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吃成为重要业态 “女人街”的女人味怎么变淡了?

编辑: 海声 来自: 温州商报 查看 [ 0] 次 评论[0 2019-2-27 09:22

“纱帽河不是‘女人街’吗?怎么变成小吃一条街了?”最近,有读者反映,以“女人街”闻名的纱帽河,近几年女人味明显不足了。

纱帽河作为温州的女人街,一直以婚纱、鲜花、美容等女性消费业态而闻名遐迩,尤其是温州本土拍摄的一部电视连续剧《温州美人》播出后,温州市民便直接称这条街为“女人街”了,就连路口的路牌也打着“纱帽河女人街”。然而,不少市民发现,这里的服装、鲜花、美容店渐渐变少,小吃店却越来越多,“女人街”的女人味正在慢慢变淡。

小吃成为纱帽河重要业态

提起纱帽河,老温州人周女士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纱帽河是温州的潮流风向标,也是潮人的聚集地,当时街上的美容店和婚纱店是准新娘的必去之地,当年我结婚就是来这里化的新娘妆。”

昨天,记者来到纱帽河,发现路口的8家小吃店人气很旺。漫步整条路,几乎走几步就有新的小吃店映入眼帘,来往的人大多捧着一杯奶茶或一份小吃,这也成为如今逛纱帽河再平常不过的风景。

记者发现,纱帽河沿街140多家商铺中,有11家奶茶店、23家小吃店和5家主食店,约占所有商铺的1/3。街面上已看不见婚纱店的踪影,花店只有一家,美容和服装店则零散地分布着。

在纱帽河开了20多年锅贴店的老板叶铁豪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到2008年期间,纱帽河是温州最热闹繁华的时尚街区,每逢节假日,街上总是人山人海。当时,纱帽河的店铺主要销售和女人有关的东西,生意都不错,尤其是风姿美容店、笑莲理发店、百合嫁衣、世纪新娘婚纱店等温州知名的店铺,总是排着长队。“现在变了好多。”叶铁豪显得有些感慨,在他印象里,纱帽河的变化和2008年、2015年这两个时间点息息相关。2008年前后,其他商圈崛起,纱帽河的客流慢慢少了,2015年前后电商崛起,对纱帽河的女性消费业态的店面带来冲击,自那以后,小吃店越来越多。

“现在来纱帽河主要是来吃东西的,逛街的话我们更愿意去商场。”不少路人表示。

甚至有市民表示:“‘女人街’越来越不女人了。”

狭小空间下的两难

商家渴望扩张转型和纱帽河店铺狭小的矛盾,为女人街的“变味”埋下种子。

据记者了解,在新消费时代,以婚纱和美容业等为主的服务功能较强、消费水平较高的行业,把提升用户体验感作为吸引客流的关键,而纱帽河狭小的店面极大限制了商家对消费场景的构建。两难之下,原本开在纱帽河的百合嫁衣婚纱店等知名婚纱店、美容店和部分想做大的服装店陆续走出纱帽河,选择在其他街区扩大规模或入驻商场,这些门店的关闭也为小吃店的入驻留了余地。在市场的指挥棒下,女人街的业态开始变化。

龙虎塘纹身店的老板孙银孟表示,他2006年来到纱帽河开店,在试图转型美容店后,店面扩张成为一大难题。纱帽河的店铺大多是老房子结构,面积基本在十几平方米,想扩大规模只能打通两家店铺的墙面。这样一来,不仅要说服两家房东,还要考虑是否会影响老房子的结构,以致带来安全隐患。而且,40多平方米的面积对于美容院来说太小了。孙银孟最后做了一个两全的决定,继续在纱帽河经营纹身店的同时,另一家面积90平方米左右的贵族纹绣店开在离纱帽河街口不足百米的解放街。

据五马街道工作人员介绍,纱帽河的房子多是古建筑,私人的拆迁和改建是不被允许的。虽然纱帽河历经几次改建,但基本上只对店铺的外墙面和街道路面进行修缮,商铺本身的规模没有发生改变。商铺产权私有化,也对纱帽河的招商带来难度。

电商冲击下的黯然离场

2015年对于纱帽河来说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2015年之前生意一直不错,自从电商发展起来后,我们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了。”在纱帽河开了10多年花艺店的鸿盛花艺老板娘吐露,电商兴起后,许多花店纷纷与美团、饿了么电商平台合作,顾客只要打开手机就能清晰看到各家花店的比价,这使得花价日益透明化,花店的生意日渐艰难。“现在线下的服装店变成试衣店,无论要价多便宜,顾客总觉得能在网上找到更便宜的店。”服装店的金老板也显得十分无奈。

纱帽河一位服饰店老板算了一笔账,门店年租金12万元,店员月工资5000元,再加上每月1500元的水电等杂费,每月净成本就达16500元。12万元的房租还是降租后的价格,在2015年之前,纱帽河店铺的年租金在20万—30万元。巨大的成本压力与电商平台之间商品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使纱帽河的服装店在面对电商时毫无招架之力。

大量服装商家的黯然离场,让女人街的消费业态发生重大改变,由此网红小吃店进入快速生长期,冲淡了“女人街”的女人味。

网红小吃店的“补位”

纱帽河大量服装、婚纱、美容店的相继退出,为网红小吃迅速上位留出空位。

据了解,就小吃的消费业态特点来说,其对地段的要求较高,但对消费场景、空间的要求不高,纱帽河的店铺虽然面积狭小但街区发展成熟、人流量大,正好满足了小吃店的发展需求。依靠着纱帽河的客流量,小吃店与街区形成了良性互动,相互增进人气。30年老店饮一饮冷饮店的老板陈海玲介绍说,像服装店、花店、美容店,都是前期投入较大的行业,而小吃店成本主要集中在房租和设备上,相较其他行业资金投入较低,风险较小,成功的概率较大。

然而,在小吃店遍地开花的集群效应下,并不是所有的小吃店都能获益。纱帽河锅贴店老板叶铁豪坦言,相较之下,网红小吃客流量会多一点,自家的锅贴店虽然开了20多年,但近两年的生意并不景气。

纵观纱帽河的店铺,确实大多都是轻资产运营的快时尚网红连锁品牌,像古茗奶茶、成都串串、烤面筋、西施豆腐等。这些网红小吃品牌,年收入可达100万元左右。

据介绍,逛网红店打卡、探店种草拔草已成为年轻人的消费时尚,网红小吃也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不少来纱帽河打卡网红小吃店的大学生表示,他们是根据大众点评或小红书的推荐慕名而来,借着这股东风,网红小吃在纱帽河展现出强大的发展势头。

“女人街的女人味确实变淡了。不过,也多亏了这些小吃,即使街上很多服装店铺、婚纱店都搬走了,但这条街并没有衰落,靠着小吃引来的客流,让现在的纱帽河依旧很热闹。”商家孙银孟说。

记者手记

女人街的“变”与“不变”

“女人街变了。”每个了解纱帽河的人都这么说。街面上琳琅满目的小吃店飘出的奶茶香夹杂着烧烤的辣味,这让女人街上多了份烟火气,少了些女人味。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女人街似乎是没变的。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纱帽河的目标客户群体一直没变过,始终为年轻的女性顾客提供服务。

在纱帽河的逛街经历,是温州几代人关于青春的共同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纱帽河的主要消费群逐渐由70后、80后转向90后、00后,年轻一代的兴趣和品位总在主导着纱帽河的流行趋势和市场。纱帽河这条百年老街,一直焕发着年轻的活力。

纱帽河业态的变化其实是商业化街区再正常不过的市场行为。纵观全国,无论是上海的南京路,西安的回民街,还是广州的上下九等历史街区,都在市场经济的引导下呈现出不同的业态。纱帽河街或许无法永葆女人味,但明确的客户定位和不变的高人气使纱帽河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也成为几代温州人心中的“白月光”。


回到顶部 我要反馈