英国也宣布计划将在2022年底前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和相应石油产品,以进一步加强对俄制裁。

在消息面刺激下,8日国际油价再度冲高。截至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原油期货4月合约上涨4.3美元/桶,涨幅3.6%,收于123.7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5月合约上涨4.77美元/桶,涨幅3.9%,收于127.98美元/桶。

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引发了下游化工品行业的极大关注,相关企业当下的生产经营情况颇受影响。在山东淄博,当地一大型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张经理告诉记者,原油价格上涨对整个石化和下游的化工行业影响较大,尤其是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带动相关原材料价格上涨,对当地化工企业生产成本造成较大压力。

张经理表示,“近期的油价上涨导致下游产品价格飙升。比如我们使用的主要原料碳四的价格持续上涨,由原来的每吨5000多元涨到了现在将近8000元。”

面对原油价格上涨,企业也积极采取多种方式应对。

“当前状况下,企业一方面通过前期的原料采购,囤积了一些库存,相当于对冲了一部分成本,后期如果价格还持续高位的话,就采用低库存,随用随采。另一方面,公司动态调整产能,根据不同组分的价格,包括丁二烯、裂解碳四等,现在还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张经理称。

3月9日,龙佰集团发布公告称,根据钛白粉市场需求情况、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经公司价格委员会研究决定,自即日起,各型号钛白粉(包括硫酸法钛白粉、氯化法钛白粉)销售价格在原价基础上对国内各类客户上调1000元人民币/吨,对国际各类客户上调150美元/吨。

“近期国际原油等能源价格大涨,这波价格调涨肯定涉及成本提升的因素,龙头宣涨也大概率会掀起行业又一轮提价。”颜钛分析师杨逊表示,钛白粉上游原材料除钛精矿外,还包括硫酸等。而硫酸上游原料硫磺,是石油、煤炭工业脱硫的废料。今年以来,国内硫磺、硫酸价格都出现了明显上涨。1月份至今,华南地区硫酸价格从440元/吨涨至720元/吨,安徽地区硫酸价格也从455元/吨涨至588元/吨。硫磺全国均价也从1月份2455元/吨涨至3030元/吨。

“近期全球原油、天然气价格上涨对成本肯定有影响,但直接关联不是太大。”河南巩义一碳素加工企业负责人胡越对记者称,碳素上游的重要原材料之一是石油焦,而石油焦是原油炼化企业生产柴油等产品过程中的复产品,早年间由于利用价值不大,下游企业不用付款,直接拉走就行。但近些年来,受下游行业利润增长等影响,石油焦价格也屡屡攀升。刺激石油焦价格拉涨的因素,主要还是市场供需的博弈,近期受环保限产等因素刺激,加上炼化企业定期停产检修影响,所以供给端有收缩。

不过另一方面,在原油价格高涨之下,以煤炭为加工源头的煤化工企业显现出了一定的成本优势。在记者采访中,多家煤化工企业表示,目前油价上涨对生产经营的影响虽暂不明显,但也保持着紧密关注。

“目前,国内煤炭价格在国家各项保供稳价政策影响下已逐渐回归至合理价格水平,化工产品中,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与石油化工工艺的成本差距显著扩大,煤化工显现出相对的成本优势。”一位煤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一般而言,煤化工与石油化工有替代关系,前者可以生产油头路线能够生产的大部分产品,当油价上涨时通常油头路线成本上升,并且经由产业链向下传导至化工产品,因此导致了一方面产品端在涨价或至少持稳,另一方面原料煤的成本维持在相对低位。

山东德州一化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受制于下游开工率、终端需求等影响,虽然成本端有一定的比较优势,但在当前化工周期下,整体而言还未表现出太大的利好。“2020年春节后,企业盈利情况有所减弱,主要是下游开工率不足,需求相对有限。油价对化工品带来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未来怎么变化我们也在持续关注。”

国际油气价格持续拉涨

外盘拉动下,3月9日国内期货市场上原油主力合约2204继续飙红,盘中最高报823.6元/桶,刷新高位。截至当日收盘,原油主力合约报涨5.41%,低硫燃料油更是大涨达8%,沥青、燃油涨幅均突破7%。

事实上,在地缘争端发生前,国际原油市场已维持景气度一年有余。

2021年随疫情震荡回落,全球经济逐步恢复,原油市场经历了3月、7月、10月三次震荡上扬,摸高80美元/桶,创出了6年新高,引发全球能源紧张的格局。而进入2022年后,油价上行动力不减。截至2022年2月21日, ICE布油期货较年初上涨25.16%,收于95.85美元/桶,ICE WTI原油期货上涨25.00%收于93.60美元/桶。3月以来,在俄乌战事影响下,国际油价更是大幅上涨,多次单日涨幅突破7美元/桶。

“鉴于近期紧张的国际局势,原油价格不断刷新着价格,并向着2008年7月11日创下的历史最高油价看齐。不仅如此,一些投机商及投行对于油价的预期已经超越了上次的最高价格,部分投资者押注原油期货将在3月底之前升破200美元。”金联创分析师奚佳蕊表示。

奚佳蕊介绍,ICE数据显示,3月7日至少有200份5月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的看涨期权成交,行权价为200美元/桶,到期日为3月28日,即合约结算的三天前。而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更是警告称,如果美国和欧盟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油价可能会攀升至每桶300美元以上。

原油价格飙升之时,欧洲天然气价格也频繁刷新历史。3月7日,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首次突破每1000立方米3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956元),再次刷新历史最高纪录。与此同时,3月以来,我国京津冀地区LNG价格也呈现先跌后涨趋势。

金联创分析师韩昊志表示,3月后,伴随国内气温回升,城燃补库需求基本结束后,市场整体需求逐渐降至较低水平。此外国内管道气供应相对充足,也在一定程度导致了LNG价格的走跌。截至3月4日,国产LNG出厂均价7200元/吨,较2月28日下跌1510元/吨;LNG接收站出站均价下跌至8375元/吨,较2月28日下跌525元/吨。但伴随接收站库存压力缓解后,接收站价格保持坚挺,且北气因液位较低触底反弹,至区内套利资源有所减少,截至3月8日,国产LNG出厂均价涨至7800元/吨,涨幅达600元/吨。

成本压力向下游传导

作为全球“大宗商品之王”,国际原油价格持续飙升,正在向下游产业链传导。

3月份以来,原油下游化工商品价格普涨。例如,乙二醇期货价格从月初4863元/吨涨至3月9日盘中最高5903元/吨,涨幅超过21%。甲醇主力合约价格也从月初最低2877元/吨涨至9日最高3370元/吨,涨幅超过15%。

此外,油价持续大幅走高,对油品市场行情提振作用明显,地炼汽柴油等产品价格涨幅较大,芳烃溶剂油市场价格亦是不断攀升。

卓创分析师段北亭称,近日三甲苯市场价格呈跳跃式上涨,截至3月8日,国内三甲苯市场价格均值为8391.7元/吨,较2月底上涨650元/吨,涨幅为8.4%。四甲苯价格走势与三甲苯价格走势相似,亦于近日呈直线式上涨。截至3月8日,国内四甲苯市场价格均值为8333.3元/吨,较2月底上涨650元/吨,涨幅为8.46%。

“地缘政治加剧石油市场动荡,国际油价多次冲高,大大提振了油品市场从业者交投心态。此外,原料重芳烃价格跟随原油价格不断上涨,涨幅在450-700元/吨,而地炼汽油价格也突破万元大关,对市场行情上行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他表示。

同时,国际原油强势上行,进口成本冲击高位,华南液化气市场价格也快速拉涨,接近7500元/吨,远高于历史五年同期水平。

“截至3月8日,华南液化气市场均价在7467元/吨左右,较年初5568元/吨水平上涨1899元/吨,涨幅34.1%。目前华南液化气市场价格已明显高于2021年高点6471元/吨的水平,涨幅在15.4%。”对于近期液化气市场价格大幅上行,卓创曹莹莹认为国际原油的推动不容忽视,此外进口成本高企也影响明显。3月CP公布丙烷为895美元/吨,较2月上调120美元/吨;丁烷920美元/吨,较2月上调145美元/吨,进口成本高企支撑,上游单位推涨意愿较强,同时4月CP预期走高,丙丁烷华南到岸价预估突破1000美元/吨,进口成本的上涨助推了价格的上行。

下游商品价格伴随能源价格上涨,相关企业能否顺利实现成本传导?

前述淄博化工企业张经理告诉记者,目前化工产品价格对下游有一定的传导,但是传导幅度比较小。“一方面是现在产品涨价的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下游的开工率并不充足,这也就造成了往下传导的压力比较大,传导还需要时间。”

胡越也表示,当前企业也在尽力将上游价格上涨向下游传递,在目前下游市场形势较好的背景下,传导还算顺利。“不过,对于我们碳素企业而言,去年4000多元的价格和目前近7000元的售价对比,并没有带来利润变化。因为去年12月份时石油焦价格在2600元/吨,而目前已经到4000元/吨左右。对于再下游的电解铝企业而言,受氧化铝、石油焦等上游商品成本影响,当前盈利也比不上去年高点。”他说。

前海开元基金杨德龙表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涨,特别是原油、天然气价格暴涨,对于下游产业成本,形成了直接的压力,这可能会影响到相关企业的经营利润。

隆重资讯原油分析师李彦表示,虽然原油价格涨势抢眼,但下游行业表现却没有这么红火,过高的原油价格对下游并非利好。

“原油高位运行,下游多数品种的涨幅远不及此。也就是说,原油显著的涨势难以对下游多数品种形成有力提振,其一方面在承受原油高涨带来的成本压力,一方面受制于需求、价格推涨力度有限,导致利润空间受到挤压。”李彦称,通过对多种化工品价格的跟踪发现,不仅原油上涨的红利难以全部传导至下游品种,部分下游品种的供应还将持续增长,过剩局面或更加明显。

他认为,展望2022年全年,原油价格高企导致下游化工等行业面临的压力更大,多数化工品种供大于求的格局难以改变,仅靠成本支撑无法扭转工厂谨慎的定价心态,下游需求的掣肘仍在。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